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春秋】触雷(随笔)

【春秋】触雷(随笔)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这人世间,有些人为的灾祸,本不是受害者有意去引火烧身,而是在不经意间引发的。比方,一个人抽烟,本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是在不知情时,在一个煤气泄露的房间里打火抽烟,就会引发爆炸、火灾;像一个人走路,要冷不丁踩着了地雷,便遭祸殃。笔者这里就讲个无意触发‘情感雷’的故事。
   先有个引子,是笔者眼见的。有一次在省城,约了一位在某厅工作的同学去玩。这位同学去叫处里的司机,一起带车出去,从司机家出来,在家属宿舍院经过,上面有一家开窗,泼下一盆脏水来。同学不高兴,司机更恼火。他看清了楼层房间,气呼呼跑上去,敲开那家的门,喝斥那泼水的妇女:“你为什么乱泼脏水?小区的规矩你不知道?”不想那女的听了二话没说,从厨房里抓了把菜刀冲出来,口里喊着:“狗男人,让你们来合伙欺负我!”一边抡刀朝他门面砍来,幸亏这青年师傅还算机灵,闪得快,菜刀从鼻尖上扫过,把鼻头削了一多半,鲜血直流;要躲闪迟缓一点,照门面劈下来,把小命也丢了。同学与在场诸人急急将司机送往医院,救治缝合。过后才知这女子因家庭矛盾心里正窝着火,正巧那开车的师傅上门问罪,那女子便将一腔怒气泼撒出来,差点要了他的小命。后来又曾见那位师傅,看到鼻子上隐约可见的伤疤,不由的就想起他那次‘触雷’的横祸。下面讲的故事,可就没这样轻松,些许人不经意间引发了省里有公交车历史以来,首屈一指的惊天大案!
   日历翻回到30年前,在一山区,槐荫县县城汽车站候车室,旅客们在焦急的等待,大厅墙上的钟表嘀哒嘀哒响着,时间指向7点20分,按规定早7点整发往省城的客运汽车,到现在司机还没有来,人们的情绪由急躁而愤懑。这汽车怎像火车一样也晚点?又不是雪天雨天,完全是人为的,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牛“B”?有人烦燥的一会儿看一下表,不少人站起来,提着包在地上打转。又等了约摸十来分钟,司机才悻悻走来,打开车门,发着车,人们拥挤着上车。一些年老的或妇女带小孩的,为找个座位,起大早来,这阵也白搭了。那时节,公交车不多,就那么两三个班次,没有座位站着也得走,要不当天就走不了。上了车,乱哄哄的,你挤我搡的,人们激愤难平。一位四十来岁,稍稍秃顶的包工头,坐在司机座的后面,抬腕看了一下手表说:“师傅,都7点半了,我好不容易跟人家发包单位的人搭上线,说好今天上午见面,谈工程承包的事,去晚了人家还等咱?一百来万的工程哪,兄弟,叫我怎不着急?捞不着的话,先前投入进去的也打水漂了!”司机扭头看了他一眼,没吭声。心说,“你牛?牛你不叫县长给派个公车?”那时节,在山区除跑运输的大车外,几乎没一辆私人小车,要现时大小是个老板,才不肖爬你这破公交车呢!
   开公交的司机叫谢梦奇,这年四十来岁,开车技术没问题,就是一样毛病,爱打麻将,除了上班出车,一有空就往麻将场上跑,常常一玩一个通宵。为此,老婆没少与他吵架。前一段手老不顺,连连输钱。输红了眼,想往回赶,受人撺掇,竟上大赌注的摊子上去搏,结果一下累下二十多万的赌债。他回家没敢说,可老婆不知从哪儿知道了,三天前与他大闹了一场,老婆当着众人的面数落他,唾骂他,他一时脸上翻不下来,打了老婆一个耳光。老婆哭闹着跑回娘家去了。昨天捎过话来,说不能过了要离婚。两个孩子看着他也没好气,不跟他答腔。谢梦奇也是个牛脾气,心头别提有多憋闷烦燥。昨晚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好不容易睡着了,又睡过头了。电话铃吵醒了他,接起电话来,是经理的声音:“谢梦奇,你干什么吃的?现在都几点了?顾客打投诉电话都两三次了,你一个老职工不知道规矩?你是不想干了,还是怎的?”听的经理气呼呼将电话挂了。真是人倒霉喝凉水也碜牙。谢梦奇起来胡乱穿了衣服,脸没洗、饭没吃,踉踉跄跄上班去了。
   车上你一言我一语的,埋怨声不绝于耳。一个青年学生说,“我到省城赶十二点往大连的火车,去晚了就赶不上车次,票都托人买好了,迟了该怎办?这成百元的车票钱该算谁的?”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子说:“我们要往海南去旅游,说定了今天十一点半,旅行社到汽车站接,错过时间旅游团不等咱一人。碰上这样一个开车的迷儿八怔,倒霉透了!”话说得尖酸刻薄,声调也跟司机老婆嘶吵的声音差不多。谢梦奇听了心头那火,噌噌窜上来了。“叫唤你妈个‘B’!有本事坐飞机去!我还懒得拉你哩!”“什么?你还骂人?找你们领导去,找经理说理去,我就不信……”说着站起来,朝车门走去。司机叫查票的助手关上车门。挂上档,加了脚油,车猛地开动起来。那女的晃了一下,碰在旁边的靠背上,痛得叫唤,祖宗三代的骂,司机也接口骂起来:“臭女人,臭婊子,你到哪儿卖骚卖去,来这儿欺负老子?我看你快死了!”“你才快死了!你这丑八怪,席梦思,也来世上混?你想给老娘垫脚,老娘还不用你呢!”两人对骂着,车子在路上像蛇行一样左右飘忽。
   出城三十里,到了库区路段。汽车在水库边沿上方的盘山路上行驶。公路多年失修,路况不好,左一个坑、右一道壕的,司机情绪不佳,车开得不稳当。人们在车上摇来愰去,颠起甩落的,埋怨声又起。一个抱小孩的妇女说:“师傅,你注意些,不要磕伤了孩子”。司机回说:“有本事别在这儿嚷嚷,找交通局去!”“看你这师傅,说的是人话吗?”两人又吵起来。车上的好多人看不过,纷纷指责司机,出车晚点了,还蛮横无理,真没由头!只有一个老者不偏不倚地说:“都别吵了,这路径还顾得上你们吵吵闹闹,不管稳当不稳当,能安全到地头,算万幸了!”可乘客们却怨气难平,你一言我一语地数落着……
   谢梦奇的脑子里乌烟瘴气的,耳朵里是人们的嘈杂、怨骂声。脑海里一会儿是债主逼债的面孔;一会儿是妻子叫骂离婚的面孔;一会儿又是经理铁青的面孔。他妈的!这人世间怎就这么难活?想想就现在这摊气,二十多万赌债几年能还上?两个孩子马上要上大学,把他敲扁了也拿不出钱来,妻子还不依不饶地闹离婚。想想打小一块长大的哥儿们,不是当了官的,便是赚了钱的,只有自己越混越没劲,越活越窝囊。开一个破车还时时受小人的狗的气!他斜眼瞟了一下一汪清彻的水库,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那便是天堂,是摆脱一切烦恼的归属。一切理性、智慧都在他的脑子里死机了!车里嘈杂声、怒骂声还嗡嗡的响着。“这帮骄横歹毒的小人,你骂我?投诉我?哼!”他停了一下车,扔给那个给他解围的老者一只水桶,叫他与助手下车去给他提桶水来。待他俩刚刚下车走出不远,他猛然关死了车门,发车,加速,用力朝水库打了一把方向,猛踏油门,客车呼啸着冲出路面,腾空而下,撞入水库里去了!车上的人恐怖地尖叫,有人想打开窗户逃生,但一切都无济于事。汽车很快沉入水底,车上38人,统统葬身水底,做了龙宫里的冤魂。
   也许,谢梦奇当初并没有打算自寻绝路,更没有想要荼毒这男女老幼37人。但是有谢梦奇那个心理情绪的背景,有路边水库这个特殊环境,有那个因出车晚点而引发的顾客的不满、责难、怨怒、争吵,点燃了谢梦奇心底的烦恼、憋闷、怨恨、愤怒情绪的恶性爆裂,酿成了一场惊天大悲剧!好多色彩斑斓的人生梦想化作一个个水泡,在水面上升腾幻灭……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菊韵】夜的故事(小说) 下一篇:【晓荷·那年】净似琉璃(征文·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