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思念如风 爱如风

思念如风 爱如风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思念如风  爱如风 怀念与你相视而坐的日子,你的味道如一杯清茶,清苦中回味甘甜。怀念那种宁静,那种祥和,那种温馨,那种源于你的慈爱、高尚和广博所赋予的干净,尽管时间飞逝,脑海中依稀忽现你孤独的身影。10年,我竟然不知,原来爱竟在不可以和不可能的夹缝中悄悄滋生……那最后的拥抱,也是此生你我唯一的拥抱,只在瞬间,至今似乎还能感受你的温暖。
   你说你喜欢这样的孤独,拒绝了与所有人的往来,却只喜欢与我独坐、静思、品茶……你病了,拒绝再见我,当我看到躺在冰冷棺材中的你瘦骨如熏,无法辨认你的模样的时候,我才知道你不见我的原因。我才真正体会有的人注定是生命中错过的风景,一转身就是一世的悲凉。
   10年前,我来到了这座陌生而繁华的城市,举目无亲。当我背着沉重的行囊,准备回到山村时,我遇见了你,你说能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这么优秀的文章的孩子,怎么会找不到工作,是人才我就喜欢,这样吧,来我们报社!那时你已是一位即将退休受人敬仰的老社长,你的话在报社举足轻重,我成为了一名最普通的幕后编辑。你告诉我,我得先从编辑干起,先看别人怎么做,要加强学习,有一天我会成为一名比你更优秀的报社工作者。
   也许我就是你眼中那个一尘不染的乡村姑娘,淳朴、善良,还有些憨憨的感觉,你与你的夫人给予了我亲人般的厚爱,我也亲切地称你的夫人为倪妈妈,你们让我在这个城市找到了一个家,在这个家,你就是父亲。
   每次去你家,倪妈妈总会开心地说:“我的傻葫芦来了!”然后,就会像妈妈一样给我做许多好吃的。然后你就会让我坐下告诉我许多做人做事的道理,你说,做一名成功的新闻工作者,思想是最关键的,而思想源于学习、源于积累……你把你收藏的许多珍贵的书籍馈赠给我,要我好好阅读。我在你的身上学到了许多在学校无法学到的东西,你教我领悟了许多人生哲理。有时我们会聊得很晚,就像一个父亲和一个女儿,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
   我们认识的第三年你退休了,原本以为你可以开始你的幸福晚年了,可是,有时老天总爱跟人们开一些难以置信的玩笑,倪妈妈因为直肠癌去世了。你整个人呆如木鸡,欲哭无泪,我伏在你的膝盖上哭了一晚。你告诉我,你和倪妈妈相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倪妈妈是那条街出了名的美女,有许多人上门提亲,你家成分不好,可倪妈妈说你有一副硬身板,有一头脑的文化知识,有一天就算不能写了,拖板板车也能生活,于是你们成亲了。倪妈妈和你共同撑起了这个家,粮食紧张的时候,倪妈妈被饿得浮肿,自己偷偷的吃烂掉的菜叶,却把仅有的一点粮食留给了你。后来,你们有了一双儿女,但为了事业他们都去了别的城市,倪妈妈成了你唯一的伴。
   倪妈妈走了,你不愿离开这座你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与儿女同居,你拒绝了和所有人的来往,整天就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家中,不言不语,我知道,你失去了生存的勇气,你在等待,等待那一天的到来。
   你甚至拒绝我的关怀,我流着泪告诉你在这座城市,你是我唯一亲人,这里是我唯一的家。你也流泪了,你告诉我这个家的门永远为我开着。
   我喜欢为你做一桌饭菜,看着你细细的品味;我喜欢为你泡一壶清茶,与你静静的相视而坐,任茶香飘满整个屋子;我喜欢与你漫步黄昏,悠闲的赏着风景……
   那时,我是你唯一的陪伴。可是,你依然孤独,我看着你那浑浊眼眸下的苍伤与悲凉,我不忍看着你就这样日起日落的等待。
   有一天,你笑了。久违的晴天也让我格外开心,那是倪妈妈去世后的第四个年头,我看见你眼中的苍伤与悲凉渐渐淡去,我告诉你其实你没有你自己想象的那么老,如果你能活90岁,现在你不过是中年而已,你开心地笑了。那天临走时,我告诉你我想抱抱你,你温暖而宽厚的臂膀把我拥在怀中,当我的唇就快碰到你的唇的时候,我分明看见了你眼眸中荡漾着青春的涟漪,而你却使劲把我的头再次埋在了你的胸怀里。我离去了,带着你怀抱的温暖,那一夜我竟彻夜难眠,整个脑海都是你的影子,我知道对我来说你永远是父亲,是师长,却从来不是也不可以是恋人。
   我们每天依旧少不了品茶、聊天、散步,而我却再不敢靠近你的怀抱,因为对我而言你是那样的崇高、伟大和神圣,我害怕哪怕是对你有一丝丝的“邪念”,都是对你灵魂的亵渎,我开始觉得就这样静静的与你一起面对日起日落,已是我最大的幸福,我就想这样静静的陪着你。
   可是有一天,你忽然无法再行走了,我把你送到了医院,医生初步判断是脑梗压迫神经,我怕你伤心,对自己没有信心,我于是告诉你你要勇敢,就算你永远站不起来,我也会永远陪着你,你微笑着应允我,让我放心。
   听说你生病的消息,你的儿女们相继回到了你身边,可是第二天,我再去医院,医生说你已出院,到你儿子工作的城市治疗去了,我再没有能见你。我矗立在风中,任风吹乱的长发,泪水如泉水一般涌出,也许你解放了,也许你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但你怎么可以不让我陪在你的身边?
   三个月后的一天我接到了你的手机打来的电话,当我颤抖着双手,激动地接通电话时,对方平静地告诉我你已去世,原来你并不是脑梗压迫神经,而是淋巴癌晚期,癌细胞转移,而你也并没有离开这座城市,只是在另一所医院的老干病房,静养、等待……
   你从此消失,再无人如你这般与我相视而坐、静思、品茶、聊天……没有杂念、没有被利用或利用,此生再没有那么干净、那么纯粹的爱,思念如风,狂野的带走我的整个灵魂,毫无保留,只是独坐如痴,任茶雾飘散在空中,直至冰冷无味,忘记时间;或矗立若木,任风吹乱长发,直至整个驱壳被抽空,忘记存在……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以民为本 下一篇:走远的风水宝地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