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结局

【故事会·文摘版】结局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就在风声雨声交加的时刻两名法官来到书声琅琅的学校。
   一年级的小学生范大雷随着老师来到校长办公室,两名法官在这里等他。两名法官确认他的姓名住址和年龄后,王法官问他:“范大雷你还记得以前被人撞的事情吗?要说实话,要做诚实的好学生。”范大雷想都没想说:“不是人家撞我,是我自己跌倒的,人家扶我的还送我到医院。”王法官和张法官相互对视一下,心照不宣。王法官又问:“你认为人家帮助你是好事还是坏事?”范大雷说:“帮助别人是好事,老师说过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都应该帮助。”两位法官点点头,范大雷说得不错,在别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大家都该伸出援助之手。可是帮助他的人却摊上大事,不但没得到一声谢谢,反而被推下万丈深渊。
   杨远帆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做了一件好事反而成了“凶手”,人家在对他“穷追猛打”。范杨两家是无缝的邻居,人常说邻居好赛金宝。然而,他们两家却有着坚不可摧的深仇大恨。1982年实行分田到户,范家的一棵银杏树正好被分在两家界址处的中间。杨远帆的父亲要求范大雷的曾祖父迁移此树,范大雷曾祖父不但还迁移此树反而出口伤人,最后大动干戈血染银杏。身负重伤的杨远帆父亲被送进医院,范大雷的曾祖父也被刑拘半年。从此两家人老死不相往来,相互见面不相识。邻居间相互谦让,相互尊重,本该亲如一家。化干戈为玉帛,两家都是臣妾做不到。谁先低头就是认输,就是承认错就在你,那太没面子了。
   现在两家人走动十分频繁,不分昼夜,难道他们幡然醒悟恢复几十年前的和谐气息?有点不对劲。
   周六周日不上学,这两天就是孩子的天堂。“妈我去买点牛肉干吃吃,”范大雷周六上午请示妈妈。“去吧,路上慢点。”得到妈妈的许可范大雷就驾着小自行车飞了,小孩子骑车很陡将自行车当飞机驾驶。杨远帆身体不好也要去医院就诊,正好两人同一个方向,同一路上两人一前一后。范大雷驾驶着自行车横冲直撞,杨远帆骑着电动车在后面看到他横冲直撞的样子心中还在为他的安全担心。果不其然,突然身后一辆长途大客“的的”响起气笛声,正在路中央的范大雷吓得打方向靠边行走。小孩子不成熟易慌神,他一慌神龙头一打圈就重重摔倒在地。大客车从他身旁绕过扬长而去,这也怨不得人家。见孩子倒下杨远帆加速赶上前去,停车一看孩子的裤子破了,腿还在流血。范大雷挣扎着想爬起来,无奈动弹不得。杨远帆伸出手去刚想扶突然又停住了,我们两家世袭之仇,我帮他纯粹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还是等别人来救吧,我拜拜了。“爹爹,”范大雷痛苦地喊道。这一声爹爹也是范家人几十年来的第一声称呼,这一声爹爹也是在哀求,这一声爹爹又化解了杨远帆积在心中几十年的沉淀怨恨。我和孩子没怨仇,我救了他也许两家人会重温几十年前的温暖。
   医院病房里,范大雷向父母和爹爹如实讲述杨远帆救他的经过。他爹爹范老二首先否定他的说法,他说:“他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是披着羊皮的狼,先故意害你再假装救你,这个人太坏。”范大雷爸爸范成兵随声附和:“对,姓杨的太坏。他为了报几十年前的仇,没办法对付大人,就用这种无耻的手段残害孩子,我现在杀他的心都有。”范大雷听了不服:“确实是我自己被气车吓倒的,杨爹爹没撞我。”范老二一听怒了:“你再瞎说我揍你,就是他故意撞的,他想害死你。”范成兵接着对范大雷说:“无论谁问你是哪个撞你的你就说是杨远帆故意撞你的,我们两家有仇他想杀你。如果你敢说不是他撞的我就打断你的腿。”一家人统一思想,统一战线,统一口径。一件好事又开始演变成一场闹剧,人心隔肚皮事事难料。
   “老杨你看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就不能干点好事?”同村的李大妈遇到杨远帆绷着脸问。杨远帆一愣,不能干点好事?我没干见不得人的事。“李大妈看你这话说的,到像是我做了坏事,你能让我做件坏事,”他还开玩笑。李大妈一本正经:“别老不正经。你和人家大人有仇干嘛拿人家小孩出气,你故意撞人家的孩子真不是人。”这是颠倒是非黑白不分,恶意中伤。老杨咬牙切齿地问:“你怎么知道的?”李大妈蔑视地说:“地球人都知道。”好几个人遇到老杨都问他为什么要加害一个无辜的孩子,老杨心若刀割。他赶到医院要求孩子说句公道话,范大雷谨记家长的教诲就说了一句话:“是你故意撞的,撞了我之后你骂我还要打我。”山崩地裂,老杨有口难辩。
   范家的经过一番仔细的运筹帷幄后,便开始向杨家征战。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老杨坚决拒绝范家的一切无理要求。范家采取车轮战,你在杨家讨伐一阵,他再来讨伐一阵,你来他走。白天来晚上来,深更半夜也来讨伐一阵。无奈,也是为了自己的清白老杨只得报警。警察调查范大雷,范大雷还是一口咬定是杨远帆故意撞他的。
   几天后范成兵招集范家家族几十口人到杨家兴师问罪,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讹钱,越多越好,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反过锄头筑天,要钱没有,我老杨救你儿子没错凭什么给钱?想讹诈,做梦。想不给钱没门,老范家不是不是好惹的。“给我砸,”范成兵一声令下。范家集团气势汹汹冲进杨家见电视砸,见冰箱砸,见餐具砸,片刻间老杨家一片狼藉。老杨夫妻是孤军奋战孤立无援,人藐视他孤立他。两家有仇你拿孩子撒气你还是人吗?杨氏家族的人说了这叫自作自受,挨人家砸了还能长点记性。
   冤,老杨浊泪滚滚。
   何以还我清白?老杨思来想去还是以死证明清白。人一死所有的怨恨都化解了,闹剧也就收场了。一瓶农达〔除草剂〕刚凑到嘴边被爱人发现,爱人夺下农药。“你傻啊老头子,你一死人家更会趾高气扬地说你害怕才自杀,我不信不会有水落石出云开雾散的那一天,”爱人开导说。老杨叹声:“唉!都怪我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本想通过这事能化解缓和两家的矛盾,谁想好心变成驴干肺。”
   范家还是一如继往地天天到老杨家讹钱,老杨坚定不移就是不给。你不给我有办法,我不会让你不见棺材不落泪,法院见。范大雷伤情康复后范成兵一纸诉状将杨远帆告上法庭。这也就出现了本文开头法官调查范大雷的一幕。法官为了事实真相做了大量工作,通过公交公司以及当时的监控找到那辆过境的大客车驾驶员,驾驶员证实范大雷是自己摔倒并没有人碰到。又通过警察的痕迹鉴定证明老杨是清白的,本来事实清楚让范家绞得天昏地暗。在学校老师的一些故事让范大雷明白了人犯了错误就该勇于担当,人在困难时就得予以帮助。
   法槌一响,法官宣布:“我宣布,本案事故监护人范成兵故事捏造事实……”杨远帆笑了,邪不压正。
   离开法院,范成兵就给儿子范大雷一个耳光。“我让你视死如归不改说过的话,可你出尔反尔实话实说。你害得老子又是要向人家道歉又要赔人家的损失,你让老子的脸丢尽了,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看看这个范成兵还死不改悔。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桃源】琵琶行(小说) 下一篇:【军警】军嫂故事四(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