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峥嵘】“老四”(小说)

【峥嵘】“老四”(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赵庄的村东口,那棵不知历了几世的,仍然翠色如新的老桑下,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向四外张望,像在等久不归家的亲人,这个老人叫王景兰,年己86岁,生了一女,三子。老太太把女儿叫英子,叫儿子们老大、老二、老三,并没有四儿子。
   最近老人有些磨叨,总是叽哩咕噜地反复寻唤:“老四,我的老四呢?”孩子们嘻笑不解,村里的一个世传老中医却摇头叹息:“哎,怕是大限已至!”亲邻知情者却无不眼热流泪,老人和“老四”的陈年老事便又被翻了出来,孩子们听了也再不嬉笑。
   景兰在英子8岁时,在村边的窑坑里拣了一只断了一条前腿的狗,大家都说,血淋淋的,扔了吧,救活也是废物一条。景兰不听,嚼了两口刺角菜敷在它伤口上,找来木棍和布条把狗的前腿绑好了,每天匀些汤水喂喂,总算完完整整的活过来了,从此与景兰形影不离,赶打都不走,邻居都笑话景兰:“比你儿子和你都亲!”
   那时,老三刚不到两岁,景兰和丈夫忙的顾不上孩子时,这狗竟能帮着看顾老三,亦步亦趋的跟着老三,老三跌倒了,它便站在孩子身边,让孩子抱着它的脖子站起来。孩子跌跌撞撞跑出家门,它就挡在有沟坎的一边,以免孩子摔着,孩子睡着时,它在一边守着,一步也不离开,有时你看它睡了,可孩子翻个身它都会立马抬头观望,直守到景兰和丈夫回家,像个颇温厚的长兄。景兰便唤它“老四”。
   那是困难时期,人都吃不饱,哪有狗食,家人都嫌弃景兰养了个和人夺食的畜生,便都把它哄撵出去,还恶恶的戏谑,早晚要吃它的肉解馋,随便踢它两脚,狗也不闹,主人们吃饭时,它便无声无息的跑了,等家人吃过饭,它便回来了,肚子满了些,似乎也吃过了东西。景兰抚着它说:“老四,你受委曲了!”“老四”便用头蹭蹭景兰的手,“呜呜”有声。可是,日子久了,“老四”游荡一圈回来,仍然是一副饥肠辘辘的样子,景兰看着心疼,便少吃口,也让“老四”不至被饿死。
   那时候,景兰夫妇和“老四”成了乡间的一道祥和的风景——
   晨曦里,田间小路上,“老四”在景兰身边,却躲闪着不喜欢它的老赵,兴奋绕着景兰跳来跳去,偶尔景兰高兴时,高高地举起手,“老四”跳起来舔她的手指,惹得景兰笑眯眯的。田间劳作时,“老四”便趴在地头瞌睡,偶尔抬起头,在田野找寻一下景兰的身影。景兰和丈夫稍作休息时,它就依偎在她身边,她把手伸进它厚厚的颈毛里,劳累竟然减了许多。夕阳西下,两人一狗相伴,虽疲惫却安宁温馨。
   一个夏日,地里劳作一上午的景兰回家路上,去扯一棵靠近河水的陡坡上肥嫩的野菜,老赵便先走了。天闷闷的,景兰又累又饿,眼一黑竟滚进河里。雨季的河里,水势湍急,不谙水性的她在水中挣扎,无力呼救!危急之时,“老四”冲进水中,用牙齿撕扯着景兰向岸上拉,可惜力量太小,无济于事。那狗聪明,忙游回岸上狂吠,老赵觉得异常,忙折回来,终于救了景兰,从此,景兰更加呵护“老四”。
   孩子们渐渐长大,吃饭如饿狼般,日子过得宜发艰难,可是景兰总是从自己碗里省下些清汤寡水的喂给“老四”,“老四”跑出去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会让景兰不时的到门口张望,担心不已。这年头,人都饿疯了,什么都敢煮来吃,景兰怕。家人却都说,人穷志短,狗饿极了也要背主的,景兰却笑说:“去去,你们谁叛变,我的‘老四’也不会叛变”!虽然说着,一家人都会帮着景兰去找它回来,也自觉的留些饭给“老四”,“老四”也安然受之。家人也把它当成了家的一分子。
   那年春天,景兰带着老三去野洼里挖野菜,“老四”也高兴的跟着。那洼子本是矿体塌陷所致,许多年了都这样,也没有什么变化,倒是野菜竟长得肥美异常。老三便捉了虫子,逗“老四”玩,天气晴朗,温暖,老三和“老四”也高兴地在草地上滚闹嬉戏,绿油油的草地上开满金灿灿的的蒲公英花和芬芳的紫地丁,让他们一扑腾,蒲公英的种子漫天飞,“老四”兴奋的追着跳着。景兰和几个女人说着话,搜索着野菜慢慢走进洼子深处。
   突然,“老四”向着景兰狂吠不已,老三伸手抚顺它竖起来的颈毛,它呲着牙,红着眼,甩掉了老三的手,吓哭了十分瘦弱的老三。景兰以为老三和“老四”玩过头了,回头对着他们吆喝了声“老三听话别惹老四,老四,你也别闹!”以往,“老四”听了这句话,立马便如做错事的孩子,可怜巴巴地、安静地蹲一边了。可,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老四”疯了般狂叫,上下蹿跳,原地转了几圈突然一下把老三扑倒,撕咬着他的衣服,拖出老远,老三吓得号叫起来,这才惊动了景兰和挖野菜的女人们,回头一看,大吃一惊。女人们哪见过这阵势,都呆傻了。景兰叫着“畜生,滚开!”扔了篮子冲过来,善良的女人们担心孩子,便有大部分随着追过来,只有几个胆子小的,留在原地遥遥观望。
   那“老四”见景兰跑近了,便放了老三,低着头,垂着尾巴,可怜巴巴的凑过来蹭景兰的腿,景兰一路冲过来,又急又怕,伤心之极,抬腿一脚将“老四”踹开半米远,“老四”痛极,“哀哀”叫着一瘸一拐一回头的跑远了。
   景兰刚拉起抱着头号哭的“老三”,却忽然听到“轰隆”声,继而有人嘶声尖叫,声音满是恐惧,匆忙回顾,大惊失色,刚才自己挖野菜的绿油油的洼子竟然陷下一个深坑,一股不知是烟还是雾升腾而起,那几个胆子小,留在原地观望的都被活活埋在里面。
   把老三上上下下检查了一遍,竟无一处伤痕,也没有疼痛之处,景兰恍然大悟,原来,刚才是“老四”救了自己。景兰突然心里空空的,推开老三,跌跌撞撞的跑向“老四”挨了一脚逃走的方向,呼叫着“老四”。
   可是,景兰的丈夫老赵,在家听人奔来相告说,家狗咬伤老三,心痛如绞,不由恶向胆边生,提了一把铁镐奔出家门,半道正好截住回家的“老四”,老四还如平常一样凑过来想亲近,老赵却一镐砸在“老四”背上,可怜“老四”连声哀叫都没发出就瘫软在地。
   景兰赶来时,老张的第二镐正要砸下去,景兰嚎叫着冲过来护着“老四”,吓的老张的铁镐硬生生收住。
   景兰抱着“老四”千呼万唤,“老四”只挣了下眼睛,把前爪举了举,就断了气,一家人都悲戚不已。
   夜静时,景兰一家人偷偷将“老四”埋在村东老桑树下,怕被人知道掩埋“老四”的地方,被人挖走当了口粮。景兰从此不再提“老四”,也再未养狗。一晃几十年过去了……
   老太太这几日竟絮絮叨叨,日日吵着让人去找“老四”。孩子们终于忍不住,告诉她,“老四”早就被爷爷打死了,老太太竟突然安静,不再吵闹,像是不再糊涂。翌日凌晨,老三在老桑树下,埋葬“老四”的地方找到了老人,只见老人跪伏于地,白发拂尘,听倒老三哭唤,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她说:“孩子,我们屈了老四!你们都给他跪下!”
   老桑树下跪了一片,有景兰的孩子们,也有那日和景兰一起被救的女人和她们的孩子们,也哭声一片,因为老太太走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落叶归根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红盖头和秤杆的爱情故事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