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月光】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小小说)

【月光】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信步走过垂柳吐绿的画面,风轻柔地把我的脸推向一旁。刚刚过肩的长发舞蹈着,面相秀气的姑娘缓缓抬起手将几丝调皮的黑发捋到耳后。她静静地坐在路那旁的长凳上,仿佛整个世界都为她静止,又好像偌大的宇宙只有她一人,又是她。
   我叫小G,喜欢散步,就在前几天一走到这里就会发现这个姑娘的身影,是很安静的女生。并不是说我了解她的性格,而是只要她坐在那,就有一种感染力极强的安静的气质,总能让看到她的人感到莫名的心定。好几次我想跑过去问她为什么一直坐在那儿,是在等他的心上人,想一些困扰她的琐事,也或许和我喜欢散步一样仅仅因为喜欢。她就像一团雾让我忍不住想一探究竟,而当我离她只有像现在这样的马路之隔时却又迟迟不敢靠近,唯恐她把我当成怪人从此消匿踪迹,那么聚拢在我心头的雾就再也没办法散去了。
   “嘿,我注意你很久了。你叫小G对吧,就住在附近?”这人正是安静小姐。被先发制人的感觉不好受,不过和一漂亮妹子搭讪又的确让我在手忙脚乱、摸不着头脑之余有点小惊喜。“没错,我是小G,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她定睛看了看我,突然莞尔一笑,可爱却不黏腻,魅惑但无妖娆。“徐慕。”说完之后我们边走边聊,她说了很多,从南湖的水,西山的钟楼,到致远路名声大噪的茶屋甜点。细微之处总能有独到的见解,有理有据,言辞平实,引人入胜,就像她与生俱来的气质无需过多装点便足以羡煞旁人。
   很快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伙伴,她的烦躁和委屈全部向我倾诉。偶尔打电话找我,打不通时就发来大段的文字,我事后看到会很认真的逐字逐句看完,再耐心的安慰她,直到她重颜欢笑。
   上帝在给予她生命的时候兴许觉得把她创造的太过美好,就给了她一段凄惨的人生。她多情又多金的爸爸爱上了一个很年轻的女人,就把她和她妈妈抛弃了,是徐妈妈到处找兼职把她养活大的。大人离婚时她还不懂什么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也就没把这当成事。有人问起她爸爸,她就回应:“我是我妈一人生的,没爸。”知晓内情的人见她这般洒脱也不好说什么。
   眼看好景来了,她上了大学,可以为妈妈分些担子,而且已经有公司和她签约毕业去工作,她爸爸却回来了。那个年轻女人霍了他很多钱,见他公司经营惨淡面临破产,他也没有重办企业的念头就又找了个有钱老男人跑了,还把他所剩不多的家底一并卷了去。徐爸爸没地儿去又返回来找徐妈妈,她妈妈居然同意了!徐慕在说起这些时,浑身止不住的颤,那是我第一次从她眼里看到愤怒,尤其当她提到徐爸爸的时候形色之间不经意流露出的恶心,就像是不小心吞了一颗坏掉的花生。
   她管徐爸爸叫“那个男人”,她这样说:“没钱想起我和妈妈了。即使妈妈原谅,我也不会接纳他。那个不负责的男人凭什么赖着我妈那么好的女人。”和她接触久了我知道她心里的苦,可这次我真没安慰她的法子,便一把搂过她的肩膀说:“那当然了,你和你妈一样都是好女人。”又是一夜宿醉,但我知道只有这次,我不能挡着不让她醉,兴许醉了她心里才会舒坦。
   看着躺在沙发上双眼迷离的她,就像清风徐来荡漾的水波,闪烁的大眼睛里一直有泪往外喷涌。我说:“徐慕,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知道吗?能不能别让我看见你这么软弱的样子,害我想保护。”她嘿嘿直笑,揉搓着越来越蓬乱的头发,不说话。我知道她醉的时候也能听到别人说话,可我还是抱着侥幸心理一吐为快。
   暑假一晃就到了底,我们约定寒假回来再相聚。记不清没有她的学校生活我是怎么熬过来的,比起徐慕好像也确实没什么值得我挂念的东西。寒假逼近,我考完最后一门试就急冲冲背上提前收拾好的行李回家了。
   我去徐慕家的小区转过很多回,她却再没回来。也许徐慕找到了更好的归宿,不回来也好。我这样抚慰自己。散步去了初遇的街道,望着路那边空空的长凳,我没有了顾忌走过去。摸着掉了皮裸露在外的木头似乎能从中寻到她的气息。
   一个活泼的小男孩跑过来问我:“你是小G哥哥吗?”我一脸和气,用和小孩子说话的语气对他说:“是啊,你怎么知道?”“有位叫徐慕的姐姐说见到一个喜欢戴黑帽子的叫小G的帅哥哥把这个交给他。”奶声奶气的小家伙递来一封整洁的信笺,封皮上写着秀气的“小G启”,我一眼就认出是徐慕的笔迹。哄走小家伙,我急迫地打开来看:
   亲爱的(如果你不介意我这么叫):
   是我失约了,对不起。现在的我需要承载的太多,我真的没办法允许满身疮痍的我一直活在你的世界。
   其实,遇到你那天就是爸爸回来那天,我坐在长凳上思绪万千,希冀着能逃避一切。你总是盯着我看我怎么会毫无察觉,莫名的想要认识你,那应该是我做的最对的事吧。
   你是防空洞一样的存在,我时常想最艰难的那个月如果没有你在身边我会堕落成怎样。你放心,我会回来。你若真心爱我一定愿意等我对吗?一年之后我会收拾好心情给你一个完好的我,那时的我全部属于你。
   徐慕笔
   我欣慰地叹口气,望着不知她在何处的远方。一年,我愿意。这次,别再失约了。
   不远处有滩未命名的湖,清风吹来,拂过水面,荡起阵阵涟漪。然后它一直吹一直吹到我的心坎。我仿佛能看到一年以后的你坐在长凳上冲我安静的笑,美得心碎。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短文学】撞出的爱情(小说)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孝道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