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我多想骂你王八蛋

【故事会·文摘版】我多想骂你王八蛋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你有没有仔细的听过海的声音,对,就是那样的声音,尤其当你一个人呆在空旷的屋子里,床是大的,窗帘是打开的,窗户是落地的,暮色渐渐来临的时候。就是那样的海的声音,不是气势磅礴,亦不是软软绵绵,而是让人想哭的声音,那声音,就如常年在外的人听到的有人唱的故乡的歌,又如一个没有妈妈的人听到别人唱世上只有妈妈好,又如黄昏的寒风小巷,身穿单衣的你,听到慈祥的馄饨叫卖声。这些声音就是此刻海的声音,听到让人想哭,因为缺少了一个故乡,缺少了一个妈妈,缺少了一件厚的衣服,就像此刻的赵夕烟,缺少了一个李斯扬。
   “李斯扬,你这个王八蛋。”赵夕烟隔着落地窗,对着大海大喊,喊吧,多少爱,多少恨,都随那海水东流,永不回头。赵夕烟的双眼里,是一种叫做李斯扬的沙子,就那样哭了,李斯扬,这大概也许就是你是沙子,和着我的泪水,能建起我们的爱的小楼吗?不能,因为,赵夕烟又鼓足了劲,双手卷成喇叭状,对着大海喊道:“李斯扬,你就是个王八蛋。”然后,就站在那里,安静的,单薄的,柔弱的,寻找的身影,在这个空旷的屋子里,越发显得孤寂,渺小。而那个叫做王八蛋的李斯扬或者叫做李斯扬的王八蛋,此刻就站在门外,想要敲门,手又蓦地停住,僵在那里,就好像弹奏一首绝妙的曲子,下一个该是哪个调,一键成哀,一键成暖。你要知道,一般王八蛋是不受人欢迎的。
   天渐渐晚了,天渐渐凉了,赵夕烟站了许久,又转而坐在落地窗前,而王八蛋也顺势坐在了门外。爱过的人大约就知道什么叫做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了。沉默了许久,只静静看海的赵夕烟,此刻却打开话匣子,混合着海浪声,今夜大海都要睡不着了吧。
   “李斯扬,你就是个王八蛋。”赵姑娘的这声王八蛋叫的李斯扬的心无法给自己一个表情,若心也有表情的话。赵夕烟,你永远都是这么可爱,哪怕叫我王八蛋的时候,为何,我,从未听过如此好听的王八蛋,又为何赵夕烟,我又难受,在这海边,我难受的想让海水淹没我的双脚,让那冰冷刺入我的骨,赵夕烟,对不起。
   “李斯扬,六年前,你就不要我了。”
   “六年之间,没你的世界,不是好好坏坏,而是彻底坏了。”
   “要是我们就永不相见该有多好,那样,也许我就渐渐的将你忘了啊,六年不够,一生呢……”
   “可是,你又来了,六年前你带的是匕首,六年后,你带的是利剑,旧伤未愈,新伤又添,我差点死去。”
   “李斯扬,你从来不相信我,你若相信,就知道我不会那样,你那天也不会对我喊:
   赵夕烟,你不是应该善良的吗,你不是应该很爱我的吗,我知道我错了,可是他们有什么错,赵夕烟,他们有什么错?”
   “李斯扬,若时光可以记录光影,若你可以那时的带子,你会明白我吗?你会知道你究竟有多残忍吗?你就会知道那个时候的赵夕烟是处在怎样的黑暗中吗?你会觉得你错了吗?”
  
   “我有多想保护他们,多想保护他们,可是赵夕烟那样弱小,李斯扬又不要她了,这些年来,我总是梦到他们长大了,叫我夕烟,我给他们捉蝴蝶。”
   “可是,他们就那样走了,李斯扬,你知道当时我多想和他们一起走,反正你也不要我了啊。”
   “李斯扬,你真是个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你从来不相信我,不相信我,为何不相信我。”
   赵姑娘越说越委屈,眼泪啪啪地落下来,先是呜咽,后是小声哭,最后哭出声来:“王八蛋,王八蛋。”
   而门外的王八蛋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却因过于沉重的爱或歉意而微微颤抖,终于那只早该扣门的手微微抬起,静了几秒,爱有多重,大概就这么重吧,压得人连敲门这个动作都做不了,但是想护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大概就这么大吧,终于,那双修长的手还是扣门了,一声,两声,三声,王八蛋不好听,王八蛋敲门的声音还是挺好听的。
   敲门都不应。赵姑娘是哭傻了吗?哭累了吗?是有些时间听不到她哭了。轻轻推开门,李斯扬的心一下子就紧了,赵姑娘哭的趴在地板上睡着了,娇小的一小团,像是没有人要的可怜小狗,脸上的泪痕犹在。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刻的李斯扬的确哭了,静静地无声地哭,他俯下身去,将他的小太阳轻轻抱在怀里,做她的床,地板太凉了,赵夕烟,王八蛋不会离开你了哦,永远不会。
   第二天清晨。
   “李斯扬,你真是个王八蛋。”这王八蛋究竟有几层意思,自己猜吧。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雀巢】谋财(小小说) 下一篇:那个老死不相往来的约定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