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天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军警】新兵分配(小说)

【军警】新兵分配(小说)

作者: 来源: 天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军警】新兵分配(小说) 新兵分配
  
   快解散了,班长和排长整天都在忙着给新兵写个人鉴定,新兵连陷于群龙无首的处境,一晚上就会出现好几起儿打架的,都快赶上监狱了,可真够热闹的。北京兵的文化修养略微高一些,没有人会因为一点小事就吵架动武,大家整天都在为分配工作的事情犯愁。
   新兵分配工作在底下已经紧锣密鼓的开始了。有一天,副连长找到我谈话说:“小李呀,你愿不愿意到我们无线连去工作?我们无线连可是团直属机关,选择新兵标准是很严格的,不是什么人想进就可以进去的。”
   我问副连长:“无线连都做些什么工作?”副连长说:“收发电报、接收传真、无线电通信等,都是我们的事情。无线连的工作,尤其适合你们北京兵。我们连去年有个北京兵复员后,就被分到了北京电报大楼工作。那可是北京十大建筑之一呀!工作环境好,挣钱也多,有多少人做梦想进,都进不去呢,你可不要错过这个好机会啊!”
   听了副连长的忽悠,我一时拿不定主意。我对副连长说:“您让我考虑考虑。”离开了副连长,我马上找到班长杨仁瑞去求教。班长听了不以为然的说:“听他瞎吹牛屄呢!无线连有什么可好的?首先,他们的伙食就不如我们强。无线连是直属单位,吃的是二类灶,每天八毛三的标准;而我们呢,属于战斗单位,吃的是三类灶,每天是九毛四的标准,与潜艇兵的待遇一样,你说哪个好?再有,留在营里多舒服啊!每天除了睡觉就是吃饭,每年咱们还可以一起去昆明拉练;大家在一起,那多有意思啊!”班长的苦苦相劝,让我举棋不定。
   拉练是老兵最常说的话题。据说部队每年都要去昆明的呈贡进行战备训练,全团各个协作单位都会参加。在夜幕的掩护下,上百辆戴高乐军用大卡车,缓缓的从坑道里开上公路,车灯光布满了整个山区公路。从山上向下望去,车队有如一条威猛的长龙一般,前后绵延十几公里,威风八面的盘踞在哀牢山上;待它身体完全展开以后,浩浩荡荡的直奔昆明。
   我虽然没有见过这种猛龙出山的场面,但是,光听老兵们吹起这些事儿,就不下三、四回了。老兵们讲,身为火箭部队的士兵,没有参加过拉练的兵,就不算是当兵;而没有参加过发射的士兵,永远也不算是火箭兵。这些比喻确实很形象,想到这些激动人心的场面,就让我象着魔一样,时时刻刻都想留下来工作;哪怕能够经历一次火箭部队的训练过程,也算没白来一趟二炮当兵。
   可副连长对我说:“无线连很重视培养人才,每年从无线连考入军校的战士,是全团人数最多的单位。到了无线连,你就在传真站工作,我就是传真站的站长,一切都是我说了算。还有,在传真工作的战士,每年都要去北京学习的!学习地点就在人民大学的校内,那里是二炮的通信总站。”“啊!真的吗!我家就住在人民大学,那到时候我不是就可以回家了吗?” 副连长点着头说:“完全没问题!”
   班长说:“既然,副连长许愿你回北京学习,那你还是珍惜自己的机会吧。”能回北京学习,这一条对我的诱惑力确实太大了。如果真的象副连长说的那样,我不是又可以和徐杉见面了吗!住在总站,那不是就和住在家里一样;要知道,二炮总站和我家只有一道红墙之隔,每天能回家看看这到是不错。越想越恨不能马上就离开这该死的新兵连,早一点回北京学习传真,早一点见到徐杉。
   新兵连解散的时刻终于到了。晚上,北京兵围坐在一起吃最后一顿团圆饭,也是散伙饭。志强不知想起了什么,大口大口的喝着白酒不说话。王利群情绪激动的说:“新兵连总共才九个班,北京兵中有四个是副班长,请问各位,咱们十七个人当中,有谁考核不是优秀?又有谁得到嘉奖令了?又有谁得到表扬了?工作都让咱们干了,好处全被别人摘走了;干了这么多工作,连一个嘉奖都没有,这不是把咱们都当猴耍了吗?!”
   利群的话对我震动很大,自己就是一名副班长,为了班里的工作我没少卖力气。到头来,两次评嘉奖,一次都没有我。没有我也就算了,连一个北京的都没有,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看看那些得到嘉奖的都是些什么人?有给连长送礼的;有溜须拍马的;有甘愿当三孙子给连长打洗脚水的……总之,几乎清一色都是连长亲自接来的砀山兵,都是一些卑躬屈膝,油嘴滑舌的下三烂。
   李青两眼红红的对我说:“慈乞!我留在二营了,以后有时间常回来看看我!”宝四流着眼泪凄然的说:“我被分到农场了,今后有可能咱们再也见不到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咱们就三年后,火车站上见面吧。”说完,他一饮而尽半缸子白酒,抱着我和李青大哭起来。没有人不为分手而难过,刚刚建立起来的真挚友谊,顷刻间就要各奔东西。我们好似明天就要生离死别一样,只想着大醉一场,不考虑明天要去何方。
   我本是一个从没有喝过白酒的人,在这种时候,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缸子白酒,没有任何感觉就被喝得一干二净。再烈的酒精,也赶不上北京老乡朝夕相处的交情深;离别的痛苦,取代了所有的苦闷;酒精烧灼的滋味,成为我们最好的镇痛剂。古人云:三杯通大海,一醉解千愁。很多人都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只有喝醉了才最省心,它可以让我们忘记所有的烦恼和不愉快。
   晌午,连长正式宣布了人员去留名单。我在无线连;高威和宝棍在测计队;康俊东在气象站;志强、张龙和德林在转运连;严兵在汽修连;宝四在农场当卫生员;利群在团部放电影;剩下的人全部都是留在二营。谁都没有想到,平时不吭不哈的严兵,居然去了汽修连。这可是一个非常紧俏的单位,据说,汽修连一般不收留城市兵;因为,培养一个开车人才不容易,部队希望找一些能长期服役的农村籍战士。
   班长说:“他家里好象有什么人在二炮司令部工作,特地从北京给基地打过电话,要求部队给他安排开车的工作,所以连长才让他去汽修连。”要不说,朝里有人好做官呢,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
   宣布完名单,各单位来人来车接新兵回老连队。我和高威、宝棍、康俊东上了同一辆卡车。副连长说:“测计队、气象站、无线连还有通信连,咱们这几个团直属单位都住在一条山沟里,彼此之间的距离不远,走路十几分钟就可以到。”听副连长这么一说,我一点都不感到孤单了,毕竟我们几个还能经常见面。
   汽车就要开动时,班长红着眼圈拉住我的手说:“班长对不起你,没能给你争来一个嘉奖。到了那边要好好的混,别太耍小孩子脾气,感觉不如意就调回二营来,我帮你找人!”我紧紧的握住班长的手,千言万语涌上心头,可话到嘴边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汽车开了,我的眼泪从眼眶中夺眶而出,我挥着手向班长、向留守在二营的所有北京老乡告别。“再见啦!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
  
  
 
天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那个人 下一篇:【山水】全家福(绝句小说)(外三篇)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