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短文学】较量 (小说)

【江南短文学】较量 (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苍茫的天空之下,新开的南水北调大水渠油油的绿水潺潺地流过。隔着铁栅栏,成实瞅着那水流有些发呆,抬头看看不远处那巍巍青山,眉头拧成一个疙瘩。
   三十多岁的矮个汉子,山风吹得这个浓眉大眼的北方人两腮都是鲜红的。“这地方有山有水,的确是个好地方,怪不得吴老板看中这块风水宝地。”前一段时间村子里流传着有个大老板看中他们这块地皮想着一次性买断,等到吴老板在几个人簇拥下来到他们田间地头,谁啊?摘下墨镜,白皙的面庞就是磨成灰成实都认得。自己小学六年的同桌吴良啊!这个人成实太熟悉了,打小打架斗殴抽烟喝酒无所不能,有一次村里过庙有那种赌博性质的小游戏,吴良连输三次,一气之下,把摆摊子的摊子给人家掀了,还用脚踏了几下子,那年他十岁,摆摊子的当然不算他了,拽住他的衣服不让他走。后来吴良爹来收拾残局,陪人家一百块钱这事才算了。吴良爹是村支书,当时就撂下话:吴良啊吴良,你比老子还狠。成实是个不爱说话的人,上一年级时吴良换了十几个同桌,全班男生女生都不愿意和他做同桌,说也奇怪,自打和成实在一桌,吴良安顿了许多,因为成实的学习成绩是全校第一,吴良再怎么捣乱,也还是畏惧有知识点的人的,看来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
   小学毕业后,成实在县城读初中高中直至高考失利,父亲病逝回村务农,兜兜转转转了一个大圈子,回到了生养自己的小山村,种地为生不饥不饱地过日子。等到儿子出生后才知道自己该打拼了,在山坡地上种起了核桃树,这几年城里人注意到养生,核桃以其特有的营养价值成为深受人们青睐的确是好东西,销售前景一直很好。话语不多脑子活络的成实在核桃的品牌上下功夫,注册“绿色有机成实山核桃”,一下子打开销路,现在不用出门,去年下的订单已经爆满了,不知道今年收成如何不敢多接订单只定出去往年产量的60%。身后就是几十亩地山坡地,片片核桃叶子在粗壮的树干上飘飞翻舞一股股甜甜地味道隔着大水渠飘进鼻孔,用力抽抽鼻子香入肺腑。成实正在谋划在山上建一座二层小楼,前有池塘后有花园。妻子是小学老师,喜欢花花草草写写画画,这些年不容易,条件好了得会享受生活。谁知这个梦还没有来得及做好,自己四周的邻居把地卖给了吴老板,自己被围成了孤岛,是留守还是出让真有几分犹豫。想着见识见识所谓的吴老板,成实还是决定抗争一下子,成实知道自己底气也有些不足,毕竟是孤军奋战。
   吴老板招招手,漂亮的女秘书一扭一扭地走来,成实瞅着她那两寸多高细细的鞋跟儿有些眼晕,她就不怕山路难走崴着脚啊!女秘书用涂着鲜红指甲油的纤纤玉手打开文件夹,抽出两张薄薄地白纸。
   “老同学,签吧。一亩地多加两万块钱,在我的绿地花园买一套楼中楼,够你一家子住了。”
   “我要说不呢?”
   “同学一场,打小我佩服你学习好,敬你三分,看看你,看看我,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老同学你看着办吧,我这工期一耽搁,损失可就大了。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的,给我点面子吧。”吴良一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打起了亲情牌。
   “不行!”成实不和他多废话,自己扭身往核桃园去了。他知道较量开始了。好在核桃已经成熟就差采摘,自己得抓紧点,吴良这小子可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别看他嘴上抹蜜似的一口一个“老同学”,一口一个“老同学”的,脚下使起绊子来贼狠,尽管成实做好了思想准备,吴良很快递招过来了。
   这天核桃园里到处臭哄哄的,成实知道这肯定是吴良的第一招:泼粪。戴上大口罩,用铁锹一点点铲,好在吴良还有点良心,只弄了几平米面积。成实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才清理干净,但是空气中能还是有股浓浓的臭味。成实赶紧雇人采摘核桃。
   “七打核桃八打梨”,暑热还没有退尽,太阳像个火球一样高高悬挂在空中。竹竿举起来苫布铺下去,躲藏在肥硕叶片后面的颗颗青果在一点点敲击下掉落下来,还要调皮地滚几滚。矮点的地方伸手可摘,颗颗归仓。女人们干活连说带笑,惹得麻雀们只是噗愣愣掠过天空却不敢停留。收好的果子要去皮烘干,成实为了保险起见,把果子运到家旺家核桃园了。果然第二天核桃园断电断水。成实在核桃园转了一圈,原来硕果累累的果树,偶尔还有一两个收丢的果子,地上一片片打碎的核桃叶子成了一层墨绿的地毯,而那核桃特有的芳香却依然存在却愈来愈浓烈了。十几年的呕心沥血,那棵树有几道疤痕成实都清楚啊!这片山坡地如果没有树木固土的话,一旦山洪爆发就会形成泥石流泥沙俱下毁村坏屋,1997年自己小时候那场泥石流还记忆犹新。这块土地一旦归吴良树木必定荡然无存,自己对得不住村里的父老乡亲,何况这块地本来就是村集体的山坡地,本来就有一些核桃树、枣树、皂角树。
   断电停水三天,核桃园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了。吴良又出现了。穿高跟鞋的女秘书还是紧随其后,不过这一次换成长脸颊的了。吴良也不多说话,就问:“老同学,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签了吧?”
   “吴良,那年发大水把你家房子冲走,东家一片瓦西家一块砖,还有我家四棵大榆树才盖起你家那座五间北屋,这些老账你都忘了吗?若不是全村帮忙,你家当年恐怕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
   吴良白皙的脸变得通红,额头渗出一层密密麻麻的小汗珠。
   “你的发家史我就不说了,那些村里跟你出来的老百姓有几个给你叫好的!”吴良听到成实说反倒坦然了几分。
   “如果我说我自己出钱把这块地买下来盖一座敬老院,院里的核桃树我一棵也不动,你签不签?”
   成实吃惊地看着吴良,再看看手中的协议书,白纸黑字写的一清二楚,第一条就是吴良投资兴建敬老院给本村65岁以上老人免费入住。自己上次只顾仇富,没有顾上看协议,真后悔!
   自己和吴良比起来的确有点小心眼儿了,何况协议里写着核桃树归养老院所有,只供老人食用。看到这里,全身发热汗流浃背的是成实了。
   “都怪我没有和你说清楚,那些断电断水是知道底细的哥们儿干的,我没有指使。”
   “过去的事情还提它干嘛!”
   两个汉子爽朗地笑了,那笑声要多纯净又有多纯净,俩人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那笑声惊得鸟雀只冲苍穹,直至化为小黑点远的看不见……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天涯】两面(小说)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吃饭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