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乡三爷

乡三爷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故乡有个乡三爷。
   他为什么会叫乡三爷,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是什么,更没有人知道。
   他没有妻子,也没有儿女,孤寡一生。但大家当面都尊他“乡书记”,故乡十里八里,无人不晓。
   大家只知道他衣着破烂、会唱几首小曲、收了很多徒弟……他是乞丐,但又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乞丐。
   小时候,我们都看到他,只要哪家哪户有红白喜事,他必到无疑,特别是红喜事,比如哪家结婚办酒、哪家生孩子办酒、哪家做寿办酒……他的消息总是那么灵通,仿佛到处有他的眼线,路程再远他都晓得,都会赶来喝几杯。别看他衣衫褴褛,主人家总把他待为上宾,一来他懂规矩,总会包一个小的红包,买一挂鞭炮来祝贺;二来主人家也怕他,据说他会很多“邪门歪道”,比如“弄毛霸”(邵东方言,他的小红包一定会换回一个大红包,如果主人不懂规矩,他就会弄毛霸,使主人家以后有灾难),所以主人家一般不敢怠慢他,生怕他一不高兴会带来日后的诸多不安;三来他会唱几首小曲,酒到半酣,他来几句助兴,大家都不亦乐乎?我们小时候听他唱得最多的就是《东方红》。
   正因为他会很多“邪门歪道”,所以他也有很多亲崽亲女,有很多人拜他为师。
   故乡还有个乡三爷。那就是我。
   因为我小时候家境贫寒,兄弟姊妹众多,我穿的衣服基本上都是哥哥穿过的旧衣服改小的,那衣服上面布满了补丁。所以小时候的我,也是衣衫褴褛,加上我不会干农活,父亲戏称我是“乡三爷”,一传十,十传百,哪想这个名字伴随着我几乎整整三十年。今日回故乡,已经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外号,但儿时的玩伴有时也时不时地蹦出一句“乡三爷”来。长大了,我一不小心当了教师——什么太阳底下最神圣的职业,我总觉得受之有愧。教师也是一个职业,工作了25年,每月能领3000多块大洋,糊口而已,什么高帽子我都不要!我今天尽管没有穿着破烂,但也没有衣着光鲜,因为我没有足够的钱来光鲜;我也会唱好多小曲,特别钟情于《走进新时代》;我从教25年,弟子将近6000人,比乡三爷不知要多多少倍……
   前些天回了一趟故乡,听母亲说,乡三爷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没有人知道他死的原因。我不禁悲从中来,人生一世,草木一春。那个乡三爷死了,我这个乡三爷还活着,行尸走肉般的活着。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雀巢】拯救(小说) 下一篇:最美环县文昌阁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