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下雪了,真美!

下雪了,真美!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窗外飘着雪,雪花,静静地落着。
   山白了,树白了,房屋白了。
   我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们。
   雪,下着,静静的,飞舞着。
   我仿佛看见一个穿着红碎花棉袄的小姑娘,戴着红色小帽,在漫天飘落的雪花中,跟在一个穿着蓝色棉袄戴蓝帽子的小男孩后面跑着:“二哥,二哥,等等我,等等我!”
   一辆4500停在门前,打断了我的思绪,一穿着貂皮大衣的中年男子钻出了车外,他下了车,把车门关好,站在车旁,把手伸进兜里,掏出烟来,把火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看了看我的门口,又看了看天空。
   我认得他,他是一家煤矿公司的副总。他没有进屋,在雪中吸着烟,慢慢在雪地上踱着,雪花静静地飘落,他的身上洒满了雪花。他把烟熄灭,冲着我的小屋走来。
   男子进了屋,冲着我笑了,我急忙把毛巾递给他,说:“快擦擦,别感冒了了。”
   男人把大衣脱下,我用刷子把雪花扫落,把衣服挂在墙上,男人坐在了椅子上。
   我一边给他系着围布,一边说:“有一阵子没来了,忙吧?”
   男人看着面前的镜子里的自己,说:“唔,忙。”
   我说:“累吧?”
   男人说:“唔,累。”
   我不再说什么,拿起桌子上的推子开始给他剃起头来。
   男人闭上眼,也不再说什么,只是两眉紧皱。
   头剃好了,我把椅子往后放了放,开始刮脸。
   男人依然闭着眼,眉头紧皱。
   我把男人身上的围布拿下,男人睁开眼,笑了,说:“好了?”
   我说:“好了。”
   男人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唔,好了。”
   我说:“你又有白头发了。”
   男人说:“唔,是吗?”
   我说:“是。”
   男人站起来,把钱放在桌子上,我把衣服递给他说:“慢走啊!”
   男人说:“唔,谢谢啊!”
   我把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们。
   雪,大了,下着。静静地,飞舞着。
   我的眼前又仿佛出现了穿着红碎花棉袄的小姑娘,她跪在一个爬里后边,用手扶着坐在前面穿蓝棉袄戴蓝帽的小男孩的肩膀,爬里在雪地里向坡底下冲去,小姑娘的脸通红,咯咯的笑声在雪地里回响,漫天飞舞的雪花像蝴蝶一样飘落。
   门开了,一个大个子花白头发的男人顶着一头雪花走了进来,对我说:“这雪,下得可真不小。”我忙说:“是啊,是啊。快扫扫。”
   大个子坐在椅子上,我把围布围好,说:“最近怎么没见大哥,忙什么呢?”
   大个子笑着,说:“我们组织了一个驴友队,每天上山啊,郊游啊,都要忙坏了。”
   我边剃着头,边说:“是吗?郊游冬天也行啊?”大个子说:“是啊,你不知道,夏天骑车,冬天上山,今年的雪大,山上的雪都没过膝盖,太过瘾了,找到了小时候的感觉了,大家伙打雪仗,上树,堆雪人,可好玩了。”
   我说:“那都什么人能参加活动啊,有什么条件啊?”
   大个子说:“谁都可以参加啊,退休的,上班的,老的,少的,只要是你愿意玩的,都可以,有的时候我们去一次都快五六十人了,我老婆的也去,大人孩子一大帮,还有一面大旗,我们网上还有群呢,不信你去查,叫兴凯湖铁骑群,照的照片呀,还有群动态呀都有。”
   我笑着说:“真羡慕你们,你们可真太厉害了!”
   大个子也乐呵地说:“嗨,现在就是生活好了,谁愿意在家呆着,不都找点乐吗,你要是有空可以天天跟我们去,可有意思了。”
   我把大个子身上的围布拿下来,说:“行,以后我跟你们去。”
   大个子站起来,对着镜子,看了看,说:“还以后什么,今天这大雪,大伙说,不能错过这美景,说是还有活动呢,我得走了,你要去就给我打电话。”大个子付了钱,急忙走了。
   我把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们。
   雪,大了,下着,静静地飞舞。
   我闭上眼,脑海里马上浮现穿红碎花棉袄的小姑娘,她通红的小手捧着一个小雪球,她踮着脚,把小雪球小心翼翼地放在大雪球的上边,穿蓝棉袄戴蓝帽的小男孩把手中的两个黑扣摁到小雪球上,又把手中的胡萝卜插到中间,两个孩子快乐地尖叫着,笑声在雪地里回响,漫天飞舞的雪花像片片蝴蝶飘落。
   门又开了,伴着雪花进来的是一对小夫妻,男的用手扶着女的,女的大着个肚子,对我笑着:“阿姨!”
   我连忙应着:“哎,哎,怎么这么大的雪还来了呀?”
   男的也笑着,让女的坐到了炕上,站着抖着身上的雪说:“哎,我说来剃个头吧,非得要跟着,这也不听话呀,你说这剃头有啥看的,天天就知道跟着我,恨不得寸步不离呀!你说在家呆着,有吃有喝的,多好。”
   女的倚着床头,咯咯笑着:“快让阿姨给你剃头得了,就你话多,你说下雪了,空气也好,景色也好,我在家能呆得住嘛。阿姨,你给他剃吧,我看着。我就看着他,这辈子看着他,看他能咋地我。”
   我给男的剃着头,笑着说:“小伙子,你有福呀,快做爸了。”
   男的看着镜子里的女的,笑着说:“看你要是给我生个丫头片子的。”
   女的咯咯笑,一脸的幸福,说:“生丫头好,女儿是爹妈的小棉袄,我就喜欢生丫头。”
   剃完了,小俩口走了,男的扶着大肚子女人,在漫天大雪中,慢慢地走了。
   我把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们。
   雪,大了,下着。静静地,飞舞着。
   我又一次闭上眼,那难忘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红棉袄的小姑娘和小男孩拉着手,一起欢快地跑着,雪地上,留下一排排脚印。笑声在雪地上回响,漫天飞舞的雪花如片片蝴蝶飘落。
   我拿起手机,推开门,走到院里。
   远处传来歌声:人间情多,真爱难说,有缘无缘小心错过;来来往往,你你我我,一生相伴最难得……
   我闭上眼,仰起脸,雪花落在了我的脸上,融化了。
   我睁开眼睛,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仿佛又听到那小女孩和小男孩咯咯的笑声。
   我摁了一个电话号,把手机举到耳边。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喂,老伴。”
   我的眼睛忽然湿了,说不出一句话。
   声音再一次传来:“喂,老伴,说话呀,有事?”
   我把电话挂了,仰起脸,让漫天飞舞的雪花落在我的脸上。
   电话响起,我接起来,那端传来熟悉又焦急的声音:“喂,老伴,怎么了?”
   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对着电话,哽咽着:“二哥……,你看,下雪了!”
   电话那端挂断了。
   电话再一次响起,我再一次举起电话,接通。
   电话里再一次传来熟悉的声音,声音很慢很温柔:“老伴,你看,下雪了,多美!”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雀巢】独唱(小小说)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稍等一分钟,可以吗?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