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心 > 人生 > 我们都老了,已来不及坐下谈谈理想

我们都老了,已来不及坐下谈谈理想

作者: 风笑笑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3-11-27 阅读: 在线投稿

理想这个东西,我记得你曾经问过,值几毛钱一斤。

那时候,我们都还小,还没有空闲好好谈谈理想,或者说,是不屑吧。嗯,对了,就是这个词。可你今儿是怎么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善感。得了吧,别再晃着你大腹便便的肚子了,我知道你喝大了,要不,就借着这股酒劲儿,把你积攒了这么多年的话,都说说吧。

过了今儿,就没了明儿了,我们都老了,已来不及坐下谈谈理想。

前几天,我见了小军,就是那个当年和我对着瓶子吹了一斤城固特的小军,你记得吧,这家伙那年遇见了一湖北姑娘,姑娘如花似玉的,不到一月就闪婚了,那年代还没有闪婚这个词,这一对小王子和小公主生了一个儿子,你羡慕了吧,他们幸福了三年,后来就离了,谁知道是什么原因,离了,又娶了一个,结果又离了,这他妈的都是些什么事儿?

我今儿才知道,还是小军不争气,这厮离了一次后染上了赌博,欠下了百万多的帐……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我看着他,特感慨,就像我现在看着你一样,那些青春,那些过往,那些狗日的无法被抹去的记忆,就像一道大山,横亘在我面前,无法跨越。

我知道他找我只是想找个人倾诉而已,那天我和他都喝高了,走的时候我们都有些摇摇晃晃。

你看,我又说了这么多,还是该你说了,或者,说说你吧。

嘿,别谦虚,我知道,你一直在外面奔波着,挺苦的,来来来,喝了这杯,端着多累呀。没关系,多说说醉话,醉话不是胡话,醉后的话,没有半句是假的。明儿早醒来后,你还是你,神清气爽。

这些年,偶尔的时候,我也会想,我们像狗比一样的活在这个世上,见人说着人话,见鬼说着鬼话,人鬼到齐时说着醉话,可是,有那一句话是他妈的真心话呢?有那一句话是他妈的掏心窝子的话呢?有那一句话是他妈的是拍着胸膛的话呢?

挺可怜的,是吧?我觉得也是。

那些年,我们经常勾肩搭背的坐在河边,几瓶酒,你一口我一口,说的话却是一箩筐一箩筐的,现在,酒喝得多了,话却越来越少了。对了,我们常去的那条河边,现在已成了休闲一条街了,说的再多的话,说的再高声的话,也被从那些富丽堂皇的紧闭着的门缝里挤出来的歌声遮盖了,听不见了。

别再说现在的人心变得太假,是我们太年轻都看得不大明白。

去他妈的。

听说你婆姨生了闺女,模样还怪可爱的。

我当初也很想要个闺女,光给闺女起的名字就写满了好几张A4纸,可惜婆姨生了儿子,这真是太遗憾了。要不,我把当初给闺女起的名字送你,你参谋参谋?

哈,说起孩子,你看你两眼放光。你随意说着,我随意听着,也许到天亮,我们就都忘完了。

有时候吧,觉得我们都老了,但有时候,又觉得我们都还是孩子。这是不是一种病?或者说,我们都是病人。

我想起了一部电影,英国病人。是那个叫安东尼?明格拉的光头鬼佬导演的。哈,你也想起来了,大约是90年代的电影了吧,遥远的好像过了好几个世纪,这不好,这真的不好,大脑总是被记忆充斥,新鲜的人和事又怎么能够进来?总是对失忆的人有着好奇。失去的记忆,无迹可查,反而觉得尤其珍贵。可是,伴随找回的记忆,往往不是欣喜,而是惨痛和磨难。

安东尼?明格拉已经死了,可我们还活着,记忆就是这么可怕,拉近着一个又一个的距离,却又疏远着一个又一个的现在。

可是也还好,我们都还活着,我的儿子,你的女儿,也还在慢慢长大,要不,我们结个儿女亲家吧。

哈哈。

你还行不行,说了半天,都还没说到正题上,我看你都有些醉眼横斜了。

不怕,真心不怕,谁还没傻逼过那么几回,再说,我们傻逼的次数多了,不稀奇了。

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没钱的时候追女孩,是谁傻逼的陪着你在人家姑娘家门前的小卖部里,一毛钱一毛钱的凑着买啤酒喝,结果人家姑娘愣是没有看你一眼。你还记不记得,是谁在KTV里像死狗一样反复的唱着刘德华的冰雨,虽然我今天还不会唱这首歌,但那狗比一样的歌词我现在还记忆犹新:我是在等待一个女孩,还是在等待沉沦苦海。你还记不记得,是谁失恋时在雨里嚎叫。你还记不记得,是谁在初恋的姑娘结婚时喝得大醉,醉倒了睡,睡醒了继续醉。你还记不记得,是谁网恋了一个仙女,却看到了一只恐龙,兴匆匆的不远千里赴约,却连回来的机票都是哥们我给赞助的。

你一定都记不得了,但我却记忆犹新,机票钱你到现在都还没还我。

你年轻时候追过的姑娘都披上了婚纱,成了别人的新娘,养了别人的孩子;你年轻时常走的那条老街,都盖起了新楼,进出的都是些浓妆艳抹;你年轻时曾谈过的那些理想,都换了一副面孔,成了别人功劳簿上的炫耀;你年轻时愤怒过的那些世事不平,都在今天,成了每日上演的情景喜剧;你年轻时做过的那么多那么多的傻逼事,却不会有人在你面前提起,除了我。

我活的很尴尬,我想,你也是。

喝了多少酒了?数数看?我们很久都没有这么放纵过了吧?我们都老了,再没人会死于心碎,却仍然会死于心肌梗塞,还是悠着点吧,这扯淡的人生还很长。

我听说了,你后来过得也不是很幸福。你的初恋女友嫁人了,你很快的就娶了现在的姑娘,到底报复了谁呢?到底是谁让谁不幸福?你现在能给我说个一二三四五吗?当初是怎么劝你来着?你都忘完了吧,我也忘完了。

那怎么办?生活和幸不幸福无关,生活就是生下来,不管多难,你都得活着。我们还不都是这样碌碌无为的度过了岁月,荒废着时日,说着一些不找边际的废话,我们都说是我们亏欠了青春,可谁知道,到底是谁他妈的亏欠了谁呢?我不知道,当我们嘴角很容易的撇出“无聊”的时候,我们究竟是在说生活,还是他妈的在说自己的灵魂?你能告诉我吗?

“你是不是感到很孤独,感到冷,感到需要拥抱。”你很熟悉是不是?这不是我们年轻时泡妞才会说的话,这更像是一种自问。

在灵魂独处的时刻,在你和我面对面喝酒的时刻,你是不是感到很孤独?孤独是因为自私,自私是因为不幸福,可不幸福却是我们一手编制的天罗地网,逃也逃不掉,我们还能怎么样?感谢上天的赋予,感谢一切的不公?可那些狗比一样无用的感谢,早就被生命淘汰出局。

那个写《进化论》的达什么文,是个傻逼。

我们是不是还要继续喝,继续说,说说我们的理想?或者说,除过理想,我们还有什么?

其实是不是可以这样说,除了狗日的理想,我们什么都有。

当面对悲哀,当面对迷茫,当面对麻木,当面对孤独,当面对愤怒,当面对不幸福,当面对种种的时候……还是再喝一杯吧,我们好像都有些激动了。

也许平静要比声嘶力竭更有力量。

这就好象是你很平静的说你和某人的母亲有过性关系,就比你大吵大嚷更容易让别人相信些。这是有道理的。

老婆,女儿,你都有了,你还追求着什么?你还理想着什么?让她们过得好一些,不应该是你最大的理想吗?我搞不明白了。

那么来,我们掰扯掰扯,理想,理想是个他妈的什么东西?就像你曾经问过的一样:这狗日的理想多少钱一斤?

青春是一场还没有开始便已经结束的春梦,春梦了无痕。激情澎湃的春梦,却有一个虱子不停的在你的梦里跳来跳去,梦醒后,湿漉漉的胯下,全是虱子跳过的脚印。

这就是理想。

哈,你笑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别喝多了就像个傻逼一样的对着我傻笑,咱们宁肯卖身,也不卖笑。

年轻那阵,你的理想是什么?挣多一些钱?泡腰细腿长的姑娘?过人五人六的日子?现在,你的理想实现了吗?你呕心自问过没有?

我们能不能这样说,那些傻逼的理想是用一个又一个的成长折叠而成的,那些成长的阵痛,早已经渗透进了我们的血液,渗透进了我们走过的每一个脚印,渗透进了我们喝过的每一杯酒,它早已经和我们形影不离,如影随形。你的过去印衬着你的明天,你的明天又无时无刻不铭刻着你的过去。每一次的探索,每一次的迷茫,都是一场关于理想的追问。

既然如此,我们莫不干了这杯理想的酒,再干他三杯,再干他娘的。

可是,你说,一个男孩,得要走多少路,才能成长为一个男人?一个男人,得要穿过多少的乱七八糟,才能看清楚戴着面具的自己?可是,你说,还会不会再有像现在的时刻,像现在这两个傻逼举着啤酒对饮才能想明白理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的时刻?可是,你说,那群孙子打哪儿能编出那么多赚人眼泪的故事,就像你失恋喝的像个傻逼时唱的那首“一个人静静发呆,两个人却有不同无奈”?可是,你说,那些不羁的过往难道都真的是一阵风,那个让你有了飞一般感觉的姑娘真他娘的就是一场青春的意外?可是,你说,除过这些,还有什么能给我们的理想举行一场体面的葬礼,然后风光的下葬?可是,你说,为什么那心灵暗角中蛰伏的空虚,还有被生活深深压抑后的浮躁还在促使着、期待着被击打的疼痛和不安?

可是,你说呀,如果还有这样的时候,我们还会不会再喝得神魂颠倒,会不会再说这些全他妈是废话的话?

你他妈喝多了别睡呀,给我说话呀。

唉,你还是醒来吧。要不,对着一个睡着的傻逼说话,我也变得傻逼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你好,三十二岁 下一篇:脆弱的生命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