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无尽的回忆(小说)

【荷塘】无尽的回忆(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场雨,一本书,一抹灯光,一首歌,甚至一句话,都会勾起回忆。不是刻意,也并不需要渲染和润色。某一年的某一天,某一天的某一时候,让人想起了那时的际遇,就这样的回忆。原来回忆是这样容易……
   沈阳晚报广告部分部的办公室,是租的第十层的写子楼,是一个大间,里面并排的隔着又一大一小的房间,那个小点的是经理白天办公的地方。两个大的都是业务员办公的地方。如果把这所有屋子的灯都打开,心里又不勉害怕,可是根本不知道怕什么?门已把自己锁在屋里的办桌旁的椅子上,即使有坏人,谁还能爬上十楼呢?如果不全部把灯打开,衬着灯火辉煌的夜晚,心里又像被世界遗忘的一片孤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对灯光格外的敏感,不喜欢那种桔黄一抹的灯光,总感觉像临终时的暗淡,莫名的哀伤。唯独对那通亮,一照就照亮了一片的灯光,似乎把一切邪恶的东西照得无处遁藏。就这样反复的思索着这个简单在不能简单的事情,心里的滋味说不清,又道不明,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迟钝和不知所以的状态,竟找不到一丝的平静来沉淀和梳理自己的心灵!
   不得不拿起了报纸,因为一整天的工作就是打电话拉广告,我还从没发现我有这等能力呢?拿起电话,先不谈广告的效果如何,仔细的听着电话那边的声音,如果听着轻细明媚的嗓音,那就可断定他或她是年纪很轻的;如果略带着沉稳不乱的流畅,那也一定是历经沧桑的成熟;如果尖声奶气的急促,那也许是张扬的高亢。这是随机的判断,不是固有的模式。想起了昨天的事,晨报上有一个房地产卖楼的广告,应该属于渡假村之类的那种户型,版块好像比一颗麻将牌还大了一边,一个字多少钱,现在是忘记了。只记得那一期就拿到了七千多的广告费,但是最后自己挣的可怜,百分之二十的提成。这期广告印象很深,当时根本没想到会成功的。
   拿起电话,没想到是如此年轻悦耳,当然我就知道怎么来谈话了,我的优点就是真诚,对每个人每说的每一句话,都透着自己的那份真诚。自然的问候一声“你好”,我是沈阳晚报的业务员,我看到了您登在晨报的广告,别介意我的打扰,我就是好奇的想知道,那么大面积的广告,不知道晨报的效果好吗?话筒那端的语言也是真情实感的,一个清澈干净的声音漂在了耳旁,“你好,效果不算很好,打电话咨询的也不多,真正买的客户不明显,也不知你们晚报怎么样?费用是多少”?“晚报的效果不能说有多好,但是我发现我做的几期类似卖楼的广告都反响不错的,登上第一期,转手就把楼卖出去了,这就得你自己选择了,因为这么多的广告费,我不敢瞎说的,而且从你的声音听出,你是一个年轻人,刚开始创业吧,所以我更是不能随便说的太多。”其实他已经在心里做出了决定,就告诉我,你明天来我的办公室,把你们的报纸样版拿来,我们面谈!
   我不太擅长长说客套话,我总觉得那样很假,但我认为绝对是礼貌和修养的体现。可惜自己就是缺少这样的家教。也没说谢谢,更没说再见,只是说了好的,那咱明天见。我心里是非常不情愿做这份工作的,总有种负罪感,有压力。总是想,如果广告效果好的话,还好。如果一点效果都没有,你说人家拿出那么多钱做广告,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因为是缘于自己的游说,从而把他们兜里的钱被动的拿出来的。所以总是不想在做下去,但是这个女经理,就是看好我,非说我最适合了,我是在招聘广告上找到这份工作的,她在电话里就总在赞美我,说我的声音好听,而且这份工作体面,挣的也比较多的。我也同样是人,听着这么好的话语,难免的动心。就来到了这。
   当时看到她时,也戴着眼镜,干干净净的装束,虽不是名牌,又没有多余的点缀,又是原本原样的肤色,可是气质满不错的,声音也是清柔甜美,直到膝盖的黑皮靴子,更是增添了几分婀娜妩媚。最不尽人意的是,她已经是四十岁的大龄剩女!
   第二天,女经理和我一同去的那里签单,一进屋里,大厅的中间放着一个很大的暗色屏风,左转就有一个门,那是办公室的门,好大的一个黑色办公桌里边,坐着一个二十几岁的翩翩少年,他一看到我们就礼貌的拿来两杯水,客气的让我们坐在对面的椅子上,他还认真的说,昨天打电话时,我以为你也是和我们差不多大呢?我还特意告诉我的员工,如果你来了,我不在,问问你有二十几了?这样的赞美,真的让我又高兴又激动了,可惜我的那个年龄早已是过去式了,其实也不用解释的,尽管脸上没有刻上少女的春天,但身形和举动也不是那个味了,脸上和眼神的光泽也不是那个情调了。一句我以为,也道出了他的心语。
   我们经理给设计的版图,拿上钱和广告词就急匆匆的走了。我是不太懂什么框架的,只会打电话聊广告。虽然这样初战告捷,但还是没有做的热情和激情。老是感觉自己在骗人。然后我的照片第二天也同时被复印在晚报广告栏上显眼的地方,那天找我做广告的也特别多。几个分部加起来有几百人,老总是个退休的老头,第二天都去总部开会,我这又露脸了,老总点名把我介绍给所有的业务员。我倒没觉得太飘飘然,因为本身自己不喜欢这工作,尽管胜任,但总是不如意的,尽管方显自己的特色,也难除心里的糾葛。但我们那个女经理可是大放欢颜的,晚上的时候请我吃了饭,也忘记了吃的什么了……
   但我有一个毛病,越是精神匮乏的时候,越是特别想吃东西,好像是一种补偿心理,用饱腹感来抗衡精神的饥饿。所以心猿意马的没注意她说得话,就记得和我说了她不愿回家,她爸妈总是叨叨她,现在想来是正常的,那么大年龄,还住在家里,还不结婚,那老人肯定着急的。我和她所有的对话,我都模糊了,时至今日最清晰的一句话就是这样的,她说,属龙的和属鸡的人,气质都特别好的。因为她属鸡,我属龙。其实她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有可考性吗?所以就只笑不答。两个人,像两个幽魂,漫无目的走着,灯光璀璨的夜晚,人们已经开始了夜生活,可是我们还不知去哪?她尽管不愿回家,但人家毕竟有家可回,你说我能去哪呢?这不只是心在流浪,身也在流浪啊!她怎知我的伤悲,我是宁可蒙着被子哭,也不会乞讨同情和怜悯的。心里在疼痛,也是面带笑容的顽强。我随时都成为别人的知心,但是自己的心却无处放置。要不然人们总是认为懂自己的人难遇呢!
   我们在也无心走下去了,就商量今晚就睡在那间办公室吧……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古韵今弹】小翠含羞唤梦来(微小说) 下一篇:【雀巢】母亲(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