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风飞

风飞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早上,露水未干,天际有一线光,红霞满天。
   山峰矗立在平原一角。稀稀疏疏的树木或在田埂上,或在道路旁,或几棵聚在一起,聊聊黑暗、黎明、白昼。树叶摇动,有的经不起折腾,便簌簌而下,像穿着绿衣的精灵,挥动魔法棒,给大地涂上五彩缤纷的颜色。黄色的小草尖刺破枯黄的落木,歪着头,努力嗅着清新的空气。虫子在泥土里翻滚,沾一身泥,洗去俗世的气息。蚯蚓在黑暗里前行,路过一站又一站树根、草根。没有人知道蚯蚓在穿越泥土时在想什么,正如列车在隧道里呼啸而过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司机为什么拧着头。
   靠近水的地方,螃蟹挥动大钳在切割泥土,一刀一刀,吓得鱼儿不敢靠近。旁边的水草左右摇摆,在纠结是要和鱼做朋友,还是屈服于螃蟹的钳子。湖里,水波动的非常厉害,虾子站立不稳,随着水流漂向远方。腐朽的落叶被毛毛虫当做一叶扁舟,去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看看。枯枝落入水里,咆哮了青石和山间,像机器磨擦的声音响彻山谷。阳光避开所有阴暗的角落,在有光的地方泼上或大或小的光斑。石板路上的细小的连显微镜都看不清楚的沙粒、土粒都被空气卷起,抛向空中,凌乱了金色的光线和透明的光阴。架在树叉上的鸟巢被分崩瓦解,一根根褐色、白色的树桠、树叶飞落,鸟儿被惊起,像溪流缓缓摸着石头的撞击声从鸟儿尖尖的鸟喙里发出,震飞了在往山下走的人的衣袂。山下,豪车被嘲笑和羡慕、嫉妒掀起,整个车都被砸出一个大坑。然而公交车和自行车无恙。安然站在车棚下,接着一个一个的人离开这诡异的山头。太阳蹒跚着脚步,愁眉苦脸,光瞎了人们的眼。朱色的古香古色的大牌坊被蒙上一层轻沙,又一层轻沙,一层又一层。天空慢慢变黄,太阳不见,弯曲折回的山路不见,隐在深山老林中新建的金灿灿的大楼也不见。烟花灿烂山谷,却也只闻到一丝丝清淡又呛鼻的味道。那味道弥漫着,时而在山崖底,时而在水沟里,时而在云彩中,时而在花朵上。花瓣纷飞,散落在路灯上,盖住泥土,腐烂了,连渣都不剩。空气中没有了花香,一股腥味飘逸在小路上,难受得眼睛挤出几滴千金难买来的泪水。各种味道、花瓣、树叶、垃圾、粒子被卷起,掩盖了光。天暗了,也不见星星,霁月。
   乌云密布,一坨一坨挤在一团,不断的向大地压去,那雨,不一会儿,就唰唰的,哗哗啦啦的下来。下了好久。什么都湿了。水漫漫涨起,把动物往绝路上逼,那水专门从山路上漫过去,草木的肚子被撑爆,一具又一具尸体,横七竖八。那些导管的水冲天而上,纤维一根一根断开。厥类植物和各种花草被水弄得呛鼻,果子掉下来。松鼠爬上树,回头看,看着松果在水里沉浮,泪流满面。猴子、猩猩在树上搔头弄耳,在相近的树木上飞来飞去,好不着急。树濑趴在树上,不知所措。
   可无论树上的动物如何逃命,水还是往上漫。落叶在水里沉沦,枯枝啦啦而下,那些动物绝望的落入了水里。水终于漫上了山顶。从山顶上看,浑浊的汪洋与河流、大海连在一起,都是水。人们坐着冲锋舟,离开这里。动物想爬上去,求人类救命,然而大锤重重砸下,痛从肉延伸到每一寸经脉上,母猴哀声绝绝,看着冲锋舟远去。粉色的小猴娇喘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能即将长眠时,才知道这些绝望,才懂母亲眼角晶莹的一滴泪。
   时间过了好久,水慢慢退去,诡异的声音在山谷呼啸,泥土滞在山沟里,一具具的动物尸体凌乱在树林间。乌云散去,太阳重新出来,一丝丝阳光像飞舞的彩布条,优美,翩跹。那些逃走的人又回来,一声声叹息,经久不息。叹息这片森林,这片山。衣袂纷飞,浓重的不自然香气飘荡在空气中。花朵闻到,黯然神伤。不久花便凋零了。树木刚刚新长的叶子一片接着一片,落在人们的头上、肩膀上。人类在这呆了一段时间。在这里走走,那里走走。他们在可以看见蓝天的树林里穿梭,脚底下,沾满新鲜、腥味十足的泥土。山并没有多高,但山势巍峨,像一头牛在水塘边卧着。人类爬上了山顶,眺望平原、大江、海洋。平原的阳光在移动,大江在弯来弯去,海洋上一波一波的的大约三层楼高的浪花朝金黄色的沙滩撞击而来,十分吓人。人们见这些植物动物已经逝去,都百无聊赖的下了山。一路上叽叽歪歪。下山的公路已被洪水冲烂,车子上不来,所以人们只能走下去。
   时间又过了很久,大约几年。几年后,这里大干旱,小麦抽不出麦穗,也只有半米高,面瘦饥黄的样子。然而它们却在舞蹈,麦浪一茬接着一茬。很美很美。山下的人却着急,像是火在屁股不断燃烧般。他们在一天聚在一起,商量面对干旱的对策。吵来吵去,村长决定带一批男的进山找水。然而,虽然树木还在,但是,却干枯的要紧,似乎一点烟吹来,便会燃着。所以,这山还有什么水!只有那些土粒在空中旋转。人们果然找不到水,无功而返。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在田埂上的荒草连牛都不吃。瘦得见骨头的兔子晕倒在田埂边。蛇爬过来,吞了口口水,思绪良久,只好悻悻离去。于是人们天天都能捡到兔子食用。但土地还是干的,那裂缝深不见底,伸手进去,若有若无的热气从底下窜上来。
   用抽水机,排一条长长的管将水抽到田地里。于是,人们又去到大江去看。几百米的大江只剩下一米多宽,涓涓细流。这点水,工厂在抢,城市也要,上游已被截止,可怜这片大平原,只能口渴。但这里还有汪汪大洋,人们一想,只能靠这拯救土地。可是,海水是咸的,土地怎么敢喝!宁愿死去,都不曾要一口水。
   就在人们接近绝望时,麦田传来淡淡的麦香。海洋的水漫上沙滩,不是咸的,是苦的,却也是淡的。大山、平原、大江的生物得救了。只有人,通过水塔净化水来活着,默默无语。
   又是一天,夕阳西下。麦浪阵阵,孩童躺在麦香里。崭新的板油路绕过山峰,跨越大江,连接未来。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小幸福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鸡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