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难忘春运

难忘春运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难忘春运。
   记得今年春运时,一对父女因自己的车停高速路上处理车祸,没经验,双双被车子撞死,命归西天,好不凄惨。但,何止一起呢?
   还是春运时,那是2月9日,龙年的正月十八。按理,应是远行的最佳日子。
   志得意满。
   春寒料峭,冷气袭人。窗外,浓浓的黑绸网纱没有丝毫捅破,晨六点,我们早早起了床,便租车把大小物件装上车直往离家最便捷的汽车站驶出(尽管有多选择)。到达车站,人流稀疏,与往日车水马龙,人头簇拥场景形成极大反差。我暗自欣喜。车站内外,广告标语,红红绿绿,厚重的春运气息远没有一丝锐减,尤其“严禁疲劳驾驶,严禁超载超速”几个醒目大字,如同闪烁的霓虹灯,直摄入眼球。今年春运真抓的货真价实呀!我一阵感叹,似蘸了蜜一般。
   快到9点发车时间,开往珠海的粤C13ⅩⅩⅩ,像静如处子,动似脱兔的大莽熊,傻傻的呆痴着,连车门都没打开。急着上车的人们堵在门口,猴儿望月样的守候。司机们在一边窃笑,闲聊。忽然,车门开了。司机和行李员麻利的上了车。那司机关门打狗般,用一只腿死死的撑着门,阻拦着,老道的守候门口,奢望着拥挤的人们一个个分散进入。嘴里大声呵斥道:“不要挤,好不好!”行李员把上车的人像下象棋似的周密的逐一安排。每两人一座位,随坐随躺自便。当然,一尺来宽要坐上两个棉衣包裹着的大胖人儿谈何容易,岂能躺下。况且上车的人只准在两条座位中挑选(另一条被留着后用)。实际上根本没有挑选余地,是那人在指定,如没按照做,轻者遭斥责,重者被恶语吼骂。上了车,就像登上贼船,如同关进笼子里的一只只猪猡,根本没有了自由和欢愉,简直比劳改犯好不了多少。一张车票380元,却不能坐一位。你说奇怪不!然而,天下就是奇怪的事情多多的。我发问道:“你们是不是要超座?”那人振振有词,理由蛮充分地说道:“如不这样,我们不是要喝西北风吗?”听到此论,真想反唇相讥,我老婆却阻止了我。刚刚上车,就像一只癞蛤蟆,气鼓鼓的。看到身边的人们,一个个木偶似的,仿佛蚊虫咬去了嘴巴,悄无声息的,我也就只好打掉大牙往肚里吞了。自怨自艾,嘀咕道:这些农民工,一出门就遭人欺凌,任其宰割,竟无声无息,多可悲啊!都有一张嘴,你们为何不能群起而攻之,为自己利益而战呢?
   我心里清楚,他们有顾虑。
   汽车来到常德城,潮水似的又涌进20多人(预先有约),留下的座位全占满,仍旧每二人一位,走廊里有了人。虽说挤,都想出去,因而甘心情愿。司机大佬们也就掌握了人们的心理,于是乘虚而入,放开手脚的冒险,博击他一次,铤而走险,孤注一掷。车内已经八九十人,绰绰有余。嚷嚷的,浊浊的。烦躁的我,恨不能交警此刻会自天而降。可惜奇迹不能出现!车子像是打着摆子似的,时停时走,时急时缓。原来,又不断有人上车。太贪婪!真怪,外出的人们不约而同的都选定今天这个好日子。一是双日;二是有“8”,即有“发”。我却不是为此而来,并且动身前曾有人劝说过,双日子一般人很多,远行不宜。我却不信邪,这时不听忠告悔之晚矣。最可恨的是那些贪得无厌的大佬们,根本不顾及人们死活,一味超载,却无处无人来投诉。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音。全车已经远远超出100人,他们仍然还来者不拒。车子,像老态龙钟拖着病体的弱夫,艰难前行着。每每经过一次次弯道处,车身几乎要发生倾斜。有人惊呼,好危险呀!一旦要爬有坡度的地方,汽车气喘吁吁,黑烟隆隆,像是竭力反抗,又仿佛过度透支,力不从心啊!车窗玻璃上,濛濛的,哗哗的,正淌下无情而可怜的泪水,似乎在向人们控诉,又像在哀怜。可是谁又敢出手相救呢?谁会同情呢?在他们眼里,春运,千载难逢的财富良机。跑上一年车,不如几十天的春运。白花花的票子正铺天盖地而来,像浪花滚滚在眼前飞舞,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过了这村,再没那店。再说,当今社会干什么能离开钱呢?不少中国人,又仅是如此德行和素质!见钱眼开。势利眼。法盲。什么法纪,什么规章……谁会顾及那些,见鬼去吧!到手的,就是财。以往人们不是常说,胀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吗?他们铁定要明知故犯,碰碰运气。中国的事情就是如此,热闹炒作,雷声大雨点小。怕什么?你看,吸毒贩毒、卖淫嫖娼、拐骗偷抢、贪污受贿、黑工厂、黑作坊、黑老板、黑食品……不是仍旧唱着大戏吗?为何禁而不止,堵而不绝,甚至如此猖獗呢?其主要在于,政府和有关部门管理不严、监管不力、打而不狠。如若发现一处,将其整治的倾家荡产,他能敢干吗?!就是有隙可钻,有机可趁呗!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司机们很机敏,处处摆着迷惑阵,绕道行驶,捉迷藏似的。难怪,鼠有鼠洞,蚁有蚁穴。他们正像《水浒传》里的鼓上蚤时迁,俗称偷盗高手。人道不走,贼道偏行。何处有检查,哪里有交警,仿佛严密的特务布控网,前后电话联系着。上高速,走低速。时上时下,忽低忽高,时近时远,旅客叫苦连连。行及宁乡,下国道跑省道,颠簸非常;来到长沙,循岳麓大道,避绕城高速,躲避一次次检查。驰及宜章,湖南最后一道关口,检查严密,连忙驶下耒宜高速,进入车辆稀疏的宜章和清远毗连的广清一级公路……不啻用心良苦。像猫戏老鼠,又似当年的抗战时期,机智穿越一道道封锁线,与敌巧妙周旋啊!
   车厢内倒是另一番景象。无奈的人们,说谈早没有了兴致,坐的坐,躺的躺。五花八门。腿酸了,伸一伸;手麻了,搓一搓;人困了,让一让;娃哭了,哄一哄。男的,忍让女的;年幼的,谦就年长的。没有争执,没有纷扰,互敬互助,难能可贵!都为出外人,相聚是缘分。农民兄弟,多友善啊!
   这时,几个要入厕的人叫喊着,声嘶力竭:“快憋死人了!五六个钟头没解过手,你们管不管我们的死活呀!”“再不停车,我就解到被子底下了!”司机们心肠真狠,充耳不闻,闭耳塞听,我行我素,按既定方针办,一直挨到吃饭处才停下车。坐车如坐牢,我才又一次真正领受到。
   这,就是春运。
   望着那些可怜兮兮的人儿,唯有同情,却爱莫能助啊!我,不住的低声呼唤道:“交警呀,救救我们,你们到底在哪里?!”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表哥的幻觉 下一篇:【西风春曲】我的快乐就是想你(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