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雀巢】拯救(小说)

【雀巢】拯救(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为拯救日益遭到破坏的历史建筑,保住东方莫斯科越来越难寻的遗迹,人大一连三年提案,终于得到落实。可是,建筑大学古建筑学史的创始人淳于教授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发现,当前更需要拯救的不是历史。
   在本市顶级名校红旗小学读二年级的外孙女,这个期末考试又是倒数第一。虽然名次没有张榜公布,可是,班主任老师开家长会时第一句话就问女儿,你是不是就打算破罐子破摔了?
   女儿想要叫孩子留级重读,女婿就骂老师缺德,写作业写错一个字就要罚孩子重写一百遍,坚持要叫孩子转学。
   在银行当副处长的夫人却极其忿忿不平:我外孙女哪点差呀?古筝考了七级,画画得了全市少儿大赛二等奖。六十米赛跑回回跑第一。咋的呀?比谁差呀?
   家里正为外孙女闹得翻天覆地,刚上五年级的孙子,又呜呜哭叫着跑进来跟奶奶告状,说他爸爸打他了。
   夫人更急眼了,把孙子紧紧搂进怀里,不住声地喊着宝贝别哭,就跟儿子瞪起了眼珠子:“你长能耐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打人侵犯人权?”
   “妈,你说他气人不气人?老师叫写一篇关于理想的作文,他竟然写他的理想是将来当大官娶美女住豪宅。”
   “那有什么不好?夫人却大不以为然,你大姨夫要是不当上副省长,还在工厂里当总工,能住上二层小楼吗?子女能安排那么好的工作吗?从小就想当大官,那说明我大孙子有远大抱负远大理想。”
   “妈”,儿子却依然忿忿然,“今天第七节的体育课他又没上,还叫他妈妈开了张脚脖子挫伤的诊断书。跟他一起撒谎。”
   “还有更气人的。”儿子又说,“回来乘三路公交车,一上车一个大姨就给他让了个座。可是后来上来一位老奶奶。脸色腊黄,佝偻着腰,一看就是有病。我叫他给老奶奶让座。他却把脸往窗户外头一扭,顺手把扒下来的冰激凌纸往车窗外面的大马路上一扔,不理不瞅。就是不给让。”
   “行了行了。”夫人早对儿子不耐烦了,“他不还是个孩子吗?你还是大学老师呢,动不动就动野蛮。往后不许你捅他一手指!”
   正这时候,电话铃响了。
   又是老舅的电话。他的宝贝独生儿子,高中念不下去了,非闹着要当兵,可刚在消防连呆了不到半年,就说太苦太累又危险,左托人右托人调到运输连还不到五个月,又说除了学开车就是学修车,又脏又累不说,根本学不到什么高新技术,又闹着要往通信连调。
   儿子就没好气地说:“部队是他们家开的呀?说上哪就上哪儿?没当上一年兵,向家里要了多少钱?像他这样的少爷兵,到时候真打起仗来,能顶一个吗?还不得当逃兵呀?”
   “说什么呢你?”夫人虽然也觉得老叫她出头去找在部队上当领导的大舅托关系不好,可是又拗不过小弟弟的苦苦哀求,所以心里烦燥,就更不乐意听儿子说的话了。
   “和和平平的年代,有什么仗可打?你大舅都没说啥呢,你跟着瞎掺合啥?叫你给你二舅的外甥上教务处说个情,别取消外语考试成绩,你到今天也没去。小纸条也没收了,也批评教育了。罚点款也就行了吧。干嘛非得取消人家考试成绩?”
   “妈,你咋不问问,在大学读了三年,他上了几天课?”
   儿子对他的这个小表弟特别地看不上,一个寝室四个人合买了一台电脑,二十四小时轮流不停地上网打游戏,轮到谁谁就不去上课。有的干脆就在外面租了间房子,和女朋友过起小日子来了。就这么学习,你说他们能学到什么?考试不靠打小抄靠啥?
   “那都怪你们学校管理不善。靠取消考试成绩就解决问题了?”夫人撇了撇嘴,“上个礼拜机关党委上我们单位来考政治时事,还是上面来人监堂呢。谁不抄?不抄谁也答不上来。我们领导就很开明,他说抄一遍也有好处,也能受受教育。总比啥都不知道强吧?你呀,你和你那老爸都犯一个毛病:杞人无事忧天倾。啥啥都看不惯,专门爱钻牛角尖儿。多看点光明面,少看点阴暗面。别老是戴着一副有色眼镜到处吹毛求疵!”
   “妈,我们系王老师的孩子从财经大学毕业,她想上你们银行工作的事,你给向领导问了没有?”
   “人情费至少得十万。他们家认可吗?”
   “十万?”
   “这还是内部价呢。我一个同学的儿子,今年上北京参加艺考,光打点评委就得花二三十万呢。现在哪不浇油哪不转。”
   “早晚得转死他们!”儿子忿忿然地骂了一句。
   “要想不花钱也行”,母亲说,那你得叫最高级别的大领导给说句话。可以不走市场经济。
   “狗屁市场经济!”儿子又骂了一句粗口,一甩袖子,走人了。
   坐在电脑前的淳于教授,本来是想为撰写拯救历史建筑实施方案查找一些资料,却被网上的一段文字震惊了:1870年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在街头上看见一群来自小小岛国的日本人,在忙于翻译典籍和制度,一群来自天朝大国的中国人,在忙于做买卖挣钱,就说,三十年后,那个东方小国,必定要打败那个东方大国。结果不到三十年,甲午海战中,北洋水师全军复没。
   淳于教授的眼珠子直了,他眼前又浮现出他在日本国碰上的几件小事:
   公共汽车里,几个小学生直挺挺地站立着,后面的两排座位却空着没人坐。因为那是留给老年人的座席。
   幼儿圆的操场上,一群孩子光裸着脚丫站在雪地里锻炼,细嫩的肌肤冻得发紫。却都直溜溜地站立着,没有一个人龇牙咧嘴。
   一个十几万人参加的体育运动会,结束以后,偌大的运动场上,光溜溜的竟好像根本没有人来过一样。一位西方记者在报道此事时,最后一句话竟是:一个可怕的民族!!
   淳于教授的心像被什么东西猛地剌了一下。眼下,他正在不遗余力地忙于拯救历史遗迹。可是,如果历史真的会重演,那么三十年以后的历史,又该怎么去拯救?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稍等一分钟,可以吗? 下一篇:乡三爷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