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短文学】虚惊(小说)

【江南短文学】虚惊(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浏览了一则新闻,我开始坐卧不宁。我离开电脑桌,走到院子里,想听到隔壁院子里有没有什么异常,没听到。想去看看,又不敢冒然去看。我在院子里徘徊了一会,脑子里混乱的场面渐渐清晰,我重新回到电脑桌前,舞动鼠标和键盘,试图像一个律师那样,搜集着我需要的资料,我要在晚上八点之前做一件重要的事情,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和我一起做同样的事情。
   今天是2015年4月11日,星期六,我恨自己最近几天没有去上网,农活再忙,也不能几天都不看看新闻。按照常规,今晚八点,央视一套要播出的节目是《星光大道》,现在已经公示取消播出,我刚刚看到的新闻内容是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出事了,他在一个饭局中,口无遮拦地来了一段唱评,竟然说了对毛主席不敬的话。这是摊上大事了,《星光大道》今晚若泡汤了,邻家刘爷肯定会来找我问情况,他不会上网,但知道网上消息比较灵通。就他那个急脾气,加上七十五岁的年龄,我这会比毕姥爷还急。
   刘爷是《星光大道》的铁杆粉丝。他每期必看,而且所有的重播都还要温习一遍,我问过他理由,他反问我你们年轻人上网玩游戏需要理由吗。他专门有一个厚厚的硬皮笔记本,每期节目参赛者的姓名,籍贯,参演节目,甚至请了谁做嘉宾,他都记录在案,而且还会写上每位演员的特点还有自己预测的结果。《星光大道》在刘爷的眼里,比吃饭还重要。最近一段时间,刘爷经常会出现在村中心的广场上,看大妈大姐们跳广场舞,他悄悄给我说过理由,是为了听那首《最炫民族风》,凤凰传奇是从《星光大道》出道的。在刘爷眼里,李玉刚朱之文他们都是自己的亲戚。刘爷的儿孙一家都在二十里外的县城忙活,一直想接刘爷去城里,无奈刘爷过不惯城里那种鸽子笼式的生活,近几年,有了这个节目的陪伴,儿孙们倒是放心了许多。可如今,出了这档子事,我实在是头疼啊。
   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还是先去和他拉拉家常,再见机行事。
   我走进院子时,刘爷在院里的菜地里割韭菜,见我来了,嘴里还嘟囔着:“这返春的韭菜就是旺,割了头茬,克里嘛嚓又会长出一茬,吃不完啊,你等会回去拿一些吧!”我赶紧说:“行行行,你休息一会,别累着。”刘爷起身收拾镰刀和刚割下的韭菜,我仿佛想到了什么,顺口垫上一句话:“这贪官也像这韭菜一样,割不完呀!”“那不一样,贪官咋能跟韭菜比,贪官是稗草,不是菜,哈哈哈哈!”
   进了屋,刘爷就忙着张罗给我泡茶,我渐渐有了一点点的小主意。
   我趁着刘爷给我泡茶的时间,把电视调到了体育频道,正在播放中超的比赛,受我的影响,刘爷对足球已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一边喝茶,一边聊球。我先拾起割韭菜的话题聊足球界的腐败一茬接一茬,然后慢慢地说到了恒大,由恒大说到卡纳瓦罗和里皮。刘老听的津津有味,也开口插话了,“我还真不知道,恒大原来的主教练里皮是06年世界杯冠军意大利队的主帅,现在的卡纳瓦罗是当时的冠军球员!”
   “刘爷,虽然你过的桥比我走的路都多,你不知道的足球旧事多着呢,那时,央视足球解说有三员大将,俗称刘黄段,那届世界杯上黄健翔解说了一场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的比赛,结束时,健翔同志过于激动,喊出了一些不合时宜的语言,结果就离开了央视。”我慢慢地把话题向中心问题上引。
   “那不太可惜了,足球解说又不是唱昆曲,没点激情哪行啊!”刘老在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激情要有,可得有分寸,毕竟央视是党的喉舌,严肃是必须的。”
   “我看未必,老毕就没个正形,可大家都喜欢。”我几乎出汗了,还没引导到老毕呢,他先说出来,我的思路大乱。
   我的略显慌乱没能逃过刘老的眼一睛。他泯了一口茶,看了我一眼,我赶紧想引开话题。“刘爷,去年关于邓小平的电视剧,你看了吧。”
   “看了,当然看了。”
   “邓小平改革开放让人民吃饱了肚子。”
   “一代代党员,伟人,接力奉献,才有了今天的好日子。”刘老是党员,说到党,他就晓得激动。
   “老毕前两天在一次饭局中,来了一段唱评,对毛主席显出了不敬。”我不失时机地进入主题。
   “噢。文革时可是现行反革命啊!”刘老并未显出多大惊讶。“从你进门到现在,我就感觉不对劲,今晚的《星光大道》估计看不成了吧。”我说暂停播出了,没敢说老毕被内部停职了。
   “呵呵,就这事,你就绕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费了这么大的劲,你小看爷了,我喜欢这个节目,是因为节目热闹,接地气,其实我早就居安思危了,十年了,就一个人主持,我早就想过如果毕姥爷退休了,会不会影响节目风格,我期待着我活不到那一天,但还是相信春天的韭菜是一茬比一茬旺。”
   我长出了一口气,虚惊一场,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毕竟刘老是大风大浪中过来的人,这点小事算不了什么。
   “你晚上陪我看体育频道吧,”刘老还是略显无奈,有些失望,“毕竟喜欢了多年,也一直担心,该来的还是来了,说不心疼是假的。哎,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不想去想更多的事了,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就是所有的电视台全部停播,也没啥,咱就下棋或者打扑克。”
   我说,一定,一定,一定陪你看球赛,晚上睡你这里都行。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梅子和绑架者谈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和婚姻 下一篇:【西风】采桑(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