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我人生中的几大怪癖

我人生中的几大怪癖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小学时开始的一个怪癖至今还无法忘记,这种情形和表现方式都极为强烈的体现在床上。睡梦中或是思考中突然间发疯似的用力踢开被子,双脚使劲揉搓着被单然后猛烈的撞击床面。那股不知道是烦恼还是厌恶的思想展露了我的极度暴躁,若问原因我不仅烦躁的不予理会反而更加放肆我这一反常行为,其实真正造成我行为的事件原因我自己都不知道。
   有次晚上跟妈妈一起睡觉,半夜我再次哭闹着加倍做出这一惯性动作。妈妈怎么耐心问我原因,怎么哄我都不能使我停止,于是本身平日里脾气就不好的妈妈对着我的屁股狠狠地甩了几巴掌。这一刺激性动作的确让我安静了下来,但烦躁的心更加强烈地埋葬在我的身体最隐秘的地方。
   现在再来回顾这一怪癖现象,发现它跟我从小到大的性格有着很大的联系。在我真正有成熟感受与看法之前我一直处于封闭的空间,不向任何人包括我的家人讲我对所有发生事与人物行为的看法。对于那些黑暗的事及我不满谁做事风格的人,我只能表现愤怒、无奈、伤心……的表情和动作,却从来不谈及心里的感受。没有过真正自我的释放,日积月累憋闷的压积促使我在自己身体上单方面的不断发泄。
   人有这样的处理生活方式只会对自身造成伤害,之后因为家庭不和与过于在乎朋友上我选择了自虐;因为在同学关系上的不满我选择了背地里哭泣而不是去商量解决;因为他人对自己的错误判断说辞我选择了不解释不推翻,而是一遍遍的心里臭骂对方和极度不自信。
   这些生活上不当的心里行为导致了自己扭曲了自己,并没有改变事情的恶劣性。一直以来最让我骄傲的个人观点: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如果做错了事或者令我有厌恶的行为,我不该再去责怪,错事之后他们本身就比较自责难过,我再不原谅对他们就太残忍了。我现在要打翻之前的思维理论,静静立在那的木偶不会让所有人一下子就理解了,高尚了。会有人说我傻,说这些个社会经验老早就知了,但我想表明成熟的经验是一回事,自我的认知感想也代表了一个人的独特存在。
  
   第二个怪癖我是真的没法用真理解析,只能以一个常用词来诠释它——“强迫症”。如果是这样的理解,那我强迫自己的事还挺多的。
   图片、文字、声音……这些能被感知的任何东西在我观看聆听下,总是不断的毫无原因的回顾某一片段。比如说在看书时,目光逐一扫过各个文字,然而看着看看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返回去继续看那段自认为不对劲的文字。表面上再次看了一遍后又继续往下阅读,然而还是觉得那个地方哪里不对劲,又继续回看。仔细观察它到底哪里令我有这样的感觉,却发现都很正常,就这样不断的纠结翻阅。
   在图片上更夸张,看了一会儿翻下一张,又忽的觉得心里不舒服,像是之前那张图片没有看全面。接着继续返回去细细观看,其实图片极其普通,然而我就放不开它。有时回顾许多次,就那样木纳的看着才觉得舒服。翻来翻去重复欣赏的概率是百分之八十,很想改掉这个毛病,结果没用!
   每晚睡觉前都会玩手机,我都有一个这样的顺序:躺床上前去趟厕所---玩会手机再去趟厕所---不玩手机要准备睡觉前又去---闭上眼睛失眠一会又觉得去一趟---快要进入睡眠之前最后一次。中间有几次根本没有尿意,但还是跟自己说好像有必须要去!我也去医院做过检查,什么问题都没有。
   这种情况以外面的角度来看,像是强迫自己按自己的某种定义和规则来做事,但我的内心又在恶心而又无奈的反抗这一规定。如果说太刻意去想才会去循环的做,但我就是因为不受控制才会去想的,这样一来又矛盾了。
   只有一个原因可以形容它,固执与故意的偏执让我养成了这一毛病吧!
  
   第三个怪癖你们可以形容我是吃货,但又不能算是。一般的吃货都比较会吃,我呢就是只知道吃!在家妈妈每次做美味的饭菜都能让我激动得心花怒放,口水直流,这样说一点都不夸张。
   从小到大在生活上,我最怕被抢的就是食物。小时候不懂事,姥姥到家住几天,妈妈当天做了乌鸡,在吃饭的时候一直给姥姥夹肉。我低着头小眼睛却一直不满地盯着妈妈夹过去的肉,眼见盆里的肉一点点的消失,我想也不想的伸出双手把盆子抱在自己的怀中。妈妈和姥姥只觉得我还小不懂事,在那看着我一个劲的乐呵。
   高中时期因为爸爸在家工作了,我们一家人每天都在一起吃饭。爸爸的胃口很好,能吃能喝的,我想我就是像爸爸这点。一只鸡就我和爸爸吃,一人一半,吃的连渣渣都不剩。
   每次开饭前我都会跑去厨房看今天的伙食够不够,如果偶然做少了,我心里会很失望。作为晚辈的当然要自己少吃一些,多让长辈吃咯。这种怕少吃怕被人抢走很多食物会难过的毛病的确不好,即使我不说出我的不满,心中的失落和担忧还是会让人不舒服。
   可以说我意念上在食物方面比较自私,但是相对情况下我的行为绝对不会自私。
  
   在噪杂的社会环境中,与陌生人之间的无意摩擦不知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感受。说起来也没什么好在意的,然而我的怪洁癖在这上面向来保持着,只是不知起源在哪里。
   在外的肉体偶然与陌生男人碰触会使我万分的不适,在碰触过后,陌生男人的视线不在我这边时,我会试图使劲甩掉肉体上那透明的摩擦痕迹。再严重些的做法是:用手背狠狠的再擦一遍那个被不小心碰到的地方,然后还是很懊恼的把手背往衣服上蹭几遍,似乎这样做我才觉得舒服许多。
   这都体现在陌生男人与我的无意碰撞上,无论这个人看起来多么惹人心动,除非是我欣赏的人或是喜欢上了的。中间并没有用什么势力的眼睛看人才做出此举动,几乎每个人我都照做,像是养成了某种“干净”的习惯。
   洁癖的最高潮出现在大一以后,我曾经做过某餐馆的服务员,有次端菜到一个餐桌上,刚要离开菜盘的手一下子被座位上一个中年男人握住,那个人还笑意盈盈的眯着一双充满恶心褶皱的眼睛。突然的惶恐让我一瞬间的大脑短路,羞恼的我用力抽出双手后,满脸的充血反应,结果就是跑到卫生间边狠狠的擦手边哭泣。多么不坚强,笨拙的自己,从始至终都不敢大声怒骂他,也不能呼叫其他员工。当时的心理就是不能让人知道,因为一出口我就会先大哭,尴尬的最终还是我。
   随着年龄的增长,敏感度像是降落伞一样转折性下降,或许是胆大坚强了许多。
  
   对大部分物体的识别和兴趣都在鼻尖下,很多人也会这样,但绝对少有我这样惯性的嗅很多奇怪的东西。
   习惯性的用下嘴唇紧紧推着上嘴唇向上挨着鼻头,然后一遍遍的闻着嘴唇上的味道。(妈妈看到一次打骂我一次,她说这个动作超级难看!但我还是做)
   用手捂住鼻尖和嘴巴,深深的呼出几口气闻嘴里的气味。
   在没接触吸油纸之前,浪浪把吸了满满油的薄纸放在桌子上,不知是什么的我拿起来就闻。
   我的枕头也随时被我用脸用力的埋进去仔细的闻着不放。
   不小心捏死臭虫,远处就能闻到刺激性的味道还不满足,还会近距离的再次确认。
   ……很多类似这样的怪异行为,习惯性的动作也会让人误以为我不爱干净。
   人在平静的生活中很难知道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当事情带来戏剧性的变化转折后,才猛然认清自己。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坚强的锡兵,只是没有说再见 下一篇:【晓荷】一辈子的愧疚(微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