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落叶归根

落叶归根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穆禾去世了,他是在老家的土炕上咽气的。
   穆禾是一个苦命的人,他长时间被病魔缠绕,身体虚弱的如同腐烂的木头,他年轻时也算英俊,眼睛明亮硕大,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一张涨红的脸四周长满胡须,如同地畔的野草。两只大眼睛经过岁月的打磨散失了光泽,如同微弱的灯丝,他的老伴儿去年因病过逝,儿子穆萨还算孝顺,但娶了媳妇后对他喝三喊四的。人老了,真是难活啊!
   知道自己时日不长了,想着回老家来,死到老家,也是自己最后的心愿吧。
   但是生态移民的政策批了下来,像一扇沉重的磨盘,压的他喘不过气,他终日阴沉着脸。无论谁说搬迁,他都会骂他们忘本,说自己就死也不会走。搬迁前几日,村长可忙坏了,天天往他家里跑,一呆就是一个上午,为了说动他去城里“享福”。嘴皮子都磨破了三层,可他是石头蛋子腌咸菜,油盐不进。这不,这个“瘟神”村长又来催了。
   穆禾坐在窗前的土炕上,右腿搭在左腿上,双臂抱在胸前,脸早就拉得长长的,满脸的胡须上结满霜花。两只透骨的眼眸散发着阴气,似乎要吞掉来人。
   今天又是准时踩点,听起来有三四个人,踏着细碎的步子。急匆匆从灶房这边赶来。穆禾眼睛死死地盯着门槛,几乎要穿透朽木了。终于,一只沾满灰尘的皮鞋先跨进门来。穿皮鞋的正是大杈村的村长。村长大约五十来岁,身形粗壮,走起路来气喘吁吁,人送外号刘大喘。随后的,是几个强健的小伙儿。穆禾依旧阴沉着脸,没有给来人任何脸色。穿皮鞋的喘了口粗气,吸吸鼻子,坐在炕沿上开始了今日的动员大会。
   刘大喘深吸一口气,然后急躁的吐出话来,“穆禾老兄啊,螃蟹过河随大流,我们流跟着大伙儿一起走吧,不要再死固执了,你看看我们村还有几个像你这样的,识时务的都去享福去了,再说了呆在这穷山沟沟里,能有几个出息。”
   穆禾还是个闷葫芦,死沉沉的不吭一声。
   村长清清嗓子又开始了第二套方案,“老兄,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的新居是齐刷刷的空心砖垒起来的,冬不冷夏不热。那砖缝都是用最结实的水泥抹过,外面白花花的瓷砖贴起来,再说那房顶,都是明溜子大红瓦,水下到上面,会滴溜溜的全跑光,就算龙王喷嚏再大,咱们也不怕这房漏雨了。老兄,你就好好想想吧。”
   穆禾把头垂下来,像一个蔫不啦唧的黄瓜,“老穆,你倒是喘个气儿呀!”村长感叹到。穆禾瘪着嘴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儿,呜呜的哭了起来。“老刘啊,你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呢?像个催命鬼催死我,你们才甘心吗?你看我这把年纪了,活不了几天了,我不想让这把老骨头死后没有葬身的地方。我想杵在我们这角角,踏实啊。”他抡起袖口擦鼻抹泪。“老兄,我也不想走啊,但是社会发展到这一步了,我们不能拉后腿呀。说说你们的房,每次下雨就像个筛子底,屋里没有一块能下脚的地方,就算你不搬,你怎么过活?穆禾老兄,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村长出去了,穆萨迎上来问村长,“还是那样吗?”,村长无奈,这么长时间,就算说土墙也能冒一丝土。唉,只好来硬的了,村长刘大喘一个手势,年轻人就把穆禾架了出来。穆禾哭嚎着,乱骂着,村长又使了个眼色,长脖子挖掘机吼吼的开过来,伸长脖子,一口下去,半个屋顶就没了,再一口下去,整个屋子粉身碎骨,七零八落,“土匪啊,你们是真正的土匪。”眼看着自己一片一片垒好的瓦块和糊上去的泥浆混成一锅粥,自己亲手做的木窗歪斜到一边,将倒未倒。穆禾感觉是挖自己身上的肉,心疼不已。
   穆萨和几个年轻人拉拽着穆禾要去放置班车的碾麦场,穆禾甩开手,“我自己会走”,屋前的水窖张着大嘴,好像在向他道别,圈里的公牛眼泪汪汪,那散架的梯架,那不成形的架子车,这都是他亲手做的。家里的一草一木好像都有了生命,抖擞起精神向他告别。伤痛似秋风股股钻进身体,侵入骨缝。啊,主啊。
   告别完家里,又去向坟墓的方向,到了坟前,穆禾腿一软瘫倒在地,开始哭爹喊娘。泪水洒下来滴灌着泥土,胸口的衣服湿漉漉的能拧出水来,地上泥土湿了一大片突兀在坟堆前。穆萨要去扶起父亲,他就像被抽去了筋骨,无法站起来,被来的人抬去了装人的车上。
   一年多后,穆禾回老家了,他是一个人回来的,人们猜想,他也许受不了儿媳妇的习惯,也许是太想家了。穆禾回来了,他背上背一个用口袋改制的尼龙挎包,里面背着一个大油圈饼子,外加一包橘子。这都是听人说的。他的脸都凹了下去,嘴瘪出来,眼窝深的像一个黑洞。他是拄着一个拐杖一步步挪回去的。到自家大门口,他跌倒了,被修路工人抬进仅剩的一间草屋。第二天,有人进去,发现他大张着嘴巴,嘴唇发紫,身体已经冰凉了。
   穆禾是在腊月十七或是十八咽气的,没人知晓。那天晚上,只有月亮陪着他,只有月亮知道他几时咽气,几时无肠。
   叶落归根,遭受再多的苦难,终于睡倒在了故乡的土地上。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吃饭 下一篇:【峥嵘】“老四”(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