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桃源】琵琶行(小说)

【桃源】琵琶行(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十三岁时,一曲琵琶奏毕,善才惊叹:“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我掩面低笑。豆蔻之初,学琵琶初成。
   青纱帐中,铜镜内的女子轻扑脂粉,描黛眉,咬胭脂。这传说中由张骞带回来的西域之物,还真有让人有妖艳的魔力。起身披上用椒兰熏香过的纱衣。毕竟,女为悦己者容。
   风月楼内,多少的达官贵人和京城子弟,只为听一曲琵琶,慕名而来。他们争相打赏,琵琶一曲红绡无数。如此轻浮,庸俗。当然,除了他。
   芳心初动,满眼顾盼,目光只在他身上流连。他总是凝锁着眉头望着杯中的酒,偶然的一次抬眼的瞬间对上了我的视线。我心慌的急急躲闪目光,因激动而颤抖的手指却扯断了琵琶的弦。羞赧万分。他突然的笑了,那笑容,竟有慑人心魂的魔力。沦陷在了他上扬的嘴角。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用他和我所有的积蓄为我赎身,这便是倾尽了所有家产。然,就算身无分文又何妨,所求不过举案齐眉,朝朝暮暮罢了。自此,琵琶只为一人弹。这般无欲无求,只羡鸳鸯不羡仙。忧的,是解不开他时而紧琐的眉头。
   断肠崖上,看着身后的兵马,总算是明白了他紧锁的眉。他本是乌干国的太子,国家被灭之时因在城外而免于一死。复国杀敌尚未成功,他便被敌人发现到了。想来,是我牵绊了他的步伐,让他停下了奔逃的宿命,落地生根,却不想因此害了他。敌军步步紧逼。凭他一己之力反抗,无异于以卵击石。倘若他被抓,将会受尽极刑之苦,命亦不保。我们相视一笑,悬崖之下唯有缭绕烟雾,跃下,或许也就是仙境了吧。风呼啸在耳畔,他言:“夫人,为夫此生最大的遗憾,是不能再听你弹奏琵琶了。”
   奈何桥。孟婆没有恐怖的面孔,只是慈祥的笑。“孩子,喝下这孟婆汤,忘掉你的过去,投胎去吧。”
   “婆婆,我不能忘,来生来世,永生永世,都不能忘。婆婆,我不能喝啊。”
   婆婆轻叹一口气,“何必如此执着呢?孩子,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的。”
   “只要还能遇见他,为他再弹奏一曲琵琶,多大的代价我都不怕。”
   看着我的坚定,婆婆说:“倘若跳进奈河,记忆不会失去,你会成为一节枯木,受尽奈河刺骨冷水浸泡之苦。可能十年,百年……一旦你的心愿了解,孩子,你就该回来去投胎了。而这中间发生的一切,就看你的姻缘造化了。”
   “多苦我都不怕,只要不忘记他,多久我也可以等。”
   谢过婆婆,纵身跃下。刺骨的寒意自下而上。我已经没有了知觉,最后的一眼,是孟婆无奈的眼神和身边万千的枯木。原来,这么多人未曾放下心中的执念啊……
   是刺骨钻心的疼让我醒来。没法反抗,能做的只有承受。听到耳边喃喃。“这真是造化啊,造化啊。这节枯木看上去不起眼,其实是上好的龙骨木啊,幸亏发现的及时,不然被市井之民买回做柴就彻底毁了。老身做琵琶几十年,从未见过如此适合的。”只言片语中仿佛知道了现在的处境。老人是很有名的琵琶制作大师,而我是一节经过千百年奈河水浸泡的龙骨木,真正的枯木逢春,我将成为一柄琵琶,一柄有着天籁音色的琵琶,有朝一日,便可以为他吟唱了。即使承受着这削骨的疼,却也笑了。
   我被最先一个达官贵人买去。待他家道败落之后几经辗转,最后到了一个妇人手中。几经周转,至此方觉稍安定。妇人是真正懂我的,懂我的弦弦掩泣声声思。我们在江口守空船,陪伴的,只有绕船的明月寒冷的江水。
   浔阳江头,妇人在空落的船舱思念重利轻别离的丈夫,他前月浮梁买茶去,至今未归。妇人奏响我,弦弦掩泣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意。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忽然有脚步声循声而来,“此曲哀怨至极,弹者谁人?可否移船相近,相见一面?”我停下千古哀怨的呼唤。身体颤抖着,这熟悉的步调,这熟悉的声色,是他吗?妇人抹去眼角的泪水,还在犹豫要不要出去。外边没有舍弃相邀,终于妇人决定出船相见一面。
   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当我看清他的那一刻!没错,是他!我等到了!为了这再次的想见,我已等候千百年。添酒回灯重开宴,我已在重逢的喜悦中只剩无言。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他还是他,依旧愁容紧锁的眉头。看来他的当下并不顺利。他紧盯着我,喃喃道,“这琵琶,竟仿若似曾相识一般……”喜极而泣。他还记得我,哪怕经历了无数次的轮回,他还记得,这就够了。
   他向我们讲述了他仕途的不顺,劳苦的半生。我的灵魂在散去,心却在疼。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他说,“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可否再次弹奏一曲,我将为君撰写一篇琵琶行流芳百世。”我用尽最后的力气,换做一曲千古的绝唱。曲尽,一缕香魂随风散。
   魂魄散尽之时,恍惚之间到了我的前世今生。前世,我是一名戏子,在风花雪月中迷了眼睛,打翻了珠奁。钿花落了一地,末了,看到了我的今生——她在陌上花开之时缓缓而来,只是这一世,她不是过客,而是归人。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学生也要一个道歉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结局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