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那个老死不相往来的约定

那个老死不相往来的约定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翠是一个成功的业务经理,每天出差,见客,食饭,电话不断,根本无暇回首往事,然而……
   那一天,翠回到旧日的城市见一个重要客户,停好车后,走上人行道上边讲电话边行走,忽然,一个影子从旁边冲向灯柱,嘣!连人带单车就要往铁栏杆倒,翠甩掉手机,伸手一扯扯住冒失鬼的衣服一拉,冒失鬼的头盖骨是保住了,却还是免不了摔倒在地上。翠问:你没事吧?一个熟悉的脸庞映入翠的视线里,翠的视线定格在那张脸上一动不动,像是看见了“戈尔贡”的头一样,瞬间石化。
   时间的指针一圈圈地转,翠只感觉到周围人影闪动,一些指责声,问候声,汽车的喇叭声,混在轰鸣的耳朵响个不停……
   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翠身子一颤,像刚从时光隧道回到现代一样,翠拾起电话,呆呆的寻找那张熟悉的脸,却只看到一个落魄的背影推着单车一拐一拐的渐行渐远……
   翠关了手机,走进附近的咖啡室,任由往事放肆的像泉水般往大脑上涌进去。
   翠出生在偏远山区,属于社会最底层贫困家庭的子女。但是在家里却一直快乐地生活着,十五岁开始外出打工也是最底层的生产工人,翠还是快乐地过着每一天,因为翠还没有被城市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折磨过,没有被生活折磨过,不明白钱财是何等重要,也还不懂得什么叫烦恼,更不懂什么叫理想抱负,这不能说她已经到了看淡钱财的境界,更谈不上她有视钱财如粪土的清高,她只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山妹子。
   直到,翠结婚了,被生活所折磨着,被柴米油盐酱醋茶压迫着,儿子三岁的时候,从来没有向人借过钱的翠被迫向大伯借钱。
   翠的自尊心和现实问题在耳边吵吵嚷嚷:
   “他不借咋办?不是很没面子吗?”
   “你就去借试试看吧!他的病不是没治,没钱治疗就真没治了啦!堂哥那么有钱会借的,几间商品房几个二奶,每个女人每个月得花一万几千元,你才借个五千元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况且亲兄弟嘛!”
   “亲兄弟又怎么啦!很多亲兄弟都不一定借的啊!”
   “你除了问他借还有其他办法吗?自尊解决不了现实问题的。”
   ……
   翠敲响了某小区的一间房门,听说这个女主人是大伯众多女人中最年轻漂亮的一个,叫飞飞。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是大伯请来侍候飞飞的佣人(后来飞飞走后她成了女主人),女孩子说:他们去买东西了,一两个钟才回来,你要等吗?翠点点头说:我,要等。
   坐下来后,女孩子毫不避讳且愤愤不平地说:“飞飞看中了一件衣服叫堂哥去买,你等下看吧,肯定又买一大堆的衣服饰品什么的啦!每次都是这样的,买回来后就把衣服饰品卖给她的三陪姐妹们。那些衣服啊!坦胸露背的,都是她们那些三陪才会穿的,堂哥每天晚上都回你伯母家睡觉的,飞飞也就每天晚上出去坐台,快天亮才回来,一个月花过万的钱供养一个这样的人,真替堂哥不值……”
   翠借到了钱,虽然她大伯的脸色不好看,虽然要承诺一年内还才肯借。
   这一年,翠还是摆脱不了被生活的折磨,摆脱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压迫,一年后翠无法还钱,大伯的电话不断,语气越来越过分,连大伯母也知道了,大伯母来翠家里闹了几次,这些让翠不得安宁,厌烦透顶。最痛苦的是她丈夫很少回家,让翠独自面对抚养儿子和债务的问题。
   两年后的一天,大伯母又来了,一进门就想吃人的大声叫骂:你个死鸡翠(广东话),你卖仔都要还钱给我,要不我就不跟你客气啦!翠紧紧的抱着儿子,无声的流泪。大伯母突然把视线转向停放着的一辆摩托车叫:啊!好啊,有钱买摩托车就没钱还给我啊!你就是诚心赖账啊你。然后走出去。
   没多少时间大伯进来,要把摩托车开走抵债,翠放开儿子拦阻说是老乡的摩托车,大伯推开翠要强硬开走,翠第一次那么大声的跟大伯说:好,你开走之后,我们再不是亲戚,我们之间将会老死不相往来。大伯鄙视的说:鬼才愿意做你的亲戚,你看你的死样,难道我还会有求你的一天吗?我敲断一条腿都不用愁啦,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
   翠默默地看着大伯把车推出门口,“隆”的一声之后,翠走到门边,听着马达声越来越细,直到听不到一点声音,翠冲到门外,走到路边呆呆地站在那里,凝望着摩托车开走的方向,直到儿子拉她的衣角说:妈妈,进去吧!我长大了也买一台给你。此时此刻,翠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洒落地上,翠紧紧抱着儿子,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
   这个晚上翠一夜没睡,将那么一点家当行装弄来弄去,紧紧抱着熟睡的儿子看了又看,天一亮就带着儿子毅然决然的头也不回的踏上属于她的人生旅途……
   翠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大伯大伯母不找他弟还钱,而那么无情的找她这个弟媳妇还钱,翠也不明白为什么没有将大伯的关于女人们的事迹告诉大伯母,更无从知道的是:“丈夫那儿去了?”
   翠步履艰辛地在光阴里行走,身心俱疲的行走了两年后,翠申诉离婚,因为她已经知道“丈夫那儿去了!”,签字的时候候,丈夫幸灾乐祸的说着大伯如何的生意失败,大伯母如何的对大伯无情,大伯的女人们如何的一个不留收拾钱财弃他不顾,其他几个亲兄弟(其实包括他自己)如何的幸灾乐祸!……
   翠静静地听着,没有发表一言半语,听着听着,翠感觉到整个心被放进冰柜里……
   岁月的年轮又转了一圈,翠听说大伯被车撞了,腿部骨折,手术后,走路一拐一拐的。
   往事像影片在翠的脑海里从头播放到近些年来事业的成功,翠再叫来一杯咖啡,再将往事从头播放一遍,细细品味一翻,心底上问自己一句:我,是否真要儿子也跟他老死不相往来呢?
   然后,打开手机,离开咖啡室,逐个电话逐个信息回复。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我多想骂你王八蛋 下一篇:【军警】享不了的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