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渔舟】心锁(小说)

【渔舟】心锁(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雨涵守活寡已经好多年了,无数次,她都要结束这个名存实亡的婚姻,可看一看未成年的儿子,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二十多年前,雨涵离开了生活了十八年的小城,随父母来到省城,把记忆、初恋、灵魂,还有对生活的热情都留在了小城,仿佛自己来到省城的只是一个躯壳,从此以后,自己就是浪迹天涯的游子,无根无系,四处飘零。
   父母说:“树挪死人挪活,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哪有不想往省城去的,如果可能还想去皇城根工作呢?”
   来省城那年,雨涵十八岁,正读高三,她正满怀信心地冲刺高考的时候,被动地跟着父母来到这里。先是到新学校入学学习,怎奈不适应新的环境和教师的教法,学习成绩急速下降,最后落了个只考了一个专科学校。无脸面对江东父老的局面,就这样自己含泪来到学校就读,和原来同学失去了联系,也和初恋男友夏铭音信皆无。
   毕业后,她先是在农村银行工作,两年以后来到省城银行。在该谈婚论嫁的时候,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认识了现在的丈夫陆建,谈了半年恋爱,就走向了婚姻的殿堂,第二年生育了儿子小超。
   好多人羡慕他们的结合,郎才女貌。陆建是年轻有为的省机关干部,雨涵的工作又顺风顺水,都说他们往后的日子会恩恩爱爱,生活锦上添花更上一层楼。
   什么时候,他们的婚姻出现裂痕的呢?
   雨涵清楚的记得,那是一次她去下面地市的调研活动,因为惦记着家中幼小的儿子,也想念着陆建,雨涵在调研活动结束的当天,谢绝了他们的宴请,急匆匆踏上了回省城的火车。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时分了,当雨涵打开房门的时候,被床上赤条条的两个人惊呆了,丈夫和一名年轻的女子相拥睡在一起。
   雨涵没有大哭大闹,只是觉得恶心肮脏,觉得彻头彻尾的心凉,大声地说:“滚!滚!”
   雨涵为了儿子,也试图原谅陆建,但是前提是陆建必须痛改前非。他们沟通过,陆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最后冷冷地对雨涵说:“你知足吧!丈夫多大妻多大,你跟着我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离开我,你或许什么都不是!”这话的意思,雨涵就是白痴一个,靠着陆建这棵大树才能生存下去,没有他陆建,雨涵狗屁都不是!
   雨涵的心冷到了冰点,都说人无耻,没想到陆建无耻到这般地步。雨涵为了儿子,一直在忍耐着,丈夫虽然不再把女人带回家过夜,不过,在外面开房,在外地鬼混是经常的事,雨涵发现过陆建车上的长头发,衬衣上的口红,甚至有一次,小三还找到雨涵的家里,说雨涵是不拉屎占着茅房,臭狗皮膏药一个,都变成黄脸婆了还粘着陆建不放,不尿泡尿照照自己,不如识趣地尽早滚蛋!
   雨涵满肚子委屈没处诉说,回家和年迈的父母哭诉,母亲劝解雨涵:“女人啊,忍一忍就过去了,女人嫁谁都一样,无论是嫁给皇帝老子,还是嫁给平民百姓,都要容忍男人的出轨。等到男人野够了,心收了,就过上安生日子了!”
   雨涵都要郁闷死了,她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真想死掉算了。她想到了她的初恋,多么纯真的爱情,她翻找箱子底,那里有一把银锁,虽不值钱,却是初恋男友夏铭给她的。无数次雨涵都会梦到那个一说话就脸红的男孩夏铭,小城郊区腼腆优秀的男孩。那时候,他暗暗喜欢雨涵,不过他不敢表露自己的心迹,只是偷偷地观察雨涵,当被雨涵发现的时候,目光相遇的片刻,他倏忽间脸色绯红。
   一次参加市里数学竞赛的时候,他们坐在公交车上,公交车躲避行人,急刹车时,夏铭顺着惯性把雨涵揽在怀里,顺势轻吻了雨涵。
   他们的感情仅限于这里,理性告诉他们,如果再往前一步,十年寒窗苦就会毁于一旦,他们暗暗比赛学习成绩,每次考试,不是雨涵第一,就是夏铭第一。老师预言,这一届的北大生,如果考取两个,就是雨涵和夏铭。
   临行前,夏铭把一把银锁送给了雨涵,说:“这是祖父留下来的,虽不贵重,却是我的一片心意。往后无论天涯海角,雨涵永远是我的最爱!我会等到海枯石烂的那一天!”
   雨涵挥泪告别了夏铭,踏上了省城的火车,一别就是二十多年。二十多年,经不起推敲,桑田会变成沧海。
   离婚后,雨涵主动请求到小城挂职,领导正愁没人肯放得下家庭下去锻炼,这下解决了他的难题。就这样,雨涵来到原来的小城银行挂职三年。
   呼吸着小城新鲜的空气,雨涵感觉自己活了过来。都说:“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兽犹如此,人何以堪?
   终于在母校打听到了夏铭的地址。雨涵还得到了一个确切消息,夏铭妻子几年前出国,至今夏铭没娶,雨涵也是单身,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不过,雨涵对自己没有自信,和陆建的婚姻,没有安全感,也使她不太相信男人,相信纯真的爱情。
   这天,雨涵手里攥着夏铭的地址,小心翼翼地站在夏铭门口,高举起手,就要叩响了夏铭的门。忽然间,雨涵听到了屋内的笑声,那笑声显然是年轻女子的,听声音不超过三十岁。
   雨涵感觉自己的唐突和冒昧了,也自怪自己的自作多情,谁还会记得二十多年前的一段虚无缥缈的感情呢?
   秋后的一天傍晚,雨涵因为躲避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来到了一家首饰店,因为漫无目的,就随心所欲地看着柜内的首饰。忽然间,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木子,你看这枚戒指怎么样?最适合你的纤纤玉手了!”
   回转身的瞬间,两个人都惊呆了,二十几年啊,只是在呆愣了片刻之后,夏铭很快的恢复了常态,夏铭紧紧地挽着的情人的胳膊离开了,剩下雨涵呆呆地发愣,手心里的汗凉沁沁的。
   忽然间,雨涵感到自己像个乞丐,无助的想祈求一份感情,一份纯真,岂不知爱情和纯真世间有吗?
   三年过去了,雨涵就要回省城了。不过,雨涵打算最后一次去那个地方看看,不去惊扰他的生活,只是看看他生活的真实幸福。
   在小区里,她装作散步,沿着楼下的鹅卵石小路来来回回的走着,不时地仰头看看二楼的凉台,忽然,凉台上闪现出一个老者的男性身影,雨涵疑惑,忙向路边看孩子的长者打听,一个年老的妇人告诉她:“这家啊,早换了主人了!从前的主人,英年早逝,一年前就走了!”
   “那她太太呢?”
   “什么太太,十几年来他一直单身,他家的女人要么是他妹妹,要么是他侄女。她们时不时的过来照顾他。”
   说话的同时,长者听到了身后一声倒地声,雨涵倏忽间晕倒在地,手心里还握着一把银锁,那银锁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星月】也许,这就是爱情吧(小说) 下一篇:当你老了(外二首)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