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笔尖】生活(微小说)

【笔尖】生活(微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天灰蒙蒙的,云听着刺耳的手机闹铃,“蹦”的跳了起来。脑子晕乎着,抓起身边的衣物套上,心里想着该给书培准备早餐了。书培(云的独生子),现在是一名初一的学生,从小学的一直名列前茅,升至初中的快班,掉至年级上二十几名。为此,云一直耿耿于怀,自嘲了一番:初中,课程加深了,哪有那么高的要求。
   “书培、书培!”云拉起嗓门喊了起来。云的嗓门在此刻一点也没起到了效果,卧室里的小对此充耳不闻。书培的时间观点很强,从小学一年级直至现在,都是听着闹铃准时起床。“今天礼拜几了,自个翻日历看看,是练嗓门哪!”华(云家中的那位)不耐烦的,打断了云的嗓门。“看手机,礼拜几?”华眨巴着他那独一无二的长睫毛,狡黠的看着云。说到华的睫毛,当初云就是被华那又长又密的睫毛所吸引,确切的说,嫁给了华的睫毛。
   “甭用睫毛诱惑我,不上你的当!”云愤愤然,打开了手机的日历,上面醒目的标注:礼拜六。“咋,礼拜几,看你一早闹腾的。”华一边用熟稔的指头弹着烟灰,一边用欣赏的眼光看着云身段。“色!”云笑了起来。“想听实话吗?”华此刻的表情一本正经起来。“废话!说!”云看着华那略显发福的肚子,笑着。“你打扮起来,其实很高贵,有气质,你看你现在的脸上比以前光洁了许多,斑淡了不少,再加上这样的发型的改变。特有女人味!”破天荒,跟华生活多年,华从来没用这样的语气,表扬过云。云对自己的身材,还是有几分自信,华痴迷云的身段,已经持之以恒了多年。穿着方面,华一直鼓励云穿着潮流,曾美其曰:女人,有了好的身段,就要展现自己。
   “不跟你说了!”百无余聊间,云打开衣橱。看着塞满衣橱的衣服,踌躇了一会,拿起一件休闲服套上。华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站在云的后面。“喏,把这件穿上!”一件飘逸的黑色连衣裙,在华的手中摇晃着,“你好多衣服都不穿,买了不发挥它的作用,穿!”华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着云。无奈着,云套上了那飘逸的连衣裙,这件连衣裙的裁剪很特别,后背露了一截。“露!”云赶紧着欲脱掉衣裙。“甭,这裙好看,有气质,你今脱掉,下次一件衣服也甭想去买!”华用气愤的语气,跟云叫嚷起来。看着华因激动、气愤所至,扭曲变形的面孔,云就想起华的脾气,原则方面,他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也挺守诚信的。看看镜子里的自己,悟出男人的眼光还是不俗的。“走呗!逛街,买菜去。”云拉扯着华,穿着那件别致的衣裙,华美滋滋的带着云,骑上了电动小毛驴,屁颠屁颠的转了整个菜场。
   午
   因是一家三口,中午的饭菜也很简单。一盘韭菜炒百叶(这菜好洗,也好炒),一盘蒜苗炒鸡丁(鸡丁买的现成的),早上鸡就闷在锅里,所以也方便。有条不紊的把菜烧好,看着时针已经指向十一点半。客厅里,父子两人在全神贯注的盯着电视,电视现正播放着一军事纪实报道新闻,“吃不吃饭,电视关了。”云用指头轻轻敲打着父子两人的脑袋。“妈,你也来看看,军事方面的,有看头嘞。”“你妈知道啥!”华接上了书培的话语。父子两人的一唱一和,让云气打不过一处来。“啪!”云果断的用遥控器关掉电视。父子俩人用惊愕的眼光,目瞪口呆的看着云。云悠闲自得的挑着筷子上的鸡块,诱惑着华。“还愣着啥,想让你妈一人吃光不成,儿子,上!”父子两人轮番开攻,不大一会,碗里的鸡汤,云还没喝上几口,汤水也没留下,顷刻间,就被父子二人,狼吞虎咽进了肚。
   “知道吗,儿子,以后学着点,这叫以其人之身还其人之道!”华坏坏的,用眼光挑衅着云。云笑眯眯的,摸着华的脑袋瓜,“表扬,大力表扬。”“儿子,是不是要发扬你老爸的这种精神,前进,继续进!”“老妈,这种精神,我可不敢发扬,老爸,你独当一面吧,我出去了。”书培拉开了客厅的门,拉了一下舌头。“不过,你俩研究时,请放低嗓门,嘘!”“小子,你吃完了没?”华嚷着。“此地不敢久留,我去也!”书培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看着书培走出去的背影,云也感慨儿子长大了,自己也变老了。
   晚
   忙好一天的家务,总算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打开自己的电脑,挂上了QQ,看着QQ上面寥寥无几的,不多的网上好友,云也不知道要聊些什么。云做了归类,家人一栏,朋友一栏,不认识的网友(好友)一栏。通常QQ挂上,显示出来只有好友,所以家人、朋友一栏,云也看不到。云细点了好友一栏,数得过来,十五个好友。
   当然,认识的家人、朋友不在其内,曾在网上看过这样一段话:在网上,跟陌生人谈知心话,因网上的接触,从多人的观点来看,皆是虚幻,其实想想有时也可笑。你把你一直藏在心里的秘密,跟一个陌生人去倾述,人家还以为你在编制故事。有些事跟熟悉的家人、朋友去交流,只会换来的是嘲笑,也说不定会带给你伤害。认清了现实的无奈,也让更多的陌生人之间有了互动。内心的发泄通过键盘的双击,发泄着内心的不满。
   云从不喜欢去滥交网友。她也曾发表过心情说说,世上网友诸多,天下之大,结交得过来吗?交几个真诚相待的好友,终身有益。
   云上QQ,基本上是兼顾两边,一边看电影,一边聊天。只有偶尔一次,把发给姐妹的信息,错发给镇江的朋友。“滴滴!”北京雪友的信息来了。雪友:在干嘛呀。云:看片子。雪友:有没有跟哪个网友来电。云:目前物色中,就是没感觉。雪友:当心聊着聊着,有了感觉。云:最好,有钱有感觉,何乐而不为。云跟雪友互相打趣,聊得不亦乐乎。
   华对云的聊天,一点兴趣也没,偶尔他也会凑上几句,云的空间有诸多朋友的评论,什么爱呀,情呀之类的玩笑话语。有时候,也会把华搬出来调侃几句。
   “在跟雪聊吗?”华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嗯,”云应了一下。“对了!”云把华拉了过来,“你在我的空间评论过以后,貌似以前评论过的好友,再也不敢评论了。”“切!你不懂,那不是我的错,是人家的新鲜感没了,你的那些朋友想多了呗!”
   跟华问不出个什么东东,云跟雪交流了几句,登上了散文官方网站。云,以前的文章都放置在了老家的一个论坛,有些也复制了一点在空间。现论坛进不了,这件事让云一直闷闷不乐,在论坛,云有了自己固定的圈子,跟那些论坛好友也是相谈甚欢,有个朋友还真心帮助过云。
   看着QQ,云一点兴趣也没,干脆下线,困了。
   在床上(近段时间,因华每晚的催眠曲,都是那么动听,导致云晚上失眠,白天犯困。云宣布:为了保证白天的正常上班,独占一床)。
   云美滋滋的睡上了小床,惬意的哼着小曲,打开手机空间,浏览了一会,眼皮就上下打架。迷糊间,把空间里的一篇日志跟微博点击删除了,云对这部HTC手机是即恨又喜欢,这部手机的触摸屏,感应太强。有时手指头无意中碰了一下,不是进了人家空间,就是误打人家的号码。曾因手机的自动拨出,引发了一段不愉快的误会。
   眼皮的不争气,让云彻底的放弃了对这部手机的研究。听着窗外嘀嗒的雨滴声,静心享受着自己的独处,云渐渐的进入了梦乡。
   时光,就是这样,在平平淡淡中度过。平淡而又真实的生活,每天都在不同上演着不一样的故事。有欢笑,有悲伤,有感悟,有释放。
   这,就是生活!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轻舞.那年那月】曾经的死里逃生(小说) 下一篇:冰冷的天,温暖的人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