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梧桐】柳絮儿飘飘(微型小说)

【梧桐】柳絮儿飘飘(微型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待在人群中,却感到浓浓的孤独;我坐在你身旁,却深深的思念着你。
   ——题记一
  
   说文解字云:也,女陰也。象形。
   ——题记二
  
   还没见到张也,柳絮儿就己经为他笑弯了腰。是的,嘲笑。
   絮儿父亲是大学古汉语教授,学问功夫在省城乃至全国都赫赫有名。絮儿从小牵着他爸的衣袂,小小年纪,水灵的似根葱,却满脑子的古汉语,而这,正是絮儿嘲笑张也的主要原因。
   “沒文化,真可怕”。絮儿看到张也名字的时候,正坐在新生报到的条桌旁边。
   没错,絮儿的家就在这所大学。她呢,近水楼台,读了自家所在的这所院校。班主任絮儿是认识的,所以学校还没开学,班主任就给絮儿安排了一些为迎接新生必须要做的工作,毕竟,方便嘛。
   絮儿文静、可爱,也不乏热情。于是,她就协助着年轻的班主任,里里外外做了不少预备工作,然后,日历也就翻到了开学。
   絮儿坐在条桌后边,迎接来自天南海北、五湖四海的各色同学。等人的间隙,絮儿就见缝插针研读各位即将成为她的同学的新生的姓名,于是,絮儿就看到了张也的名字,絮儿就笑得有些肚子疼。
   絮儿为张也的名字笑得花枝乱颤的时候,张也正在家里的猪圈出粪。张也的父亲走了五年了,他想赶在离家前,将家里的重体力活尽量多干一些。
   猪圈里的粪并不多,因为张也前两天刚出过。按理,今天还不到出粪的日期,但是张也想着他这一走,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回来,所以,也就尽量努力着多做一些。
   家里有一个老母亲,还有一个算是有点文化却残疾着的哥哥。
   学费是东拼西凑的借来的,还好,总算借来了。张也听说学校有助学贷款,他想好了,一到学校,就先贷款。母亲和哥哥的日子,已经够苦了,不能让他们为了他,再苦啦。
   张也是山里娃,名字却洋气的有些不像话,这其中有则故事。
   小时候的张也,上房揭瓦、调皮捣蛋,野的不像话。到了要上学的年纪,也还没有正经大名,父亲瞅瞅上蹿下跳的儿子,说,是个野小子。就叫野吧。
   于是,张野,也就成了一名小学生。
   张野的哥哥腿有残疾干不了重活,却是高中毕业,在村里的民办小学当教员。哥哥看到张野的名字,觉得太野太蛮,于是手一抖,将花名册上的“野”改成了“也”。哥哥想,之乎者也,那不都是文化人的词儿嘛。于是,“张野”也就成了“张也”,成了一个名字都跟“之乎者也”沾边的文化人。一旦名字跟文化沾了边,读书后的他,似乎还真的有些与众不同。
   这与众不同的主要表现,就是张也学习成绩好,以至于一路高歌,成了山里罕见的一只金凤凰。
   张也要去省城读大学了。一家人,乃至全村全镇人,都有些喜气盈盈。有一天,邻居的二贵登门祝贺,不知怎么,就说到了张也的名。
   二贵说,要我说,张蛮的功劳大大地。要不是人家笔下一抖,将“野”改成“也”,不定张也能不能上大学呢。又说,要我说,取个文化名,比甚都要得。
   跛着腿的张蛮,就很有些自得,自得于自己的有文化,自得于自个的好脑瓜。
   张也出门上学的那天,全村的人都出来送行了。这么多年了,这个山村哪里出过大学生啊。张也迟到了整整两天。等他到学校的时候,他不知道,他的名字已经成了一个小范围的笑话。
   其实,也不怪柳絮儿。柳絮儿只是跟她一个特亲密的闺蜜偷偷说了句悄悄话,闺蜜又悄悄着对她的另一个闺蜜说了说。另一个闺蜜,又悄悄着对她的男友说了说,他的男友,又……于是一传十十传百,有关张也名字的笑话,被传播的范围就越来越广。
   要说也都没甚恶意。要说身高一米八、长相帅帅的张也,完全可以将这些无厘头的小道消息,当成耳旁风。
   可惜张也是山里娃。在山里的时候,他可能很疯、很野,然而一旦进了城,他却成了另一个人。他申请了助学贷款,吃穿用依然紧张。他想学其他同学的样找个家庭教师做做,家长们一听他的山里口音,个个走得像阵风。
   他感到孤独。呆在热闹的宿舍里的他,是孤独的;呆在人员满座的教室里,他还是孤独。没有孤独过的人可能不会想到,孤独,它确实是会要人命的呀。
   时不时地,我们总会听说,某个卓越的学者自杀了,某个天才少年自尽了,你以为原因是什么?归根结底,孤独也。
   张也孤独。有好事者爱开玩笑,给张也取了恶俗的绰号,“桃花洞”。张也知道后,抡起拳头,那人就歪了鼻梁,流了鼻血。不过“桃花洞”的绰号,却是不胫而走了。张也被系上请去再回来后,脊梁上就背回一个处分来。毕竟,动手伤人了嘛。
   偌大的校园里,明目张胆接吻的、手拉手一起欢快地去看电影的、一男一女为琐事争吵斗嘴的,整天沸沸扬扬,热闹的快要翻天。可惜张也却只是孤独,孤独的快成了独行侠。
   可爱的柳絮儿、甜美的柳絮儿、俏皮的柳絮儿,一开学就被一群又一群的帅哥进攻和包围,整天疲于应付。早已对张也的姓名,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了。
   对柳絮儿来说,张也只是她生命中悠忽而过的一个快镜头。这不可能,也绝无可能,会和她之间没有任何瓜葛。
   转眼到了春天,柳絮飘了,花儿开了。张也,也似春天的一瓣柳絮,飘飘摇摇着从高空坠落。只留下一页纸。纸上说:取笑,有时候是会要人命的。我,就是被你们笑死的。
   纸上还说:每天,我坐在你们这一群人中间,却深深地思念着那些久远的、美好的,属于人身上所应发出的味道。可惜,我闻不到。所以,我选择坠落,如柳絮一样飘摇着坠落。至于你们,爱笑的话,就尽情笑吧。我在遥远的天国,欣赏你们三月春风里的灿烂笑颜。
   柳絮儿飘飘。分明,春天已经到了呀。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最美环县文昌阁 下一篇:【晓荷·回家】回家(征文·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