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丁香.家】当家人(小说)

【丁香.家】当家人(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常言道: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不管大家小家,都要有个主事的,俗称当家人。
   这不, 刚结婚不久的张强孙悦小两口就开始讨论谁来当家的问题了。
   张强对妻子说:“老婆,你看咱们有了新家了,以后遇到大事小事的总得有个拍板的人不是吗?户口本户主是我,以后凡事听我的,你当好贤内助就行了!”
   孙悦听了笑笑:“我记得过年时,你祭灶时祷告说,‘灶王爷,有事你先知,有饭你先吃,你是一家之主,望保佑全家平安‘的话吧,可见一家之主得讲个章程!”
   “那你说怎么定一家之主呢?灶王爷是不管咱们家俗事的!”张强想看看妻子思想所在,再据理力争。
   “要不咱们家来个民主选举,要知道一个家庭的繁荣跟当家人关系很大,不可草率!”孙悦故作严肃的说。
   张强一听坚决不同意,因为孙悦是县城嫁到他农家来的,父母对她比亲女儿还亲,自她嫁过来,全家都以她为中心了,民主选举自己豪无胜算, 于是说:“民主对咱家来说,不太公平,真理容易被个人情绪倾斜,古有任人为能,咱家郊份古人好吗?”
   “好啊,你说文斗还是武斗?”孙悦脑有成竹地摇摇欲试。
   “比文嘛,咱俩是同学,怎分高低?我呀,我选武斗,哈哈哈…”张强哪里在乎谁当家,不过是逗妻子而已,说完张牙舞爪向妻子扑去。
   孙悦何尝不是在拿丈夫找乐,见丈夫扑来,转身出门跑到院子草坪上,嘴里还叫道:“不服随我到庭中大战三百回合!”
   三月阳光,洒满小院,毛绒绒的草地上,二人你追我赶,像两个没长大的孩子。
   孙悦在学校练过咏春,虽然是花架子,技巧还是有的,再加上张强不是真打,一不小心被孙悦摔倒在地,孙悦见机骑在丈夫身上,不轻不重地拍打着丈夫,嘴里还叫着:“服不服,不服你永远不得翻身!”
   张强奋力挣扎着,这时孙悦的眼晴余光看到张强(她们)的大伯进向自家院子走来。赶快装着气力不逮,让张强得势骑到自己身上。
   张强也学着妻子刚才的样子,边打边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是服也不服!”
   刚巧,大伯走到近前,他还以为小两口闹别扭,上前狠狠给了张强一个大嘴巴,生气说道:“有能奈掙钱去,打老婆算什么能奈?”
   张强捂着发疼的脸,心道自己冤不冤呀,连忙解释,不然下一巴掌还会继续。
   “大伯,我们闹着玩呢,不信你问孙悦”张强躲到一边,孙悦也笑着站起身。大伯尴尬笑了笑转身走了。
   孙悦上前摸摸张强的脸:“还疼吗?对不起!”
   “阿悦,谢谢你刚才故意认输,要是让大伯或乡邻看到你骑到我身上,我男人脸面都丢尽了,这个家你当了,不过,在外人面前我还是一家之主行吗?”张强通过此事看出了妻子是个顾全大局,知道进退的人。
   就这样,孙悦成了合法的正式当家人,但名誉上在外人眼里张强才是当家人。
   在孙悦的领导下,她们一家小日子过个红红火火,第二年生下一儿子,在儿子一周岁时迎来了孙悦城里父亲的五十大寿。
   在父亲生日还有三天时,张强有些不自在了,为什么呢?因为孙悦有姐姝三个,孙悦是老大,她的两个妹妹都嫁到城里,都很有钱,每次过年去探望岳父岳母时,孙悦的两个妹夫都会带上贵重礼物,说不出的优越感,并有意地给他难堪,这次大寿,肯定更不会放过自我显耀的机会,故而张强提前提醒孙悦,商量怎么贺寿。
   “当家的,这次去城里我们带什么贺礼?我怕到时…”张强吞吞吐吐,显然没底气。
   “我当家,你就不要瞎着急,届时你做到不自卑,不自大,落落大方彬彬有礼就行了”孙悦知道丈夫有心理负担。
   张强不明所以,心道:“老婆难道背水一战,花掉所有积蓄买件贵重的贺礼不成?”张强想不明白也不想了,就算老婆花些钱也无所谓,人穷志不可穷!
   转眼三天己到,孙悦抱起孩子,让张强带上自家养的两只鸡,就坐公交拜寿而去。
   一路上,张强一直纳闷:“这礼也太寒酸了吧?”丢人一块丢,他也不好再问,只是希望老婆事先有预备好的礼物没告诉自己。
   当她们一家赶到张强岳父家中,孙悦两个妹妹及妹夫也到了,她们看到张强只带着两只鸡,眼中透出一种意味深长的鄙視。
   “大姐,大姐夫,你们来了,给爸妈带了什么好礼,不会只有两只鸡吧?”二妹夫明知故问。
   三妹夫更尖苛:“要是我两手空空,根本不好意思来!”
   张强只好装聋作哑,谁叫比人势弱呢?
   孙悦却出人意料地说:“礼无轻重,全在心意,那咱们进去看看爸爸更喜欢谁的礼物!”
   两个妹夫听了,小声哼了一声,心里说你有得比吗?争着先进屋,抢先呈上自己贺礼。
   “祝爸爸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祝爸爸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二妹夫送的是名人字画,三妹夫送的是古董瓷器。价值都不菲。
   老人收了,放于桌上,脸上露出笑容,让孩子们坐下,目光看向大女儿。
   孙悦抱着儿子上前,并没拿出其他什么,只是让儿子快叫外公,儿子用幼嫩甚至口齿不是很清楚地说道:“外…公—”后,她才说:“送给爸爸外孙一枚,祝爸爸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好,好啊,这是最好的礼物了|”老人激动地把外孙搂在怀里,亲了又亲。旁边的老伴欲跟他夺抱外孙,他说啥也不肯:“今天我是寿星,我抱累了才轮到你,何况是我的贺礼!”老人显得年青许多似的。
   此时的两个姐夫傻眼了,万沒想到自己费尽心机,竞被大姐大姐夫占了头彩,她们怎会懂:人老了,平淡才是真,天伦之乐是健康和幸福最佳的补品!
   返乡途中,张强感激地对孙悦说:“真没想到,你竟以这样的方式挽回我的颜面,以后咱家你是真正的当家人了,在家是,在外人面前也是!”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笔墨】风雪夜归人(小说) 下一篇:梅子和绑架者谈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婚姻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