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月光】惊喜(小小说)

【月光】惊喜(小小说)

作者: 来源: 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清晨的第一束阳光有人说是莉莉丝留下的一滴眼泪,用来洗刷夜晚残余的梦魇。至于这说法准不准确呢?谁还去验证?不过偶尔的梦魇却是实在的,就像厉鬼缠身,它可能存在于你的现实,也可能存在于你的感觉。当你认为高度符合时才想起睁开眼醒来,这就是“常理”。
   伊利娅今早就有这种感觉,在双人床的内侧,在更靠近窗的一边,在丈夫桑托的身旁,她终于被虚幻的呼吸压抑所吵醒。身上盖着被子,因为这是十二月的天气,被子里是自己精光的身体。她依然要拿出自己的两条胳膊,让被沿在胸部位置紧勒,露出白色的脖颈和肩膀。还在喘着气,像是害怕那样,又像是紧张那样。她怀疑自己流了汗,她怀疑自己在生病。偶尔闭上双眼把手放在额头,偶尔睁大了双眼盯着天花板,想从其中看出些什么。她需要平息下来,好在梦里的东西通通忘记了,连一点渣都不剩,就像摆在丈夫那边床柜上的咖啡杯一样,在夜里时就用水洗过。她怕自己的动作与呼吸会吵醒丈夫,回头看时桑托正面朝她平静地睡着,她略心安了,赶紧让自己静下来。她在刚才确认丈夫未醒时顺带瞥了一眼放在床柜上的闹钟,已经八点了,因为昨夜她就有了一个打算,她要在今天上午,去商店买下那件令自己心仪已久的大衣。那是一件灰色的绒子大衣,上面除了自带如宝石般的装饰链,还垂着几个可以衬出自己可爱的绒球,那是束腰的带子,不但看着可爱,也可以把自己的好身材展示出来。她才二十八岁,与丈夫结婚三年,还没有孩子,她自信自己的身材依然动人。丈夫也见过那件大衣,是在两周前,当时自己还试穿了一下,对着镜中的自己,若不是昂贵的价格她相信丈夫也会为她而陶醉。她越想越真,自己再拥有这件大衣的感觉预想令她激动,她想瞒着丈夫把衣服买下,她是多么想给丈夫一个“惊喜”啊,又或许只是一“惊”。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只待自己从“梦魇”里完全挣脱出来,再以最轻柔、最迅速的动作穿衣出门。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她悄悄地起身,慢慢掀开被子。穿上内衣后,再小心地把余温用被子裹起,轻轻折向丈夫那一边。她紧盯着丈夫,害怕他会醒来,丈夫翻了一个身,她紧张得左手缩到了胸口,可丈夫到底没有醒,这才松了一口气。赶紧去浴室洗漱一下,用毛巾擦干。拿上钥匙,带上皮包,再回到卧室深情地看一眼丈夫。丈夫又翻了一个身,面朝内,依然在睡。她轻轻地到门口换好鞋子,出门了。那家商店距离有些远,她是开着自己的车去的。在车上,她还在回忆在两周前丈夫看到她这么喜欢那件大衣时说的话,“有点贵了亲爱的,我们可以等等再来买,或者也可以买其他的呀,你说呢,伊利娅?”她对这句话就感觉像一杯水,你足够重视它,那它也不会有橘子的味道,你不够重视它,那没了它也会让你口渴。她自己认为本来买件衣服可以不这么麻烦的,但她总感觉有些说不出来的想法。她想或许是自己太年轻吧,想法多了一点也正常。她就这样矛盾地把车开到了那家店,停下车,进到店里,用一个与两周前一样的价格买下了那件大衣,装在了提包里。上了车,她想了一下要如何回去与丈夫说。她犹豫在到底要不要说之间,可事实是自己很清楚,即使不说丈夫早晚也会知道的,毕竟这件衣服是要给丈夫吃惊用的。时间过了大约三分钟,她对着后视镜里的自己耸了耸肩,她内心每一次跳动都是在对上帝祈祷,她希望自己回去时丈夫还不要醒,因为今天是周末,所以这个愿望实现的几率是很大的。她发动汽车,向家的方向驶去。准确地说,是家里的车库。
   她用比平时还快的速度打开家门,换好鞋子后赶紧去卧室,可床上分明是空的。她打开衣橱,把提袋放在里面。在准备换衣服时丈夫从另一个房间端着一杯水出来,“哦亲爱的你回来了,出去了?”她吓了一下,不过马上面带微笑,“嗯,有一个同学找我有事要谈。”丈夫忽然紧握了杯子一下,因为是玻璃杯,可以看出上面早已留上了指纹。“是比尔?”伊利娅把换下的衣服叠好起身,“哦不是他,是,是丽娜,还有,金,对,她们两个。”丈夫把玻璃杯随手放在一个地方,“伊利娅,刚才你说是一个同学的。”妻子笑着从厨房出来,“我有说过吗?哦,一定是把金忘了。你见过她的,她总是闹出些岔子来,哈。”桑托上前拉住她的手,伊利娅的眼睛在回避着他。“怎么了亲爱的?”她显然对丈夫这一举动有些迟疑。“没什么,伊利娅。我只是想,有句话,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才好。”伊利娅没见过丈夫这么面带着歉意说过话,“你说吧桑托,你说什么我都很愿意听。”桑托:“我想说,很抱歉亲爱的,之前我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昨天夜里你和我说想买两周前我们看的那件大衣,我就后悔当时没让你买下。今天早上你出去,我醒时你没在,我以为你是去买那件大衣了,谁知你又没去,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让你畏惧我了呢?我很抱歉亲爱的,你能原谅我吗?”伊利娅眼睛忽然睁大,笑着对丈夫说:“我昨晚并没有和你说要买那件衣服啊。”桑托有些不相信,愣一愣,“你有说过,你是在怪我吗,伊利娅?你确实有说过。”伊利娅只是笑着抿着嘴唇,温柔地看着丈夫。桑托有些莫名其妙了,看着妻子的神情,他在想着什么。不一会儿,他松开妻子的手,在回忆着昨天的事。没错,那一幕妻子的脸和说话时蠕动的嘴唇都是如此的真实,可现在自己也想不起那其中的大部分细节了。这时只有伊利娅在看着丈夫,桑托在想着些什么。一个美国的周末,一个真实的世界,你可以想象吗?但它却真实地发生了,就在这户普通的人家里。沉默了五分钟左右,桑托忽然嘴角一扬,笑了,他耸一耸肩,对着妻子:“哦,抱歉,亲爱的!我想,我可能是在梦里听你这么说的。”他站起来过去拉起伊利娅的手,“既然是个梦,那我更应该抱歉了伊利娅。”伊利娅看着丈夫,轻轻摇一摇头。桑托:“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真去买回那件大衣吧,让我这个梦继续,让它再浪漫一点,好吗?”伊利娅:“你等一等桑托,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丈夫很奇怪,妻子回到卧室里,从衣柜里取出那个提袋,拿出衣服。桑托跟在了她后面,看到那件大衣,很惊讶。伊利娅:“你看,它已经属于我了。”桑托:“这是?难道又是梦吗?”妻子眼里噙着泪,笑着扑向他,“是啊,是个梦,属于我的梦。”丈夫在妻子相拥的背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眼睛里却没有泪水。
 
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古韵征文*心帆】蝎子之爱(情感小说)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滴水的龙头和孙子的孙子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