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菊韵】头顶的那片天(小说)

【菊韵】头顶的那片天(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菊韵】头顶的那片天(小说)
   列车的隧道里,久不见的阳光,趁枫午睡的时候,溜了进来。睁开眼,朦朦胧胧中,揉着干涩的双眼,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造成的幻象。投射进来的阳光,很刺眼。眼前的那片天,很蓝。那片云很白。
  
   枫拿起电话没有预兆地打给了奶奶,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奶奶”两个字,心里,暖暖地。欣喜地等待着奶奶接通电话,与离别的奶奶,拉扯着家常。
  
   二月是离别的季节。沿途一片冬季的景象,他在努力的寻找车窗外,他眼中那挥之不去的景象,是那份难舍的亲情。
  
   屋里的空气,充满这伤感的气息。正正的叹息声,一声接一声。枫今天要离家了,昨日的早晨姐姐走的时候家里就是这样。如今换枫的身上,依旧如此。枫为了打破这气氛,便抬头看向了父亲。
  
   父亲忧郁的脸庞下,一手拿着煮茶的水罐,一手拿着茶杯,将煮沸了的茶水倒进了茶杯。枫又将头低了下来,他怕在父亲的眼里发现他不舍的情。枫站了了起来,在屋里环视了一周。“爸,我走恰、走恰……”语气一声比一声强硬。父亲和母亲也被这一声“走恰”狠狠的刺激着。父亲转眼一笑,说道:“这个娃娃,急得很拉啊!又不是坐班车,急啥急吗!人家就过来接你了,你这孩子。(方言)”枫无趣的吐了吐舌头。母亲从里屋走了出来,打趣的说道:“枫他爸,娃娃这是要钱这呢么?”摇晃脑袋的枫,明显的一阵,不觉内心坏坏的笑了一下。父亲只是喝了一口茶,“你奶奶出来了。”便停止了话题,三个人注视着门。
  
   庭院内,枫奶奶的脚步声,渐渐的近了。门开了,奶奶走了进来,枫的父亲说道:“你老人家不睡着,出来进去的干啥?”奶奶看了一眼开完笑的父亲,说道:“孙子走恰,我看看我的宝。”屋里瞬间充满了笑声。枫的奶奶走道枫跟前,直勾勾的看着枫。枫用自己的目光迎了上去,用手将头发一帅,“奶奶,看我帅不?”说着还眨了一下眼,奶奶乐得张开了嘴,“你个岁孙娃娃啊,就知道耍帅。藏帅的很。(方言)”。随即奶奶的手伸了过来,“来,这些钱不闲少你拿上。”枫不好意思地将奶奶的钱推了过去,就这样奶奶孙子将钱推过来,推过去。惹得枫的父亲母亲笑了,“你奶奶孙子,枫藏拿上,不然你奶奶该生气了。”拗不过奶奶的枫,将钱接了过来。
  
   此时出了门的父亲,走了进来。领起枫的行李箱,“走,车过来了。”随即枫背起背包,走出了屋。枫的奶奶,在枫的母亲搀扶下,跟着出来。
  
   跟着父亲的枫,突然想起了什么。丢下背包,跑进了院子。枫直奔爷爷的屋子,推门喊到:“爷爷,我进来看一下你。就走恰,你不用出来了,病还没好。”枫的爷爷问声,是孙子跟自己说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哎,娃可到走的时候了么?吃东西来么,坐车呢?”话间,急忙穿起了衣服,他想在送送自己的孙子。枫看着生病的爷爷,“嗯,吃了你。爷爷你就不要起来了啥,车来了,我就是来看一下你。就走恰……”话间就跑了出去,生怕爷爷带病跟着出来。爷爷看着跑出去的枫,慌慌忙忙的穿着衣服。
  
   枫看着眼前的车,内心多多的是一些不舍。枫在跟奶奶和爷爷相互拥抱之下,急束转身,将那即将掉落的泪花,很好的掩藏在了眼角。而此时他的母亲和奶奶早已乏起了泪花,泪花的闪现,不管枫是什么样的身份,他们都以牵挂的心跟着枫离开了。
  
   一步三回头,枫爷爷的身影,何时也加入了母亲和奶奶的行列。伫立在枫的背后,为他撑着一片蓝天。
  
   “好了不要看了,看不见了。”坐在车上送枫去车站的父亲到。枫无奈的回过了头,“嘻嘻”。父亲爽朗的笑了一声,“没发现你这孩子还这样啊!”话间从钱包里给枫拿出了一些钱,“你也不在我跟钱拿钱的时间久了,这些钱你拿着。多的没,拿着抽烟去。还有这包烟,拿到火车上抽。”随即扔了过来。枫笑着接了过来,装进了钱包,将烟收进了包里。枫说道:“那啥,奶奶给我的我压在那个床板底下了,你拿给我奶奶。”枫的父亲没有说话,握着方向盘继续前行……
  
   火车厢吸烟区,枫抚摸着父亲扔过来的那包烟。最终又将它收进了兜里,拿出了自己的。最终的他在手机上敲打下了一些字行。
  
   为了那个难寻的梦,也许我们得到了很多很多,但是也失去了很多很多。天好大,梦想的道路好滑。通往成功的阶梯很高很高,我们只能学会勇敢地一步一步往上爬。每天,我们都有多少时间可以陪伴年老的双亲?每天,我们是否有好好地吃过一顿饭,好好地睡过一个饱饱的觉?每天,我们是否有发现天空是什么样的颜色,星星是否有出现?
  
   家乡,我的故事在这里发生,我的历史在这里延长。无论是那片云,还是那片蓝,留下的都是我最初的幼稚和无边遐想。头顶的那片天,千回百转,我对你的思念都没有褪色,荡气回肠。
  
   最终的他在烟灰抖落之际,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路上
  
   缓缓前行的列车
   将母亲的牵挂带走
  
   一步三回头
   那车窗外闪现的风景
   模糊了她的影
   行囊里是难舍的情
  
   窗外 我的故乡
   远了
   火车鸣笛
   我的眼睛里含着闪烁的光芒
   只是眼泪
   仅往心底里流淌
   不想
   伤心开始在启程的路上
   头顶的那片天,异常的蓝
   那朵云,异常的白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春秋】爱(小说) 下一篇:【古韵征文*心帆】惦念(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