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古韵征文*心帆】怡春院魔力和小妖的故事(情感小说)

【古韵征文*心帆】怡春院魔力和小妖的故事(情感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怡春院今晚烛影摇红,春意浓浓。
   因为今晚是怡春院小妖第一次登台亮相。鸨儿魔力并不太担心,因为小妖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凭小妖的聪明和美丽,加上那一身柔软的媚功,她相信小妖一定会很红的。
   想当初,她魔力可是怡春院的头牌阿姑,多少有钱的主儿,想见她一面,还得看她是否乐意。她挣够了脸面,也挣够了银子。后来,看上了风流倜傥的北岸,她不想背上那倒贴的名声。她在怡春院见的多了,多少姑娘挣命攒下的那一点血汗钱,最后都倒贴了小白脸,人财两空。她可不想落个这种下场。她费尽了心思,楞是把她的心上人从一草根,挣上了名流的身份。本想从此靠上北岸,过着恩恩爱爱双宿双栖的日子,谁曾想啊,这男人啊压根儿就不能有银子有名气。有了这两样,人就变了。自己装饰了别人的梦,而自己的梦却是空花泡影。她也不难过,是早料想到的。她只是有所不甘,以为自己可以有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结果。她苦笑起来,摇了摇头,到头来还不是与别人一样。她自我安慰道:还算那人有些良心,拿出一大笔银子,让她可以开四家联号的院子。前三家院子生意还火爆,这怡春院就看今晚了。
   她各处巡视,看准备的也差不多了,喊了一声:“小红、小翠,把那桌子的水擦干净了!”两个小丫头应了一声。她便袅娜着往小妖住的房间走去,想去看看小妖准备的咋样了。
   她想起训练小妖时的情景,不禁一乐。她告诉小妖,“眼神不能散,别左顾右看,要盯住一点;别绷着个脸和谁欠你八吊钱似的,更别咧着大嘴跟个傻孩子似的。嘴角微微上翘,保持这样的表情就可以了。”魔力作了个示范,让她坚持住。可小妖没坚持一会儿,就说:“姐姐,我好累哟。我先休息一会。”也不等批准,就像懒蛇一样摊在椅子上。小妖的作人宗旨是,做一个懒女人。(有高山必有低谷,是奇才必有怪癖!生命在于静止,但是每天晚上的嘿咻也不能少呢! 至少来点运动量促进一下血液循环增强一下新陈代谢啦!注:小妖原语。)魔力不允许她偷懒,把她拎了起来,让她靠墙练站,“打开肩膀,不要耸肩,放松,挺胸,收腹,收下颌,收紧臀部肌肉,双臂自然下垂。”
   等魔力一出去,小妖又不练了。魔力装不知道。小妖机灵,条儿顺,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就是没长性。穿着又细又高的鞋,还要摇曳生姿地走出美感,站姿、走姿、表情一样不能少。否则,你想红?作梦去吧!她一再告诫小妖,不仅这样,我们怡春院的姑娘要卖笑,但更要卖脑。你以为自己国色天香,所有人就会喜欢你了?男人来这儿是找乐的,你就要给他乐!怎么给?不是把腰带一松就好使的,你得搞定他的思想。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做爱,其实不是在跟女人做爱,是跟他自己的思想做爱!你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没隔多久,小妖吹拉弹唱样样都学会了。
   客人们都来了,大厅里闹哄哄的,一再催促老板娘开始演出。魔力笑颜如花,“不用急,不用急。好事不在忙上。”瞄了一眼,北岸还没来。心里暗骂一声,也不管了。开演——
   两个壮汉抬着一个镶金描凤的红漆桶上场了,轻轻地放在了大厅中央的八仙桌上。在众人的惊疑声中,音乐响起来,像遥远的风沙呜咽,极富诱惑的笛声吹起,在拍板中小妖缓缓从红漆桶里袅出,身体扭动着,轻歌曼舞,滚玉吐珠般唱起了《眼儿媚》。那真是——
   金绣红氍倚春妖,媚眼玉郎挑。金莲软点,凝脂盈腻,一瞅魂消。秋波微送如花俏,此景倩谁描?翩跹一舞,云鬟摇曳,颊泛桃潮。
   客人们都看得如痴如醉,血脉贲张。全都不知不觉地往前挤,不住地拍手叫好。这时从空中降下一缀满鲜花的秋千,小妖轻灵地坐上去。秋千升起来了,小妖用白白的玉足打着拍子,又妖妖娆娆唱起了《醉花间》荡秋千。众人均抬头凝目——
   小柳娇身何太软,芳怀春意乱。香喘一声声,还抖腰儿颤。妖妖含怯唤,醉上秋千看。暖风香月院。黄莺恰恰啭清音,又争春,人不倦。
   在一阵纷飞的花瓣雨中,小妖绾着绸带,盘旋着飘飞下来,喝采声响彻一片。
   小妖退去后,鸨儿魔力说:“现在开价,价高者得。”
   正在大家争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北岸不知啥时来了,送了一个大篮,说:“今儿不论价,包了!”众人均不敢再出声了。
   魔力大声的说,“姑娘们,小妖今儿已有主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好呢!”莺莺燕燕的笑声不断。
   魔力陪着北岸拥进了小妖的房间,后山的、空山、柳絮、蔷薇、云飞、秋池等全在那儿呢。小妖笑嘻嘻地迎上来:“北大大,我就知道你会来捧我的场子。”多情丫头端上茶来,大家一一落坐。
   小妖说,“趁着今儿人多,我们玩一个游戏吧。”大家一致说好,说玩什么游戏?小妖说:“我们每一个人用房门、兔子、老虎,还有‘我’四个词,凭自己的想像编一个故事。北大大,你先来吧。”
   北岸有点找不着北了,想了想说,“好吧,我先来。在路上,如果遇到一只凶恶的老虎,我就学武松的样子,三拳两下就把它解决了。等我回到家里,打开房门一看,哇,一屋子的兔子!”
   小妖大笑起来,众女忙问何故。小妖给她们咬耳朵后,全都笑得前仰后合。
   北岸说,“好你个小妖,你敢取笑你北大大,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妖说:“谁怕谁啊?!今晚,我要跟你血拚!”
   鸨儿魔力对北岸说,“说到兔子,落木和拈花那两个兔崽子,在怡红别院也可撑得起场子,可就不好好干活。给他们介绍了富婆,还挑三拣四,净跟我四院的姑娘瞎胡闹,你得空好好教教他们。”
   北岸说,“好,你的事我还是要尽心的,放心吧。”又转过身,对众人说,“天也不早了,都各回各房吧!”
   姑娘们答应一声,嘻嘻哈哈地往门外走去……
  
   注:怡春院只卖笑不卖身,文章中人名都真实可靠,为一帮喜欢扯淡的人互相戏闹为文。文中的游戏其实一道心理测试题,房门代表家,老虎代表老婆,兔子代表情人。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来不及抵达的春天 下一篇:【东北】三月十六(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