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天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我是耙子,你是匣子

【故事会·文摘版】我是耙子,你是匣子

作者: 来源: 天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枝和兰是一对恩爱夫妻。枝开了一家装饰公司,生意做得不好也不孬;兰在家伺候公婆,照看孩子,日子过得不忙也不闲。
   枝和兰计划着盖一座两层小楼。兰筹划了一下所需资金,对枝说:“我包上几亩棉花吧。”枝说:“不用。我是耙子,你是匣子。你就在家照顾爹娘,看护孩子吧。”
   兰执意包了八亩棉花。枝去地里看了看,没吭声。
   兰一下子忙起来了,先给上学的儿子做好饭,又去公婆屋里伺候老人起居,然后再去地里忙棉花。
   枝拿回家来的钱越来越多了。兰把这些钱一笔一笔地都存了起来。
   三年后,枝和兰决定盖楼。三个月后,两层楼盖起来了。一家人欢天喜地地准备乔迁新居。
   这个时候,兰病了,一夜一夜地咳嗽。兰说是重感,枝有点不放心,就带着兰去了医院。
   医生支开兰,对枝说:“恐怕是不好的病,你带她到大医院去查查吧。”
   枝就对兰说:“城里有个朋友叫了我好几遍了,我一直没空去。我要去看看他,你也顺便跟着去城里医院瞧瞧吧。”
   兰连说不用,到底拗不过枝,还是跟着去了。
   回家之后,兰躺下了,枝一支接一支地抽烟。
   两个月后,兰对枝说:“扶我到新房里去看看吧,我恐怕住不上新房子了。”
   枝连忙找了一辆手推车,泪眼婆娑地推着兰去了新房。
   第二天,兰一手拉着枝,一手拉着儿子,眼角上滴下最后一滴清泪,走了。
   已经读大学的儿子哭得天昏地暗,死去活来。
   枝拉住儿子的手,哽咽着对儿子说道:“我也快50岁了,再也不想另找了,以后我就和你过了。”
   儿子一把搂住了父亲,又是一阵大哭。
   两个月后,枝去了儿子的学校。
   儿子看看枝身边的女人,很诧异地看着枝。
   枝有点慌乱,连忙介绍说:“这是你新妈。”
   儿子又诧异地望望枝,没说话。
   枝有点尴尬,自说自话地解释道:“你爷爷奶奶需要照顾,我又天天不在家,家里非有个人不行。”
   原来,兰还没有咽气之前,有个去探病的街坊就向枝介绍了她的表妹——一个已经成了寡妇的女人。枝当时气恨恨地把街坊赶出了家门。街坊不气也不恼,临走扔下一句话:“我先占下了,你以后要再找的话,第一个要考虑的是我表妹。”
   兰死后,枝在家里呆了几天,再也呆不住了。公司里天天来电话,不是这事就是那事。
   街坊又来了,街坊的表妹萍也跟着来了。
   枝上下打量了一下萍,三十多岁,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瓜子脸,高颧骨,不笑不说话,一笑露出两颗虎牙。
   枝心里先有了三分中意,又见萍一进门就帮着收拾这收拾那的,心里又多了两分中意。
   街坊一撺掇,枝就松了口。
   给兰烧过“五七”(当地风俗,人死后35天叫“五七”)后,两个人开始商量着要结婚。
   结婚以后,枝继续开装饰公司,生意做得不好也不孬。萍开始照料公婆的起居,又接手了兰承包的八亩棉花,日子过得不忙也不闲。
   有一天,枝对萍说:“我是挣钱的耙子,你做一只守钱的匣子就行了,八亩棉田转包给别人吧。”
   萍就把八亩棉田转包给了表姐。
   萍开始闲下来了,住在两层新楼上整天无事可干,又不能白养着,就调着花样地给公婆和枝做好吃的,又把房子收拾得和城里人住的似的。公婆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于是,婆婆就对枝说:“萍是只好匣子。”
   枝一怔,眼睛望向了远处——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天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古韵征文*心帆】惦念(小说)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坚强的锡兵,只是没有说再见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