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轻舞·那年那月】你的眼里有云的影子(小说)

【轻舞·那年那月】你的眼里有云的影子(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咖啡馆里回荡着过往的音乐,有些古朴,有些苍老,像极了我们的青春,不肯认输,不肯低头。一晃十年我们都已长大,时光的摇篮教会了我们什么,我只知道外面阳光正好,和你相视一笑,那年有一种雪糕叫黑客,写满了岁月的印记。
   ——前记
   深秋的校园烟雨朦胧,一夜之间关中平原有了江南烟雨的风韵,树叶飘飘洒洒诗意了同学的梦,一个个手举着单反一脸纯真,眸子里的目光却充满着向往,折射出坚定与执着。一群初中生走过,宛如听到有一个女孩说要拾起最漂亮的枫叶做成书签,留给往后的时光。她心里一怔,那年的自己和好友林熙不也是这样吗?
   一阵秋风吹来,回忆变得愈发清晰。
   2008年8月,中国举办了北京奥运会,举国上下一起欢腾,她还是初中,却有着强烈的爱国心,整天回家缠着妈妈要去北京,要看奥运会。她不知道的是,爸爸最近整天逼着妈妈离婚,妈妈看着她一天天的成长,花儿一样的年纪,只想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公司里的事这个月也是出奇得多。妈妈在顶着层层压力,不忍拒绝她去北京却也管不了那么多,一天天拖着终于在八月一号和她说了声对不起,又去忙了。
   一个人看着空荡荡的屋子,越想越觉得去北京变成了一场泡沫,开始哭着给林熙打电话,接通却说不出只言片语,只是一个劲地哭。
   电话这边的林熙听着她的哭声,又不说话,开始慌乱。终于不想再等,转身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宛如家。
   她还在哭。
   “怎么啦你?”林熙问道,话语之间带着几分焦虑,几分心疼。
   宛如哽咽着,好一会才断断续续说着想去北京,可是妈妈工作忙去不了,但是我就是想去,等了好些年的奥运会。
   说着又开始哭。
   林熙沉默了好一会,她听妈妈说过关于宛如爸爸逼着妈妈离婚的事,开始难过,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安慰她,可以和她说什么。
   她问自己可不可以陪她去北京,她可以保护她。低头看到她在哭,也不想犹豫那么多。于是,很大气地说:“不就是北京嘛,我陪你去就是。”
   “真的啊?”
   “当然了,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我想让你快乐,还有我自己也想去北京看看。我看你也哭累了,一个人休息一会,我去买票。”
   林熙静静地看着她睡着,轻声关门下楼。
   一个人来到了火车站,临近奥运会开幕式,大家都很激动,买到火车票的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没买到票的人还在排队,焦急渴望全部写在脸上。
   一个人穿过人海,看起来有点孤单,她却顾不得自己的形象,一心只想买到火车票。插了半天队,换来了两张极其珍贵的火车票,微风吹过,拂起额头被汗水浸湿的头发。
   青春总是那么美好,平淡的日子时不时地泛起朵朵浪花,在阳光下闪耀着五彩的光芒。都说不会有什么事情会一直美好下去,即使是最亲近的人或者最喜欢的事。
   两个月之后,宛如正在操场上看蝴蝶在花丛间起舞,阳光下的她一脸幸福。宛如,突然一声尖利的喊叫,随之她觉得脸上火辣辣地疼。她一时间蒙了,只感觉眼前天昏地暗,天堂到地狱的感觉也莫过于如此。
   回过神来,只见林熙头发凌乱得不像样,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眼睛红红的折射出一阵寒光,她不由打了几个寒颤。
   小声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带着几分担心。
   “我只问你,诗依是不是去澳大利亚之前给你送过玫瑰花?和我说实话。如果是你,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这么多年的情谊,全当白费了。”
   林熙还在说着,带着泪水,声音越来越高,回荡着整个操场。只见操场好多同学都在看着,更有窃窃私语的。诺大的操场,宛如只觉得有好多双眼睛都齐刷刷盯向自己,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此时此刻只希望这是一场梦。
   她不知道这种相互对视持续了多久,林熙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而自己,又是怎么回家的。天色已晚,她看着窗外灯火阑珊,泪水却悄悄滑落,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或许,明天她就会知道这一切都是误会,我们还像之前那样好。
   第二天,林熙没有理她,宛如阵阵失望,这会最难过的是她,我不应该离开她。走上前,拉住林熙的衣袖,轻声问:“你怎么啦?”
   林熙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用力一甩,说了声:“走开!”回头继续自己一个人走。她又走上前问,你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又被甩开,相同的动作。
   一个人陷入了深深的失落之中,失落之后是绝望,绝望之后开始生气。我没有做错什么,而你这样,我们多年的情谊换不回你所谓的爱情。
   第四天,找到了林熙。
   “我和你坦白所有,诗依就是喜欢我,那天他说让我等他。不过我并不知道你这么喜欢他,我们是好朋友,这么多年我也不和你争了。就是最近我零花钱不多,你也知道新出来一种雪糕叫黑客,我最喜欢上面的葵花子了。所以,我们做个交易吧,你每天给我买两个黑客,我从你们的世界消失。”
   林熙听着沉默了好久:“你说的我都答应你,只是你也要说话算数。”她忘记了自己默默算了好多遍,黑客雪糕对于她来说可是最大的奢侈品,这样一天给她买两个,自己的吃饭都是问题。但是她又开始笑了,脑海里浮现出诗依在阳光下奔跑的影子,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属于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宛如开始不喜欢黑客,总觉得这种雪糕苦苦的。而林熙不知道吃了多少天的方便面,她自己也算不清了。随之而来的是,她们两个生病了,都是胃病,宛如在病床上每天更是觉得孤单,想着那次林熙为了陪她去北京看奥运会,一个人跑去火车站,挤过人海,她开始哭了。林熙呢,由于天天吃泡面,她的胃病更加严重,一个人在病床上哭。诗依,那个她可以付出一切的少年不知道在哪,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事,就算知道,又怎样。她只知道自己此刻最想念的是宛如,那个抛尽颜面还是会追着问她为什么伤心的人。
   由于不是特别严重,宛如很快出院了,听妈妈说前几天看到林熙和她在一个医院,心里一阵欣喜,很快找到了她。到了病房门口,却又开始胆怯,不知道怎么进去才好,或者以什么样的理由进去看她。
   一阵风吹来,吹动树叶沙沙地响着,她突然想起之前和林熙说好的,只要窗口风铃响起,对方的所有错误都可以被原谅。
   她开始恨自己怎么把这个忘了,转而是欣喜,跑回家拿起那串紫色的风铃,托护士挂到林熙病房的窗口。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军警】军嫂故事四(小说) 下一篇:【江南】不快不慢的走着(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