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流年】年审(小说)

【流年】年审(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周末一大早,卧室的窗帘被拉得变了型,美丽的图案瞬间四分五裂。瘦小的袁小龙睡梦中被高大的黎丽喊醒,冷嗖嗖的不是初春的寒气,而是媳妇脸上喷发的怒气。
   “跟你说了一百遍,干什么事都要小心点,又被罚款了,去个机场送人也被罚款,你还能干个啥?”黎丽一手抖落着罚单。她越说越气,恨不能把另一只手上的抹布扔到袁小龙的头上。
   “这次你不能怪我,是送你家亲戚去机场,可你的贪婪亲戚,哇塞,东西带的太多,我好心把车停的离候机厅门口近一些,谁知道他娘的机场改规矩了,第一道线只准停巴士和的士了,社会车辆进去一律罚款。姑奶奶,深圳机场这孙子够狠,摄像头和机枪一样架在出口处,见一个扫一个,通通地中招,一次300元,初次也不饶。”袁小龙大声自辨,非常委屈。
   “也就你装孙子,难道路上就一点提示都没有?”
   “赶飞机本身就急得鬼吹火,又是晚上,谁顾得上看?再说前几天还是可以停的。”
   “你不知道咱这里的事,哪个规定有延续性?你以为每个道道都和你脸上的褶子一样清清楚楚?随时都会变,这叫与时俱进。”黎丽突然冠冕堂皇的说教起来。
   “你也不能通杀,独生子女的规定就时间蛮长,三十年超过了。”袁小龙逮住机会不依不饶。
   袁小龙和黎丽是一对欢喜冤家,这两个成长环境相同的年轻人都是自小没离开水乡的莞城人,自打经人介绍认识到结婚过日子,几乎隔三差五就吵一次,小吵自己欢,大吵一起乐,如果几天没吵,那一定是哪个人离家出走了。当然一定是出差,如果没有补助,打死两个人也不会轻易出门的。
   小两口的争吵说来很有趣,都不是为家里的琐事引起,大多是在外人看来是一些不起眼的鸡毛蒜皮,或者是天经地义的事。而经过他们的争吵往往会变成了对国家有关政策的考量,既在一些具体地方执行的解析和理解,甚至是质疑的课题,真是岂有此理。
   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媳妇黎丽属虎,她整整大属蛇的袁小龙三岁。按袁小龙的话说,他爹之所以看上黎丽,是因为她的生辰八字,他爹说她可以给他们家带来比金子还珍贵的宝石。结果还一语说中,结婚第二年,黎丽就给他家添了一对双胞胎大胖小子,乐得老爹的嘴从此再没合拢,见人就笑,经常笑过了头,笑得样子很吓人。
   也正因为如此,黎丽在他家的地位比婆婆还高,加上她本身大学毕业,学问不低,这袁小龙从此更把黎丽看高一线,连他的父母也说,咱们家以后的大事,听你媳妇黎丽的一定没错。
   这不,送人罚款的事又让两口子吵起来了,吵着吵着又和国家的规章制度干上了。其实缘由很简单,袁小龙的车要年审了,六年前买的车,按规定每年都要年审了,而年审前必须缴纳年度内的违章罚款。本来他的车已经有个外地的罚款200元,这前两天送娘家人,又多了一个300元罚款,怎不叫黎丽呱呱叫?
   袁小龙是文科生,管理专业毕业,不但为人精明,什么事都特别较真,喜欢刨根问底,总是在细节处提出疑问,有时自己想不通就向黎丽埋怨。黎丽是个理工女,学的是材料力学,看问题的方法偏向哲理,总倾向用数据说话。两口子每次说着说着就变成了争吵,现实生活中的电视连续剧就这样在不经意中拉开了帷幕。
   车要年审,天经地义,交管部门为防止车有隐患,对凡是超过六年的小车均要一年一捡,可袁小龙有他的理由,说出来也不无道理。
   “黎丽,你说这是不是一刀切?有人开车一年不停,春去青海湖,秋去莫干山,自驾走遍大半个中国,五万公里都挡不住。这类车当然必须年审,以防不测。而像我们家的车就是接送个孩子上下个班,平时里也没地儿去,一年最多跑五千公里,有时四千都不到。可按规定也要每年去年审?真是当了冤大头。”袁小龙越说越激动,五官浓缩得像一幅打靶图,一圈一圈的,可清楚看见中间的红鼻头。
   “你这是把个性与共性混淆,属于无厘头投诉。当然你有你的道理,但作为管理者,那样做会无形增加管理成本,因为每个车的数据不同,处理起来会很麻烦。”黎丽耐心的解释。
   “麻烦什么,车一发动,所有的数据都出来了,数据往电脑里送一下,很快就OK了。”
   “小龙,你太天真,按你的做法,他们到哪去挣验收费,一台车年审220元,你数数看,一年多少车要年审?”
   “我说媳妇,不愧老爸说你聪明,你一张嘴就盘算起全国的生意了,全国要年审的车多得是数不胜数,这个汽车验收一年的收入可真不少。”
   “你才知道?所以车管所那帮人哪里会管你用车的使用明细,放着现成的money不赚?”
   “是啊,如果我是车管所的主管,也舍不得丢下这块肥肉。但关键是这样做会存在让人发牢骚的理由。”袁小龙终于吐完了闷气,甩甩手臂,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得啦,总是门背后的英雄,你要真有能耐,真想解决问题,可以把你的想法通过微信发给政府有关部门,或许碰上来年开两会,哪个神经代表看到后,帮你扇扇风,比你闷在这里自己牙疼强一百倍。”黎丽开着玩笑狠狠地戏弄着自己的老公,一边说着一边催着袁小龙吃早餐。
   吃完早餐,袁小龙打开电脑,坐在沙发上认真地敲打起来,连什么时候黎丽在茶几上给他泡了一杯咖啡也没察觉。倒是媳妇在一旁催得急,“快喝啊,喝完咱们去你家看大龙,下午再去我家看二龙。”由于黎丽生的是双胞胎,他们将两个儿子分别放在两边的老人家里寄养。每到星期六,小夫妻就像赶集一样,上午看一个,下午看一个。他们把星期天则定为雷打不动的小日子,那一天是安安静静自己的小世界,安排看书逛街会朋友,四年多了一直如此,相安无事。
   “稍等片刻,媳妇,我写一个建议发到车管所的信箱,听不听是他们的事,可不说出来,我心里实在堵得慌。”袁小龙喝了一口咖啡答道。
   “真没看出来,你真写?还成精了。好,给你十分钟,我在楼下等你。”临出门黎丽转身嘱咐:“嘿,意思意思就行了,别太认真,出了这口气就算了。”
   一辆小车从小区开出来,上面是小两口的身影,袁小龙双手抓着方向盘,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
   “你那鬼建议发了?”黎丽轻声一问。
   “发了。”
   “发了就发了,怎么你模样变得如此严肃?”
   “媳妇,我可不想严肃,可是万一走了神,没注意到公路上的提示,哪天家里又收到了罚单,你能饶我?”
   “你呀,就这点本事,小鸡肠子。”黎丽温柔地戳了老公一指头,不禁笑了起来。
   又是一个周末的早晨,卧室的窗帘呈现出美丽的图案,瘦小的袁小龙从睡梦中醒来,他看到的依然是高大的媳妇黎丽。此时的她满脸笑容,只见自己心爱的女人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把头伏在他的耳边娇滴滴的说:“老公,你还真行,来信了,估计你的那个鬼建议发挥效用了,你获得了五十元的加油礼券。”
   “真的?是车管所来的信吗?他们的反应蛮快的。”袁小龙显得有点兴奋。
   “不是,和年审没半毛钱的关系。是银行来的信,他们对你网上缴纳违章罚款表示赞许,说你抽中了该奖项。”黎丽回答的很认真,说完诡异的一笑。
   已经起身的袁小龙听完媳妇的话,无奈地摇摇头,又重新躺下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丁香】老三婶的泪(小说) 下一篇:【笔尖】那年,今天(微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