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东北】三月十六(小说)

【东北】三月十六(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大清早,老王早早的醒了,一咕噜爬起,上外屋抹了一把脸,走出房外,直奔井口门子。
   井口门子前已经摆上了桌子,小顺子和大老许还有几个工人正在摆黑猪头和猪蹄呢,老王嗯嗯咔咔地咳了两声。
   小顺子和大老许回头,连忙打着招呼,小顺子说:“老板,都弄好了,你就放心吧。”大老许的脸黑一块,白一块的,眼睛四周都是煤灰,就像一个大花脸蘑菇,胡子长的都要盖住嘴巴了,他用两根手指把嘴上的烟夹住,再拿在手里掸着灰,张大嘴巴对着老王:“怎么样,中不?都摆上了,都摆上了,保证误不了时辰,您就放心吧,老板。”
   老王左右走了走,看着抹的漆黑发亮的猪头,说:“嗯,还行,还行,一会把香啊,鞭炮啊,都给我弄的板正的,可别误事,告诉你,今儿可是三月十六。”
   大老许嗤着一口白牙,笑嘻嘻地说:“哪能误呢,昨儿桂花就把猪头刷好了,香啊,鞭炮啊,一点就中,一点就中,那啥,小顺子,一会你点香,让小齐放鞭炮。”
   老王皱了皱眉,说:“大老许,你行不行啊,让什么小齐点,让什么小齐点,我看你真是个猪头!”
   大老许连忙接着话茬,说:“老板,那你说让谁点,就让谁点。”
   老王虎着脸:“让谁点,你说让谁点?他是谁,你是谁,就让你点,就你点,知道不?你个虎玩意,一会洗把脸,刮刮胡子,好好给山神爷磕几个,今年我还指着你出菜呢!”
   大老许点着头,说:“中,中,明白,我点,我点就我点。”
   老王想起了点什么,又对老许说:“我说,哎,别忘了给门口那棵神树系上红布,听着了没有?”
   大老许说:“中,中,明白,我系,我马上就去系。”
   老王看了看天,天上挂着几丝云彩,今儿三月十六,天气嘛真不错。老王松了一口气,摸了摸没有头发的脑袋瓜子,背着手来回不紧不慢地转悠着。
   老王转圈看着井口,心里充满了成就感。这是个年产六万吨的井口,扣除成本,去了打边叫油的,年赢利少说得千八百万呐!想到有那么多那么多的钱一沓沓溜入自己的钱包,老王乐地睡觉里都笑醒呢!
   老王个子不高,五十出头,老谋深算,精通社会,打拼多年了,要说在江湖混,那真是老油条了。对上,老王知道,有钱能使鬼来推磨!老王绝不抠门,油不光要叫,还不能叫少呢。你想,油少了怎么能滑溜哟!对下,特别是对工人,更是嘘寒问暖,照顾有佳,老王更明白,有钱能使人心暖,没人给干活怎能赚大钱。但对有些工人的来历,老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知道,有些人就是上这偏远的地儿来避难的,不用打听根底,弄地太清楚了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有些事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关键紧要的事还是不能让这些人上手的,免得晦气。像今天不让小齐点鞭炮,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挨着井口不远的食堂的烟囱冒着黑烟,工房门陆续地开了,不少的工人把洗脸盆端到在工房外边,哗哗地洗脸,擦身子,洗完了,水哗地就地一倒,毛巾往肩膀上一搭,上食堂吃饭去了。
   一辆丰田4700左扭右拐地开到食堂门口,从车里下来一个白白胖胖的女人,潇洒地一挥手,啪地把车门关上。老甘颠颠跑上前去帮着打开后车门,顺手摸了胖女人的屁股一下,夹着嗓子说:“桂花,额的个妹呀,买菜累不累呀,坐车屁股疼不疼啊?用不用哥给你揉揉捏?”众人都哈哈地乐起来,桂花一边拎菜往食堂走,一边哈哈笑着说:“你个死鬼,是不不说话能死呀,咋不喘气呛死你,吃饭噎死你捏?”老甘紧跟桂花屁后,扛着大菜包,嘴里不停地说:“妹呀,哥死了谁给你揉屁屁呀,大伙说,是不是呀?”
   一大帮人围到车后,从车上卸下一件件啤酒,有两人抬一件的,有一个人抱着一件的,连喊带推地跟着桂花进了食堂。
   老王也凑近前伸着脖咧开大嘴巴嘿嘿乐着,他知道,这帮煤黑子一个月一个月地在这鬼地方干熬死糗着,苦着呢,就想找个女人逗逗乐刺激刺激呢,桂花就是他们每天的乐头,再说,桂花那粉白的脸和胖鼓鼓的屁股,多惹人眼冒火呀,谁不愿多看两眼,谁他妈枉为男人!
   时辰到了,鞭炮噼里啪啦地响起来,空气里散发着炮药和檀香的混合味道。矿工们在井口门前围成一个半圆。老王在供桌前,跪下,点香,磕头,双手合十,太阳底下,秃脑门子泛着光,对着井口门子,说:“山神在上,我王金荣在这给您老磕头了,愿山神爷保佑今年煤源旺盛,财源滚滚,兄弟们平平安安,多多发财。”
   大家伙哗啦哗啦地鼓掌,有人叫着:“好,好!”,有人嚷嚷“发财,发财!”“平安,平安!”。
   大老许脸洗的白白地,下巴刮地雀青雀青地走到供桌前,跪下,双手抱拳:“山神爷在上,大老许给您磕头,您老人家能让我们老板发大财,让兄弟们平安,让大伙挣钱,我谢谢您,给你磕头!”
   老甘来到供桌前跪下,磕头,双手抱拳,闭上眼,干嘎吧嘴不出声,听不着说啥。
   一辆霸道驶到井口,下来了几个人,老王急忙迎上去:“范局长,田局长,你们来了,快,刚开始,刚开始。”
   局长们也来到供桌前,跪下,磕头。
   工人们都三三两两地在供桌前跪下,磕头。
   全都磕完了,大老许招呼着:“来呀,今儿三月十六,放假一天,过了这个村就等来年了,大伙可劲地玩,敞开了肚皮造,老板请客,不要钱啊!”
   小顺子噢唠一大嗓子:“我说老甘,刚才你跟山神爷祷告些啥呢,说出来让大家伙听听呗,是不又是想着跟那个桂花额的个妹怎么怎么地呢?”
   小顺子招手说:“玩踢顺的跟我走啊,玩踢顺的跟我走。”
   老甘指着小顺子,说:“才不跟你玩呢,上回还欠我三百多块呢,这回玩多大地呢?”
   小顺子说:“玩多大的你不也是不玩嘛,就想着去帮着桂花额的个妹去做菜去呢,是不?”
   丰田4700和霸道并排停在高级酒楼门前,宽敞漂亮的房间里,老王哈着腰,殷勤地挨个杯倒着茅台酒,灯光下,秃脑门更亮了:“局长,今儿三月十六,好日子!您多喝点,您多吃菜……”。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古韵征文*心帆】怡春院魔力和小妖的故事(情感小说) 下一篇:【古韵征文*心帆】蝎子之爱(情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