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丁香】老三婶的泪(小说)

【丁香】老三婶的泪(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哎,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过了?”老三叔把手里的烟锅子在鞋后跟上敲了敲,烟灰落了一地。他把烟锅子往手边的袋子里一塞,慢慢向着村子的方向走去。
   现在村里用烟锅子抽烟丝的人只有他自己了,站在人群中很像个古董,总会惹来许多好奇的目光。而老三叔并不老,只是大家这样习惯下来的称呼。一开始有人因为他的怪异嗜说些玩笑话,老三叔只是笑。但老三婶可没有老三叔的寡言厚道,只要传到她的耳朵里那就好比捅了老虎屁股。老三婶的外号叫“飞天烙铁”,凡是过手的人和事,都得掉层皮!平时面子里子都挣得足足的。从她嫁到这村里,别说是正儿八经的人,就是那些有名的泼妇地痞也是避之不及。那份霸气绝对是靠智慧和生命拼来的。凭这份劲头,她家的日子过得比风生水起,尤其她有一手侍弄烤烟的手艺,更是无人能及;这也是老三叔不吸烟卷整天叼着烟袋锅子的缘故。说来也怪,看似两个人的脾气性格有天差地别,偏偏忠厚的老三叔就由着老婆闹腾,火爆泼皮的老三婶也从不嫌弃老三叔的木讷,家里的日子反倒是过得笑盈盈的。
   更让两个人长脸的是,婚后夫妻二人生了一对人人称道的好儿女,女孩叫文芳,男孩叫文斌。儿女是孪生子,长得清秀,品行也是不同于他们的父母。两个孩子为人处世既不失母亲的精明,又传承了父亲的忠厚。左邻右舍七姑八姨除了心里暗暗羡慕,也惊讶造物主的神奇。老三婶的耳朵长着呢,知道乡亲们对自己又恨又嫉妒的原因。“哎,天生好命啊,找哪里说理去呀!”老三婶说这话时最喜欢扎人堆里,从不去考虑会不会刺伤到别人的神经。
   可就是这么一个彪悍到骨子里的人,最近一个多月却没有出现在人群里。出门进门跟外面打交道的事情都是老三叔在操持,这令人感觉里跟塌天了一样稀奇。大家偷偷猜测着什么原因,交好的乡邻也只能偷偷问老三叔:“婆娘病了?”那也只是在偷偷问,怕人多嘴杂传到老三婶耳朵里。这样的问话就是出于关心,落到老三婶嘴里那也是咒她一样,“飞天烙铁”哪能饶了你。
   问也白搭,老三叔只知道打哈哈不说话,也知道问话的人多少带些猎奇的心里。况且老婆那么爱面子,她不说,老三叔怎么会先说出来呢!
   “小斌得了这病,不是光要他的命,早晚也得要我的命,老三啊,我这脾气得罪了一圈人,这会让你落到人眼里了。我是心强命不随啊!”想起这句话,老三叔的眼泪呼呼地流出来,好在大冬天的冷冷寒寒,村里村外没有闲人逛荡。老三叔索性不去擦泪任它流下。
   怎么会不知道老婆的脾气得罪人呢?但是他也知道她从小失去父亲,十几岁上母亲又得了大病,家里只有姐妹俩,妹妹年龄小而柔弱,其实是老婆从小自立门户长大,在一个杂姓大村里讨生活养成了现在的性格。老三叔心里一直像父亲一样包容着她,从心里怜惜自己的老婆,从不去忤逆她的心意。所以即使是儿子得了白血病这样的大事,他也听了三婶的话,从不去向任何人哭诉或者求助,别人开玩笑问他什么,他也只在心里默默流泪忍受。
   远远地看到村头的大国槐了,老三叔忙用衣袖把眼泪擦干净。“不能让人看见啊。”在心里念完这一句,老三叔提了提精神加快脚步走去家的方向。家里老婆还躺在床上,心火太大、劳累再加上吃不下饭一下病在床上。老三叔忙啊,跑医院陪完儿子,带着女儿做检查,再趁着小姨子一家去替几天,他还要回来看看卧床的老婆,顺便收拾收拾东西。人一恍惚就迟钝,老三叔只顾自己一路走一路悲伤,根本没感觉到到身后跟着村长。
   老三叔走到家门口时,焦灼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看着锁着的大门禁不住又叹口气,这是老婆的要求,不让别人来家里走动。这也说明从他去医院到现在几天里,老婆就没出过家门。老三叔摇摇头,伸出手将挡着门锁的小铁窗向旁边一推,然后捏住里面的锁,将拿出的钥匙插入锁孔,轻轻一转就打开了。他把锁向上一挑,锁就落在手心里,轻轻一推门就露出了一道缝隙,仅仅容得下一个人侧身而进。
   “老三!”在老三叔举步进门的时候,忽然有个人从身后拍了他一下。老三叔哆嗦了一下,回头看看原来是村长。“老三,我跟了你几次了,你说咱们还是没出五服的兄弟。你家里有事咋这样躲躲藏藏?没拿兄弟当人啊!”
   老三和村长也是从小玩大的伙伴,只是老婆娶进门后老三由着老婆当家折腾,他家都成了村里的刺头,见面多了尴尬,来往也就慢慢少了!“我、我、我……”老三叔再忠厚也知道老婆说的话是不能原原本本说出来的,一时也想不出什么理由,结结巴巴吭哧着。
   “哎,老弟,进屋说吧。”老三叔心一横,让了让,倒是没有半点虚伪,因为村长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估计什么也知道了!
   看着这段时间里老三叔和老三婶的做法,村长心里自然知道他们夫妻的想法。“就这里说两句吧。”村长在街门的台阶下站着,把手伸进棉大衣的口袋里,抽出一个鼓鼓的大信封,塞到老三叔的手里,“我跟你几次了,知道你去医院。你说你孩子病了怎么不说话,人多主意大,托个关系都方便呢!你们俩咋自己死扛呢?这是我们村委会几个人还有几个兄弟凑得,你先拿去用。我医院有熟人,专门去问了问,小斌得了这病要骨髓移植,小芳配型合适也需要好好养着呢!”
   老三叔鼻子一下子酸了,手哆嗦着试图把钱递回去,村长说:“拿着吧,不是给你花给孩子看病的。”
   门哗啦一声被拉开,老三婶一下子出现在那里。她的出现让经过大场面的村长呆了:一个那么丰腴干练的中年妇女经过一个多月的折腾,已经瘦成了纸片!
   老三婶在家里哪里躺得住,总是自己披衣在院子里踱步,天天捏着指头算计着老三叔回来的时间。想必她听到老三叔开门声久了,等不到他人进来,自己就走到门口了。
   “嫁过来二十多年,我第一次看到老三家的不会说话了!真真的啊,一个字说不出!我想我和老三说的话被她听到了。”村长给村委会开会的时候说,“第一次看到人会瞪着俩大眼流眼泪啊!哎,从小顶家过日子的女人不一样啊,不像咱们的那些老婆,哭起来抢天哭地连比划带说,老三家的只流泪啊!”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清韵】纸玫瑰(小说) 下一篇:【流年】年审(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