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墨派】一次性爱情(小说)

【墨派】一次性爱情(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题记:都说三年学好,三天学坏,这个和我相处三个月的男生改变了我。总感觉记性太好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因为这会让人很累,所以我学着遗忘,不要记得太多的事情。
  
   现在的女生已经不太怎么看琼瑶的小说,因为琼瑶小说中的女子要么纯情要么痴情,总是会让你看过之后哭个稀里哗啦。现在的女生更多的是喜欢卫慧棉棉,她们自由个性开放,反正她们小说中的人物总会让你惊艳,包括对待性。
   余飞,1999年出生在四川这个城市,16岁初中毕业就踏上了社会,李白的《蜀道难》,那个封闭的古代四川,可能是文化地域的自闭导致四川人是那样的向往外面的世界。所以她17岁那年独自一人坐火车,方向是遥远的东部江苏。
   田义,男,1996年出生于江苏丹阳,别看他才21岁,已经在社会上混了五年,说不上富二代可是有车有房,日子还蛮好过,在遇到余飞之前已经过手三个女孩子了。之所以那些女生没有最终选择他那是因为他是个浪子,对待爱情田义是个很不专情的那类。
   在认识田义之前,余飞和一个社会上的男子相好,可是,好花不愁蜜蜂多,为了争余飞,一场赛车夺取了那个男子的生命。都说红颜祸水,余飞在社会上备受争议,闹到最后只好离开,过惯了惊心动魄的生活,余飞有点后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因为自己的出现而遭受排挤。一年后,那年她十八岁来到江苏丹阳,在一家私企上班,后来他遇到了田义。
   “听说班长喜欢余飞?”工友对田义说。
   “喜欢又怎样,花落谁家还不知道呢!”田义自信满满的说道。
   “听你这口气像是要下手!”
   “信不信我三天就把她追到手。”
   “和班长对着干你小子有好果子吃。”
   “市场都自由竞争了,一个女人而已。”田义不屑的说道。“先下手为强。”
   二月十四那天,田义特地买了一盒德芙巧克力。
   “听说,下雨天,巧克力和音乐更配哦。”田义殷勤的把巧克力送到余飞的面前,“送给你的。”
   “哪来的雨,你人工降雨啊?!”余飞笑颜如花的接过巧克力,“无事献殷勤,有什么事说吧。”
   “难道没事就不可以送你巧克力了么?”
   “吃饭就免了,班长今天已经约我了。”
   “我还以为我的动作快,没想到班长捷足先登了。”田义坏坏的笑道,“今天就算我让他了,下次可不会心慈手软了。”
   “说的还牵强,你心里的小九九我还不清楚。”余飞看着田义的眼神好似捉摸到什么了。
   “田义,今天的产量一千个,多吗?”班长戏谑的说道,其实,田义追余飞的事他早有耳闻,给他加产量也是假公济私。“有那么多的心思泡妞不如多干点活。”
   “得意啥不就是一个破班长,知道你会公报私仇。”田义不快的小声说道。“追女人你还嫩点。”
   “田义,你今天的活干的还真漂亮,”质检余飞看了看田义加工好的工件讽刺的说道,“孔径打得太大了,你不会去磨磨钻头啊,毛边也不去,你的活谁敢接受。”
   “哟,余质检还真认真,班长一定会欣赏你的。”田义戏虐的说道。
   “他欣赏不欣赏干我什么事,做你的活吧。”余飞不屑的走了。
   “你这样说我更高兴,”田义似看出了苗头似乎自己有了更多的把握。
   三月十五是余飞的生日,班上的人约好了去吃饭,之后是ktv唱歌。活跃的田义把现场的气氛搞得火热。
   “今天是余飞的生日,所以呢,今天大家提什么要求她都会满足,尽情的k歌吧……”
   “就你嘚瑟,”一边的班长不快的说道。
   “《花好月圆》,谁唱?”
   “我来吧,”余飞拿起麦克风。
   “一个人唱有什么意思,”田义也拿起麦克风,“对唱才有意思呢!”
   此时,余飞借着霓虹灯看到班长一张很臭的脸。
   一曲完,工友掌声四起。
   “今天又有一个好事要公布,”工友期待的看着田义,“我要追余飞了。”
   话未完,坐下的工友起哄了。
   此时,班长的身影消失在了门中。
   第二天,余飞就和田义出双入对了,羡慕死工友们了。
   只是,班长给田义的活也越来越繁重,我想班长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
   “余飞带你来这样的消费场所还过瘾吧,”田义和余飞来到一所高档餐馆吃着牛排,“可是花了我半个月的工资。”
   “如果我连一顿牛排也不值我还混个屁,”
   “不要屁啊屁的,好歹也是一个高档场所。”
   “怎么说话还要上档次吗?”余飞不悦的说道,“我是俗人,说话就是俗气。”
   “那我入乡随俗了。”田义尴尬的说道。“大不了下次吃个大排档,你就俗你的吧。”
   说真的,田义也不是那种天天鲍鱼鱼翅的奢侈生活,第一次带女生出去吃饭总要撑撑场面,至于他说的吃大排档也是早有算计的,因为,女人的身价只让她贬值,否则只会让男人变得更穷,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不过,爱情在钱的面前只会变得索然无味。
   吃吃饭,喝喝咖啡,看场电影也许是情人之间约会的必经场所,浪漫到头来还是钱受罪。
   田义也不是腰缠万贯,所以呢,下次的约会只会变得更普通甚至无味。
   三个月之后呢,你们也会想到一个浪子会多用情,蜻蜓点水,之后可想而知。
   相处一周后,田义带着余飞开了房,男女那点事你也可以猜得到,就算卫慧笔下的情色描写不过尔尔……
   “吃什么?”下了晚班余飞和田义来到大排档。
   “随便。”余飞也没想到自己相处的男友的经济实力也不过如此。
   “这里有炒饭炒面,哪有随便。”田义不悦的说道,“爱吃不吃。”
   “一碗汤。”
   “你蛤蟆啊,只喝水。”
   “对啊,一只癞蛤蟆。”
   “你说谁呢?!”
   “这里还有别人吗?”
   “真么没劲。”田义向老板要了一份炒面。
   “……”
   “要是你觉得我不好就直说,不要等到黄花菜都凉了。”田义从箸笼里拿出一双一次性筷子。他看着不好气的余飞气不打一处来,“女人就像这双筷子,用完了就只好扔掉,不要觉得自己很高人一等,不过如此。”
   “吃什么吃,都到了一次性筷子的程度了,早散了吧。”余飞怒气汹汹的走了,这一走也对两个人的爱情说了拜拜。
   2016.2.20晴于寒舍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雀巢】任前体检(小小说) 下一篇:学生也要一个道歉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