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吉言

【故事会·文摘版】吉言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日天是我家邻居。一听这名字就知道孩子的父母对这孩子的期望值有多么高,有多么大。日,就是太阳,像太阳一样高高的坐在天上。天底下能视作太阳和天的人除了皇帝还是皇帝。凡人没谁敢这样想,怕承受不起反遭祸殃。再说瞎字不识一个的老百姓,用着“日”的地方都是一些不雅的地方,日你娘,日你姥姥,日你奶奶,日你祖宗……日总是和下流的脏话、粗话连在一起。所以老百姓一般都很忌讳自己嘴里吐出日字来。说日期时间,都只说初几,十几,二十几,从不带日字。不说初几日,也不说十几日,还不说二十几日。不要说那时候刚推翻清朝十来年还是民国初期,就是后来革命了,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在生活中的国民嘴里也不说日。有的是仍说初几、十几、二十几。就是吃国粮的公家人也不说日。有的带个号字,如一月六号,六月十二号,八月十八号,也不说日字。日天的爹毕竟念过二年私塾,算是有知识的文化人,比老百姓懂得多,知道“日”也即太阳。
   谁知日天的爹是个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人。日天周岁生日那天,日天的爹为给他过周岁生日,不仅请来至爱亲朋前来祝贺,还请了六位有名望的算命先生前来为日天查生辰八字,算命说吉言。生日宴上,欢声笑语不断,各个赞不绝口。日天的二舅首先发言说:
   “俺这宝贝外甥长得真真像俺姐,忒像了。我看看那高鼻梁,双眼皮,尖尖的下巴,圆圆的樱桃小嘴,就没有不像的地方。长大了不仅是个美男子,也一定是个识文断字的状元郎,说不定还能是个驸马呢!”
   日天的大姨夫张大喷手舞足蹈地忙接过话茬说:
   “现……现在民国都……都十一年了,清朝没了,哪……哪还有状元、驸马郎。我……我看这孩子肥……肥……肥头大耳的,将……将来长大了一定是个做……做官的料,不是个省……省长也是个州……州长,最……最小也得是个七……七品知县!”
   日天的二姨夫是有名的心直口快一根筋,早就坐不住了。说:
   “大姐夫把官衔说了一圈子,到底是当省长,还是当州长,还是当县长?一个没说准,就是将来还不一定能当上官……”
   日天的爹气得眼冒金星,恨恨地瞪着一根筋,忙用筷子夹起一个大虎皮辣子在芥末碗里沾了沾塞到一根筋嘴里。一根筋顿时被呛得鼻子眼睛通红咳嗽不止,差点没把肺咳炸了。半天喘不过气来,连一句话也说不成,只顾摆手。日天的爹笑了笑说:
   “你不是挺能吃辣的吗?今天怎么啦?”
   神半仙掐着手指,眨巴着眼睛,动了动留有八字胡的宽嘴巴慢条斯理地说:
   “根据这孩子的生辰八字,我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反反复复地查验了三遍,这卦的结果是一模一样,千真万确……”
   神半仙说到这嘎然而止,坐下端起小酒杯喝起酒来。大家都着急地看着神半仙大声喊道:
   “快说啊,卦上到底说的啥?”
   神半仙放下酒杯,捋了捋八字胡,又拿起筷子,慢慢地品尝着佳肴。
   日天的爹见状忙满上一杯酒,拿过一个托盘,把酒放在上面,又把预先准备好的赏金红包放上,端着托盘走到神半仙桌前,躬身呈上说:
   “大仙请开金口,必定蓬荜生辉!”
   神半仙慌忙站起身,接过盘中之物,微笑着说:
   “何必客气,何必客气!我看各位是有点急了,现在我就告诉大家,大家可要听好了:此命威荣不可挡,紫袍金带坐高堂,荣华富贵无人及,堆金积玉满仓储。”
   大家异口同声地说:“好命!好命!”
   一口准捋了捋稀疏的山羊胡子笑着说:
   “这个孩子的八字我查过,差点把我吓趴下,你说怎么着:细推此命福不轻,定国安邦极品人,文绣刀梁真富贵,阳市威声耀四门。”
   日天的爹照样端着盘子把酒和赏金恭恭敬敬地送到一口准面前。
   一卜准站起来笑了笑,环视了一下一双双渴望与期待的眼神,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说:
   “鄙人算命半生,这是我第一次遇到的最好八字,也是唯一的上上卦,卦中说:此格人显一福人,堆金积玉满堂春,从来富贵由天定,正笏垂甲谒圣君。”
   众人又是一阵异口同声地喊叫:
   “好命!好命……”
   日天的爹又把托盘端起,将谢礼送到一卜准面前。一卜准接过谢礼谢毕坐下。
   自称是张良传人的梁九凤挤巴着眼睛站起身走到众人中间拖着长腔说:
   “君是人间衣禄星,一生富贵众从钦,纵然福禄由天定,安享荣华过一生。”
   宴席上又响起一阵“好命好命”地喊叫声。
   颇有刘伯温在世雅号的范桐慢慢站起来抑扬顿挫地唱道:
   “此命算来福禄宏,不须愁虑苦劳心,一生天定义和禄,富贵荣华主一生。”
   宴席间又响起一阵“好命好命”地喊叫声。
   日天的爹只好又把托盘端起,匆匆地走到范桐面前把礼呈上,又匆匆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有名的赛诸葛马得标清了清嗓子不慌不忙地说:
   “此命推来大不同,公卿将相在其中,一生自有逍遥福,荣华富贵极品人。”
   宴席间同样响起一阵“好命好命”地喊叫声。
   日天的爹兴高采烈地端起托盘中的礼品送到马得标面前,深鞠一躬笑道:
   “谢马大师吉言!”
   看来日天的爹对马得标的卦语是最满意的了。
   日天的爹还为前来祝贺的人每人都准备了一份好礼,不分大人小孩、不分男女,人人有份。客人们拿上礼品,嘴里不断地为日天祈福,说着最动听的吉言离开了日天的家。
   一个月没过,日天的爹得暴病身亡。从此日天与娘相依为命。
   寡妇熬儿,可怜的娘有多么疼爱可怜的儿可想而知。儿是她的唯一,儿是她的一切,儿是他的希望。儿能赋予她力量和理想,她那渴望的眼神一刻也不能离开儿子的身影。冬天给儿暖被窝,夏天给儿子打扇。这小子长到十八岁,竟然连地里都没去过一趟,主要就是以卖地过生活。
   卖地卖到解放那一年,他已三十岁出头,还是单身一个。他五十亩地卖的还有三亩三分地,娘俩平均一人一亩六分五地,还划了一个革命阶级的好成分——贫农。
   三间瓦屋露着天,他懒得去修,最后只好请人把房顶上的好瓦和檩条、椽子、梁扒下来卖了,娘俩搬进原来做饭的一间低矮的小破房里。卖房顶的钱娘俩个倒是很好地享受了一番,不是买个烧鸡,就是买个羊腿,就在那个既是卧室又是厨房的小破房里可是美美地享受了一个多月。很有就是死了也不枉来在这个世界上走了一遭的感觉。
   老天爷有时真的很不公平,日天周岁生日那天收获了那么多的吉言,竟然到他五十五岁离开这个世界时,连一条也没能兑现。想找说吉言的人问个明白,也只能到那个世界上去问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渔舟】公正(小说) 下一篇:【雀巢】残疾(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