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划车之谜

划车之谜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彩云吃完早饭,在盥洗室对着镜子稍微收拾了一番,便匆匆走出房门上班去。
   走到小区大门口,见沿路停了一长串车,有二三十辆之多。几个人正站在那里与物业公司的保安争吵,围观的人黑压压一大片。彩云随口问人是怎么回事?一高个中年男子说,小区内的汽车被人用利器划伤了。彩云说,谁会这样干,简直是无聊透顶!中年男人说,保安们忙活了大半天,就是查不出来人。被划伤的车主不干了,联合起来找保安的麻烦。彩云急着上班,也就没多打问。
   这个小区叫玉泉路小区,距离市重点高中育才中学不远。育才中学高考一本上线率在全市名列前茅,家长们都愿意把孩子往那送,自然这个小区几乎住满,很难找到空房。彩云因而也在玉泉路小区买了套房,带着儿子大壮住进了这里。
   彩云搬进不久,就听人说隔三差五小区内的小车就会被利器划伤,住了不到一年,几乎每月都有此类事情发生。小区的车主们为此闹得沸沸扬扬,但似乎没有解决之法。他们联合起来调查好多次,就是查不出人。他们也跟物业公司吵闹了数次,仍没有什么结果。
   这个小区面积特别大,当初住户嫌车位十几万元太贵,没有几个人愿意买,因而小区路边或门前的面积不大,停车位也就不多。后来小区的车多了,车位不够用,于是就有人将车停在了大伙晨练的健身广场。第一个人放车了,第二个人跟着,车停得越来越多,这儿俨然成了停车场。突然有一天,停在广场的车不知被谁用利器划了道道疤痕,有十几辆之多。受害的车主们愤怒了,就联合起来找物业公司。但物业公司说健身广场不是停车场,你们又没交停车费,这事不归他们管。要他们管也行,就得在广场安装摄像头,每户就得平摊这笔费用。有车位的人说他们又不在广场停车,自然不用掏;无车的住户说,停车之事与他们没有一点关系,凭什么让他们出钱。此事扯来扯去,一直也说不出张道李胡子。
   数李姓车主最倒霉,他的车前后被人划伤过八次。所以,每次与物业公司吵架,他总会冲锋陷阵,闹得最凶,动不动就破口大骂,世上最难听的骂人话,他都能说得出口,不把划车人祖宗三代骂个狗血喷头心不甘。那天早晨,他准备开车去上班,发现爱车又被人划了两道长长的印痕,气得他脸青如磁铁,大声叫骂,妈的王八羔子,谁个狗日的划我的车。骂声如雷,竟然将广场柳树的叶子雨点般打落下来。
   这事到底是谁干的?小区内的人分析來分析去,也弄不出所以然。物业公司也算尽职尽责,向派出所报案。片警过来后,走访小区里的诸多住户,并对有案底的人逐个排查,最终也没弄出结果。
   说来也怪,自从彩云的儿子大壮因车祸意外死亡后,连续三个月,小区内没有一辆车被划伤,那个划车之人像是人间蒸发了,不见踪迹。不过,彩云那天出去买菜,发现小区内的人用怪模怪样的眼神瞅着自己,影影绰绰听见有人背后嘀咕划车的人,是她的儿子大壮。回到家,那句话在她耳边萦绕,像苍蝇嗡嗡地贴在耳膜挥之不去。
   时间如流水一样一天天过去,那天,物业公司通知彩云下午三点到办公室开会,也没说具体事。
   彩云准时去了办公室,里面坐满了人,全是小区的住户。保安科长打着手势,让她坐在前排。她也没加多想,就坐在前排。
   刚落座,一位胖墩墩的中年男子气呼呼地站起来质问彩云,你儿子为什么要划伤小区内的车?彩云当下怔住了,气得浑身颤抖,不由向四周扫了一眼,发现众人黑着脸,齐刷刷盯着她。一位瘦高个女吼叫道,我与你家无怨无仇,你儿子为什么要划我的车。望着瘦高个女人摇摇晃晃的身影,彩云感觉她怀里揣着个定时炸弹,突然爆炸了,将她炸个血肉横飞。她再也不能容忍别人对儿子的诬蔑,毫不客气地回敬道,简直是天方夜谭,亏你能说出口,你见我儿子划你车了。瘦高个女人无言以对,嘴里打着呜啦,垂头丧气地坐下了。
   李姓业主不干,猛然站起来,皮笑肉不笑地说,你儿子干那事,你也许不知道。彩云眼里燃着怒火,喷出的火球仿佛要把李姓业主的衣服烧着了。我儿子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他决不会干那坏事。他每天放学后在家做作业,哪都不去。李姓业主撇撇嘴,狞笑道,也许他半夜自个跑出去划车,你可能不知道。我的车被你儿子划伤了,就得找你索赔。瘦高个女人随声附和说,子债父母还,我的车被你儿子划伤了,不找你找谁。
   所有的声音杂乱无章,像蜜蜂在彩云耳边旋转。彩云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她眼前不时浮现出儿子那张充满稚气的笑脸。她说什么再也不能让人栽赃陷害儿子了。她猛然站起来,大声喊道,我儿子决不会干那龌龊事,你们不经调查,一口咬定我儿子划伤了你们的车,对此我将通过法律渠道为他讨还公道!
   彩云说完愤然离去,听到身后一片喊叫声和骂声。
   彩云脸白得像一张纸,她心痛得要命,仿佛一群人在撕扯着自己。她走到半道上实在挺不住了,口吐鲜血,昏倒在地。
   行人发现她躺在地上,便打了120急救电话,将她送往医院。她终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死亡。
   在美国打工的丈夫获悉彩云死亡的消息,急匆匆乘飞机赶了回来。他一方面料理丧事,另一方面将物业公司和那群车主告上了法庭。
   一个多月后,划伤车的人被公安局抓住了,是一个拾破烂的精神病人。他以为划车好玩,便专在夜里趁人不注意时划车。而彩云的丈夫在法庭调解下,最终与物业公司和那群被划伤车的车主庭外和解,获得了十万元经济赔偿,可他心里比谁都难受。和他生活了二十年的妻子,说走就化成了天边的彩云走了,怎能不让她肝裂肠断。他黑黝黝的脸似铁一般冷,豆大的泪珠雨点般落下。眼望着妻子的尸体,他全身酥软得像一张纸,风一吹便倒下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山水】全家福(绝句小说)(外三篇) 下一篇:【天涯】山盟海誓〔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