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轻舞.那年那月】曾经的死里逃生(小说)

【轻舞.那年那月】曾经的死里逃生(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这是发生在解放战争时期的一个故事。
   寒来暑往,冬去春来,国共两党的战事,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离村子不远的南山上,八路军挖了深深的战壕。每逢战斗一打响,当“噼噼啪啪”的枪声传来,就会有子弹络绎不绝地从头上飞过。有时候,飞过来的子弹把窗户纸打得千疮百孔的。老百姓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没有枪声的时候,把窗户纸糊好。要不,这样寒冷的冬天是受不了的。两岁的李凤涛,在枪声响起的时候,就跟着妈妈和哥哥趴在炕沿下面,生怕子弹打在头上,有时还会吓得直哭。
   残酷的战争,最受苦的就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了。街上冷冷清清的空无一人,人们都无可奈何地躲在家里 ,不敢出门。谁都知道子弹是不长眼睛的,一不小心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天空阴沉沉的,飘着零零散散的雪花。住在李炳南家的国民党士兵小罗,老家是四川的一个贫苦人家的孩子,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着一张娃娃脸,被抓来当了兵,跟着部队来到东北。每当他看见牙牙学语的小凤涛时,就禁不住非常想家,总要抱起来亲亲。
   小凤涛长得白白净净的,穿得也是干干净净的,很招人喜欢。有时候,他在炕上坐了半天,也不哭不闹,这点很让妈妈省心。
   小罗跟小凤涛的妈妈商量说:“大嫂,今天轮到我们去炮楼值班,我想带小凤涛去。”
   小凤涛的妈妈——淑云不悦地说:“那里挺冷的,把孩子冻着咋办?”
   小罗说:“我用棉大衣把娃子包好,没事的。”
   淑云架不住小罗的软磨硬泡,只好点头同意了。
   小罗高高兴兴地背着美式冲锋枪,怀里抱着小凤涛,和伙伴们一起去了炮楼。
   炮楼在村子中央的位置,这里有一条“丫”字路,是村子里的咽喉要地。其实,所谓的炮楼,就是一座民房,掏了几个枪眼。每天都有士兵轮流站岗值班。枪眼架着机关枪,虎视眈眈地看着路上的行人。
   小凤涛在木板搭成的床上,瞪着黑不溜秋的眼睛,不住地走来走去,他看什么都感到稀奇。走累了,就坐一会儿,看着这些年轻的国民党士兵。
   这些士兵也是争先恐后地逗着小凤涛玩,小凤涛也是跟他们嘻嘻哈哈地笑着,用细细的小手抚摸着他们年轻的面庞。
   一个士兵去街上的杂货铺,买了芝麻糖递给小凤涛。小凤涛接过芝麻糖,站起身来,走到小罗面前,把芝麻糖塞进小罗的嘴里。
   小罗哈哈大笑,说道:“这娃子,着乖!”(着乖,就是真乖的意思。)
   他假装咬了一口,然后让小凤涛吃。小凤涛这才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晌午开饭,小罗给小凤涛端来了热气腾腾的大米饭,还有猪肉熬白菜。小凤涛香香甜甜地吃着,幼小的他,也是知道,这比家里的高粱米饭可好吃多了。吃完饭,小凤涛躺在床上,香甜地睡着了。小罗把棉大衣盖在他身上,看见小凤涛的小脸红扑扑的,真的好可爱。他在四川老家有个侄子,也是这么大了。他想:等打完仗,我就回家看孩子,种地,过上太平日子,那该有多好啊!天快黑了,小凤涛才睡醒,小罗抱起他,把他送回家。
   淑云接过孩子,关切地问道:“孩子闹没闹?”
   小罗说:“这娃子真省心,不哭也不闹。”
   淑云说:“麻烦你们了。”
   小罗说:“弟兄们都喜欢他,这娃子着乖了。”
   小凤涛坐在炕上,冲小罗笑。小罗爱惜的摸了一下小凤涛的脸,恋恋不舍地走了。淑云看见小凤涛回来了,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晚上,北风怒号,雪下得更大了。八路军乘这个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摸进来,往炮楼里面猛甩手榴弹。炮楼里面的小罗,还有他的一班弟兄,被炸得体无完肤,全部丧生。
   淑云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魂飞魄散,孩子要是再晚点回来,小命就没了。
   这一天,是一九四八年的二月十九日。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不快不慢的走着(小说) 下一篇:【笔尖】生活(微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