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军警】享不了的福(小说)

【军警】享不了的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享不了的福
  
   一夜的暴雨,把山上的水渠完全冲垮了,哗哗的溪水,没有任何约束的肆意流淌。水渠的破坏,让我们这些靠渠生活的大兵,连黄乎乎的渠水也吃不到了。要想生活,我们只有去稻田里取水做饭。
   副连长命令我们这些刚从八团学习回来的学员,每个人用自己的脸盆,去水田里端五盆水给炊事班。从稻田里取水,与吃山上黄乎乎的雨水不同。雨水看着脏,但它好在是活水;而稻田水则是水牛每天嬉戏的死水,水田里随处可见水牛排泄出来的漂浮物,饮用这样的水源做饭,让人看了真是恶心。
   炊事班里的炊事员大多是四川兵,也许是生活久了不在乎,或许是见多了习以为常。我们从稻田里打回来的水,他们一点都不经过处理,让我们直接倒在蒸米饭的大铁锅里。看样子,今天这个米饭好吃不了,这日子也不知到哪天才是个头。
   分别了六个月的官厅,样子变化还真不小,过去遍地是牛粪猪粪的泥土路面,如今变成了平整的水泥大马路。狭窄的街道,又添上了几座新开张的店铺。据说,这是四营和官厅搞军民共建做出的具体实事。还有一件实事就是援建了官厅小学,这是官厅地区,唯一一座砖混结构的四层楼房,也是在建水地区来说,算是数得上的小学校。
   官厅除了水果比曲江丰富以外,这里还生长着一种享有动物之宝美誉的爬行动物——蛤蚧。可别小看这个外表丑陋,相貌极象北方的蝎了虎子的爬行动物。这可是动物之中的大补药,它有治疗哮喘、风湿、关节炎等病的奇效,是中医手中的强补剂。史书上记载:蛤蚧,属爬行动物,形似壁虎而大,由为头部硕大,背部灰色而有红色斑点。吃蚊、蝇等小虫而生,生长在滇官厅一带;其全身泡酒可入药,治疗哮喘、风湿、关节炎甚佳。
   老兵们说:“69年,部队刚入住官厅时,蛤蚧随地都能抓到,那时的老百姓根本不知道它有什么用。随着当兵的不断的收购,蛤蚧从原来的一、两毛钱一只,逐渐上涨到现在十元一只。大量的捕捉,造成蛤蚧数量的急剧下降。如今,成年的蛤蚧在市场上几乎就看不见,老百姓在街上卖的都是一些刚刚出生不久的幼蚧。照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几年,官厅地区的蛤蚧,就会被老百姓抓光。”
   当然,官厅的蛤蚧数量下降,这和当兵的踊跃购买有极大的关系。要不说,科学文化给人类带来了突飞猛进发展的同时,也给人类生活的地球,带来了毁灭性开采。
   独自一人在官厅晃悠,一会儿就感到没劲了。本来吗,前后加起来也没有二百米长的街道,能有什么可逛的。顺着碎石铺垫出的战备公路,我一路打听来到了四营。
   我幼时的小伙伴陈敬,就被分在了四营炊事班。半年多没有见面了,陈敬的身体比原先结实多了。我们俩家是邻居,家长又是在同一个单位里上班,所以,我们聊起天来话题很多,也很亲近。
   在部队中流行着一句话叫:三个公章,顶不上一个老乡。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在部队中,老乡这层关系网无处不在。老乡多,在部队中就不会被欺负;老乡多,在部队中各个部门就好办事;老乡多,还能够吃香的喝辣的等等。这不是,陈敬今天也让我体会了一把老乡的作用。
   陈敬利用在炊事班工作之便,亲自下厨为我炒了四道菜,道道对我来说,都是破天荒的头一回。这样说,倒不是我从来就没吃过好东西,而是当兵以来,我还从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端上来的四个菜有:一大碗葱花炒鸡蛋;一大盘瘦肉炒蒜薹;一大盘瘦肉炒莲藕;还有一大碗炖鸡块。陈敬擦着手从厨房里走出来,嘴上还一个劲的抱歉说:“今天是周日,伙房里没什么菜,你就凑合吃点吧。我们连的生活车是一、四下建水,要是赶在生活车刚回来,咱们怎么也得来一个炖排骨呀!”
   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到底是不是在做梦。这些菜对我来说,已经超出任何一次会餐的标准,这种生活再要说是凑合,那生活中就永远没有幸福可言了。真想象不出,他们平时的生活会是什么样?
   在陈敬的炊事班里,我连吃再喝到了很晚才回连。都是发小儿,也不在乎寒碜不寒碜,四大盘子炒菜,我连盘带碗,一口气吃了个精光;直到快把肚子吃炸了,才一步一晃地离开了四营。
   可能是喝了几口酒的原因,一路上,头昏昏的,恶心的不行,所有吃下去的食物,都集中在嗓子眼儿,好象一张嘴就会吐出来。我咬紧牙关闭着嘴,决不能让这么多好东西白白地浪费在路上。走了一会儿山路,肚子也开始时不时的跟着起哄,一会儿痛,一会儿涨,想找个地方便方便,身上又没有带手纸,真是天生一个受罪的命儿,吃点好东西就这么多事。
   忍着大肠强烈的蠕动,双腿紧紧夹着快要崩溃的屁股,狼狈不堪地走回了连里。刚一进营区,一股冷风袭来,肚中的美味佳肴在冷风的作用下,一股脑的从我的口中喷了出来。路边的草地上,随处可见还未消化的鸡蛋和肉,才美了不到两个小时,这会儿,全都便宜给了树林子。
   光这还不够,整个一晚上,我不是吐就是泻,一会儿都没得到消停,把好端端的四个菜,一点不剩的全部给糟践没了,连让我体会一下酒足饭饱的感觉都不赶趟。这下可到好,真成了香香嘴,臭臭屁股了。我就好比是一个吃惯生冷馊臭剩饭的叫花子,一旦吃点热乎的大鱼大虾倒不消化了。真是太可笑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那个老死不相往来的约定 下一篇:吃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