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桃花劫

桃花劫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冬季的辽北小镇白雪皑皑,北风凛冽。街里道路两旁的杨树在寒风中摆动着光秃秃的枝条,好奇地注视着匆匆行人脸上的疑惑。街里卖肉的張飞失踪了。这在年关将近的小镇可是暴炸消息。
   街里是当地对镇上商业中心的称谓。街里并不繁华,近一公里长的道路两旁的门市房上挂着小卖店、超市、日杂百货等各式招牌。
   張飞的肉铺在街里北头路西第三家,第二家是一个小卖店。如今,肉铺的门窗紧闭,门外油腻腻的岸板上一层灰土,风吹过来,会飘起一阵尘雾。灰土下还没来得及变色就被冻住的腥红血迹,诉说着肉铺曾经的热闹和兴隆。过往的行人不由自主的朝这边张望,窥探着秘密,也有一丝恐惧。目光一扫而过,然后匆匆离去,留下一长串的问号,这么大的人说没就没了,真是怪事……
  
   警灯闪烁,警车拖着长长的警笛声呼啸而至,“嘎”的一声停在張飞的肉铺门前。县刑警队的三名警察四处查看,一旁的村治保主任断断续续的介绍着情况。
   “张飞的本名叫张二男。只因此君噪门大,生得虎背熊腰,豹头环眼,黝黑的脸上满是钢针一样的浓黑胡茬,特像三国演义里的三将军,所以街里人都叫他張飞。只不过彼张飞擅使丈八蛇矛,此张飞手中总是挥舞着砍刀。”治保主任笑了笑,得意自己对张飞外号的由来描述的很到位。
   “张飞不是本地人,六年前来到镇上租了这间房子开起肉铺,先是自己杀猪自己卖,后来因为起早贪黑太辛苦,又不想雇人,就改为上货卖。張飞人很实在,卖肉从不缺斤少两,价格也合理,加上总是笑呵呵的,喜庆,所以乡亲们都愿意到他这儿来买肉。一来二去,他和大伙都熟了,镇里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
   警察一边听治保主任介绍,一边很仔细地对屋里屋外进行着检查。
   “中队长,没发现什么情况,屋里东西没有被翻动的痕迹,抽屉里的钱物也好像没有动过。”
   “也没有发现打斗的痕迹,门口的三轮摩托车也在。”
   “继续查,扩大范围,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仔细点。”中队长吩咐着,转身看向治保主任,问道:“张飞的家里还有什么人吗?”
   “好像没有了。他到镇里来的时侯就是一个人。后来听说他离婚了,因为他老婆在他外出打期间有了外遇。还听说,他到镇上来是因为和老婆离婚时闹的很凶,把给他带绿帽子的男人打的够戗,逃到镇上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没了下文。”
   “他有没有生意上的仇家或对手?”
   “好像没有,他为人挺好,没听说和谁结怨啊。”
   “他有没有什么爱好?”
   “爱喝点酒,打打小麻将。这也很正常。镇里的男人谁不喝酒谁不玩牌。”
   “张飞有女朋友吗?”
   “这个,好像没有,这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哪个女人愿意跟他,现在的女人多现实啊。对了,好像张飞和桃花的关系不错。当然这也是没影的事,只是街里的传言。我也是听说的,当不得真的。”治保主任絮絮叨叨的说着。
   “桃花是谁?”
   “桃花呀,就是隔壁开小卖店那家的女人。这个桃花,命可真是不咋地。和她的男人结婚后,有过一个孩子。孩子8岁那年,得了鼻咽癌,不幸死掉了。这对两口子的打击很大,原本开朗的桃花变得不爱说话了,可能精神上受了点刺激。更要命的是两口子的关系也出现了问题,天天吵,一气之下桃花的男人外出打工了,很少回家。后来又有了现在这个孩子,桃花的男人也是不管不问,还总是怀疑孩子不是他的,为此两口子没少吵架,甚至拳脚相加。听说桃花还自杀过,抢救过来后,守着小卖店和孩子,很少外出了。”
   勘察完毕。中队长一边嘱咐保护好现场,保留好证据,一边对治保主任说:“你提供的信息很重要。保持联系,有什么新情况随时通知我们。”
   警车飞驰而去,围观的乡邻随即散去。只留下他们的好奇和窃窃私语。
  
   一个星期后,桃花被县公安局带去问话,一去便再也没回来,小镇的茶余饭后的谈资再次被張飞和桃花塞满,各种传言光怪陆离。
   “我早就看张飞不是好东西,大眼钩魂,准是勾达人家媳妇,事发后跑了。”
   “得了吧,桃花的男人老不在家,没准是桃花勾引他呐。”
   “不可能,桃花多好个人,再说她的孩子还在家。”
   “别管谁勾引谁,反正我看到好几次張飞夜里往桃花家里钻。”
   ……
   县公安局的审汛室里,背面墙上的大字格外醒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经过连续的政策攻心,桃花心理防线被攻破。
   原来,张飞性格豪爽,爱讲些荤笑话,平时总是笑呵呵的,人缘很好,虽然肉铺位置有点偏,但生意一直很好。成为邻居后,肉蒲门前的热闹,张飞的大声说笑,让桃花的精神好了不少。再加上张飞时不时的来买个烟酒,二人逐渐熟悉起来。桃花原本也警惕着张飞,怕他没安好心。可随着不断地接触,桃花发现张飞是个热心肠,而且为人忠厚,从没有过轻薄的语言和行为。桃花放下心来,有些体力活,自然找张飞帮忙。当然,做好吃的,桃花也给张飞送些。一来二去,二人的关系亲近了许多,但也仅仅停留在礼尚往来的层面而已。
   这种和谐的关系在一个雨夜被打破。那夜,桃花的儿子高烧不退。无助的桃花找到了张飞。张飞二话没说,用雨衣包好孩子,骑上上货用的三轮车,直奔医院。后半夜雨停了,孩子烧也退了。在回家的路上,面对模糊的宽阔背景,桃花百感交集,她怨远方的男人把她扔在家里不闻不向,啥忙也帮不上;她怨自己的命苦,摊上这样一个薄情郎,还赶不上眼前这个男人,有情有义,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就这样,桃花和张飞成了情人关系。心里有了依靠,桃花的脸上笑容多了,也比以前爱说话了。张飞的天空也睛朗起来。虽然他们都知道这段情感见不得阳光,但却不能自拨。
   直到前几天,桃花的男人回来,又是吵架,还有打骂,而且很凶,因为风言风语传到了桃花的男人的耳朵里。张飞气不过,想过去帮桃花把她的男人揍上一顿,替桃花出气。但思之再三,觉得不妥,人家毕竟是两口子打架,可能还是因为他,他过去,岂不是火上浇油?张飞急的抓耳挠腮,终于想到一个好办法。他偷偷给桃花发了一条短信,五个字:我们私奔吧!桃花无语了,心里七上八下。不走吧,一年的相处,张飞的体贴占据了她的心。走吧,苦命的孩子她说啥也割舍不下,再说私奔的名声让孩子以后怎样做人!
   犹豫着,纠结着,张飞的短信到了桃花男人的手里,又是一顿暴打,死去活来后桃花承认了和張飞的奸情,并决然提出离婚。暴怒的男人反到冷静下来,说道:“离婚可以,我要和张飞谈谈,他得给我20万,算是精神赔偿。”一丝狰狞的笑意挂在嘴角上,很冷,很有寓意。
   半清醒的桃花找来了张飞。
   刚进门,一块板砖拍在张飞的后脑上。
   悲剧就这样发生了。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方便面泡饭 下一篇:【正向】瞧这一家子(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