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梅子和绑架者谈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婚姻

梅子和绑架者谈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婚姻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二〇一五年二月八日在东京古董展上梅子被一个展商绑架长达七十分钟。展商是五十开外的日籍法国男性,一张大众化的法国脸五官齐全,长相不帅但还算及格。
   为期三天的展会进行到最后一天,梅子的先生说有些生意不太乐观的展商可能会考虑保本或微利出售某些展品以收回摊位费用。在507A摊位前梅子的眼球被展柜里一排排老式手表所吸引,她的目光在表与表之间匆忙移动,最后落在一块老式瑞士女表上。
   在梅子选择的过程中,摊主没有上前搅扰。他静静地在旁边等候。其实他的脑袋可没闲着,脑浆在静态下飞速旋转。他猜梅子从哪里来,囊中是否羞涩,她只是随便看看还是打定主意要买东西。梅子抬头打算提问,摊主悠然自得走过来,他和她的目光在空中相遇。他是个白种人。如果漫画家画他非被他气死不可,因为他太没有特点可抓了。他伸手从齐腰高的展柜里小心翼翼拿出表递给梅子。这是梅子喜欢的款式,遗憾的是手表不工作。法国人说手表没问题,只需换电池而已。梅子在展会上曾经发现一个摊位专门修表还卖电池。
   梅子的先生对法国人说:“我拿表去试试,如果没问题,我们会考虑购买。”她老公看见法国人犹豫不决,进一步爽快地补充说:“如果你不相信我,我把我最珍贵的东西押在你这里。”法国人往上推了推银边眼镜,好奇地问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梅子老公指指站在他身边的梅子半开玩笑地说:“我太太呀,你可以把她当人质,她呆在这里直到我拿表回来为止。”法国人立刻笑出声来,他忙解释说:“没问题”。梅子老公捧着手表快速左转消失在人群当中。
   梅子在和法国人的闲聊中得知法国人已移民日本三十年了。他在巴黎出生长大,二十四岁在巴黎的一所大学学画,偶遇一个日本女孩儿并且很快与她相爱结婚。爱情的强大力量把他带到了东京。
   法国人说:“我们有一个儿子,后来因为东西方文化以及日常饮食的巨大差异开始产生矛盾。其实这种客观存在的差异在我们相识的那一霎那就存在,只是热恋中的人分泌出的一种化学元素苯乙胺让恋爱中的人变得盲目不堪。”
   他补充说:“在爱情中,人体产生的化学物质多巴胺使人感觉到世界的美好,苯乙胺也是巧克力中的一种化学成分,使人产生一种甜蜜的感觉。这些成分的高浓度维持一般认为是两到三年。之后,人总是会回归到自然的状态,慢慢清醒过来。遗憾的是当时我俩都没有及时调整自己。结婚后,我俩很快成了仇人,最后走向分手。现在十六岁的儿子和我前妻一起生活。”
   他好奇地问梅子从东方到西方,并在美国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感受,习惯吃什么餐。梅子说还是习惯中餐。法国人连连点头并说他也是一样,每天自己做法国餐度日。梅子问他这次展会生意怎样,他说不好,原因之一是三月十五日是日本的报税日,在发达国家人们最不喜欢的就是报税季节。
   半个小时过去了,梅子老公还没回来。法国人说也该回来了,于是让梅子打电话,她说没有办理国际漫游。她急着去洗手间,但不方便说,只好再等等。法国人说:“广播一下或许有用,也许你老公忘记摊位号码找不回来了。”
   梅子心想:广播也得走一个人,是他还是我?我去不合适,有逃走的嫌疑。他去,我也能趁他离开时出逃。
   梅子问:“你是否担心手表?”法国人说:“不是担心手表,是担心你着急。”梅子想了一百种老公没回来的原因,但都一一否定,真叫百思不得其解。梅子从包里掏出两块美国巧克力糖,一块银色纸包装,一块是金色包装,放在手心让法国人挑,他看了看,挑了银色的,缓缓地将包装纸拨开文雅地把糖放入口中,闭上眼品尝后,竖起右手大拇指说好吃。三点刚过,看见别的摊位有人动手撤摊子,他也开始收摊儿。
   越看法国人撤展,梅子越着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难不成老公被绑架了?一个手拿麦克风的矮个老头正好走过来,梅子胆怯地拿过话筒,自己给自己壮胆开始用中文广播:“老公,我是梅子,听到广播后速到507A展位。”广播完后还是没有效果,梅子彻底进入绝境,最后一招也用完了。梅子心里自我搏斗起来。
   眼看就要撤展,如果那时仍不见老公回来,梅子别无选择必须报警。她几乎绝望,一双无神的死鱼眼,目不转睛盯着老公离开的方向,呆呆地看着每一个穿梭的行人。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挥汗如雨一路小跑过来,是他,是他回来了。
   梅子就像一个丢失孩子的母亲看到失而复得的孩子,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此时的心情。她觉得自己委屈,可怜,想抱怨,甚至想动手打他。但是什么也没有做,只是平静地说了声:"你终于回来了。"
   文静的法国人像弹簧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搓着两只手,一连说了几声:“谢天谢地”。这时候梅子老公用袖子擦了把汗,不紧不慢地开始他的陈述:
   “我找到配电池的展商,修表人高度近视,也许经年累月工作极度疲劳所致,打开表后有个小零件弹出去,我这个近视眼和修表人开始地毯式搜索,犹如大海捞针,好在一个小时的奋战终于有了结果。我按要求付了修表人一千日元,心里不仅不责备他,反倒可怜起他来。修表人在我记忆里重重地抹了一笔。”
   最后因为发现小问题表没有买成,花钱安装进手表里的电池自然留给法国人。最后梅子老公还是花七千日元买了他一个物件。双方友好地互换名片,算是以这种奇特的方式相识于东京。
   梅子从洗手间出来后感觉比捡到一颗大钻石都舒坦。她和老公互相搀扶着生怕再次失散,一边往会场外走一边问他:“你听到我的广播了吗?”
   梅子老公嬉笑地打趣说:“我根本没有听到,当时整个人都聚精会神在地板上。”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丁香.家】当家人(小说) 下一篇:【江南短文学】虚惊(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