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爱好者 > 文集 > 传记 > 因为“一贯道”,他苦了一辈子

因为“一贯道”,他苦了一辈子

作者: 贾惠霞 来源: 文学爱好者 时间: 2019-03-08 阅读: 在线投稿

因为“一贯道”,他苦了一辈子

  我爷爷1911年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当时,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成功,推翻了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君主专制制度,以巨大的震撼力和影响力推动了社会变革,把中国社会带进了一个全新的范畴之内。男人剪掉了辫子,女人不再缠足,废除了一夫多妻制,同时在历法、服装、建筑和婚丧风俗方面也进行改革,虽然中间不乏袁世凯称帝和张勋复辟的闹剧,但已经阻碍不了历史的进程。爷爷赶上好时代了。

 

  在这个以种地为生的家庭里,生活不算富裕,却也过得去。爷爷念了4年私塾,功课了得,写的一手好毛笔字,打的一手好算盘,长相帅气十足,为人谦卑和善。24岁那年,迎娶了15岁的奶奶,几年后儿子出生了,男耕女织,夫妻恩爱,平凡安逸。

 

  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粗茶淡饭,三分饥寒,爷爷想让儿子的生活更好一些。便萌生了外出做买卖的念头。过去叫住地方,也叫买卖人。和家人商量好以后,爷爷只身去了四川,在一个饭店里先当学徒,期待慢慢发展。

 

  就在这里当学徒的时候,爷爷受人鼓动、引诱加入了一个组织,叫一贯道。入会的时候说是行善积德,修身养性,死后可以升入天堂。其它的事情,爷爷一无所知。爷爷一边当学徒,一边修炼,挣的工资全部捐献给了组织,还有许多清规戒律,比如,不能吃肉。爷爷把它当作一种信仰,一天天的坚持,一天天的忍耐。直到1950年,一贯道被取缔,枪毙了许多头目,会员也受到牵连,等待政府处理。爷爷真是大梦初醒,羞愧难当。那一天,爷爷从四川可以说是落荒而逃,一路疲惫回到家乡神山。

 

  离开家乡6年了,家里有父母妻儿在等待,爷爷何尝不是日夜思念他们。现在回来了,不仅身无分文,而且是戴罪而归,爷爷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不敢回家,一个人跑到神山兆凡梁上,呆坐了一天,准备天黑以后跳崖自尽。

 

  天黑了,爷爷朝着自己家的方向给父母磕了三个头,嘴里念一声,爹、娘、儿子、媳妇永别了,一头向崖底准备跳下去。这时,崖底下忽然冒出了红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爷爷刚才壮起的胆子被吓回去了,他感到很害怕,不敢跳了,正在犹豫之时,一道亮光照到爷爷脚下,顺着光往前看,一条路就在眼前,爷爷就沿着路走啊走,竟然是回家的路。快到家门口时,看见我家门前的大槐树上亮光一闪一闪的,就像和爷爷说话一样,爷爷又激动又惊喜,绝望的心又活过来了,爷爷在神灵的保佑下回家了。

 

  爷爷回来了,哪怕是犯了错,爷爷是父母的儿子,是奶奶日夜思念的人,是我爸爸的亲爹。看着当时出走时尚不懂事的儿子,如今已经8岁了。一家人在悲喜交加中团聚了。

 

  第二天,爷爷到崞县政府自首,得到了政府的宽大处理。政府让爷爷回村好好劳动改造,接受村委会的监督。从此,爷爷就成了黑五类,生活蒙上阴影,几乎没有光明。

 

  本来,爷爷的性格是儒雅的,本质是善良的,“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人生十恶,离我爷爷真是十万八千里,没有人监督也是大好人一个,现在成了监督的对象,只有更加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了。爷爷每月要给村委会交一份思想汇报,家里来了亲戚第一时间报告给村委会,村委会要督查来者何人。爷爷走路低着头,不敢大声说话,任何事情上本着吃亏的原则,自尊自贵,把可能的伤害降到最低。

 

  1961年,我爸爸参加高考,他是范中的高才生。范中党委秘书柳槐柏老师受校长程友三的委托,找到包括我爸爸在内的六个学生谈话,鼓励他们报考清华。结果,六个学生,三个政审不合格的都落榜,另外三个,一个上了重点大学,两个上了普通大学。从此,爸爸回村当了农民。从这时候开始,爷爷和爸爸之间有了隔膜,有意无意爸爸也是怨恨爷爷的,爷爷内疚和痛苦的心情更加严重了,觉得耽误了儿子的前途,成天没有快乐,闲下来的时候,不停地抽烟锅。

 

  1965年,我出生了,虽然是个女孩,爷爷没有半点嫌弃,欢喜得不得了。我的到来就像一缕阳光照进爷爷灰暗的生活,隔代亲,实在是亲,打断骨头连着筋,爷爷看见我时脸上会出现久违的笑容。从三岁开始,爷爷教我念书写字,给我讲故事。特别是冬天,太阳落山早,无数个夜晚,我和爷爷守在火炉旁,一个讲故事,一个听。经常是听着听着,我就靠着爷爷睡着了。其中有一个故事,至今记忆犹新,和大家分享。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话说爷爷当时学徒的饭店,有一天,铺里打碎一个碗,掌柜问伙计们:“碗是谁打碎的?”伙计们异口同声回答“张三”。掌柜问张三“是你打碎的吗?”张三承认了。过了一段时间,铺里又打碎一个碗,掌柜问:“碗是谁打碎的?”伙计们异口同声回答“张三”。掌柜问张三:“是你打碎的吗?”张三又承认了,没有半句辩解。掌柜心里有数了。有一天,掌柜自己故意打碎一个碗,然后开始盘问,张三依然承认碗是自己打碎的。掌柜心里完全明白了,他心中窃喜,张三,不正是自己苦苦寻找的那个人吗?后来,掌柜全力培养张三,最终在退休之时,向东家推荐了张三,张三升职做了掌柜。

 

  爷爷给我讲这个故事,意在教给我做人的道理。以德服人,吃亏是福,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

 

  到了70年代,农村如火如荼开展农业学大寨,且以阶级斗争为纲,斗私批修,政治气氛非常紧张。爷爷继续接受改造。出工比别人早,回家比别人晚,苦活累活自己干,不敢有也没有任何怨言。由于爷爷表现好,加上三大队的村干部和父老乡亲们的善良,爷爷没有遭受一点人身攻击和伤害,只是必须一个月写一份思想汇报给村委会。但是,政策在那里摆着,我家的孩子,没有资格上高中、参军、上大学、招工、入党、入团,甚至我家的闺女有嫁不出去的可能。可是,我和妹妹从小爱学习,爱读书,偏偏我家的孩子天资都不错,人为地被剥夺学习和深造的权利和机会,就像爸爸当年一样,多么残忍呀。爷爷看到家里的孩子们的现状,更加沉默了,爷爷内心苦啊。

 

  1976年10月,伟大的历史时刻到来了,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祖国出现了百废待兴的局面。社会环境开始向民主自由转变,人民的春天就要来了。

 

  我可怜的爷爷,由于长期思想受到压抑,气血淤积,在1977年的冬天得了脑血栓,后遗症是失语了,而且变得痴呆,一会清醒,一会糊涂。时年爷爷才65岁。从1976年“四人帮”倒台,到1977年爷爷得病,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没有召开,一切逐渐在改变中,爷爷却成了半痴呆,已经感受不到改革开放政策给我们全国、全家带来的幸福和喜悦了,爷爷没福气啊。

 

  我想告诉爷爷,现在咱家的孩子可以上高中了,也可以上大学了,完全取决于自己了,再也不会受你牵连了;每年神山五月二十唱你最爱听的大戏,社会环境和谐团结,不再是一个接一个的批斗大会了;土地包产到户了,爷爷,你种地是一把好手,如果你没有生病,一定能给我种出最甜的西瓜;还有,爷爷,以后你不用每月写思想汇报了,你解放了。可惜,我对爷爷说这些时,爷爷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听懂。但是,那年,我考上高中,背起行李离家之时,爷爷哭了,是思念我而哭还是高兴我能上高中了?

 

  1987年农历八月十五,爷爷走完了他苦难的一生。此时,我参加工作不到一个月,还没有领到自己的工资,没来得及给爷爷买一块点心,一支烟,一颗糖,爷爷就走了。但是,回想起来,爷爷给我讲故事的时候,是爷爷最幸福的时光,我们祖孙俩最幸福的时光。

文学爱好者-www.twenxue.com
上一篇:爱国文豪郭沫若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