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高利贷放出了祸端

【故事会·文摘版】高利贷放出了祸端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日上三竿,王强还在睡。妻子小花做好了早饭叫他起床,他说:“我还想睡一会,你们先吃吧。”昨晚他失眠了,儿子的亲事说成了,但是十二万的彩礼还没有着落。他这几年辛辛苦苦挣来的十几万放给了石万红老板,三年了一分都没还。这钱本来就是给儿子娶亲存下的,在高额利息的诱惑下,取出来放给了石老板,结果铸成大错。这几天他茶饭无味、夜夜失眠。儿子小辉今年二十八岁了,因为地方条件差谈了几个对象都吹了,这次就是大人嫌弃地方不好不同意这门亲事,但是女儿同意他没办法,就提出要十几万礼金来要挟,拿不出礼金这婚事就没戏。眼看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就插香送礼,借了几家都吃了闭门羹,他还是再找石老板要钱,他毕竟是个大老板。
   王强起床草草吃了早饭。他告诉妻子和儿子:“我进城去向石老板要钱,如果他不还,我就住在他家,看他咋办。”
   “你放的时候我劝你算了,钱在他人手不算自己有,你就是不听,现在明白了吧。去了好好要,别耍你的牛脾气。”小花给他叮咛几句。
   “借了钱他不还,他还有道理了。爸:“如果还不上就把他的车挡了,他那车听说要值几十万呢。”小辉也为这钱的事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
   三九的天气虽是晴天,但风迎面吹来全身还是钻心的冷。王强坐在进城的车上,想起借钱的经过,心里不是滋味,这纯粹是石老板给他设好的骗局。
   二零一二年二月份他进城买耕地机。他在街上碰见了初中的同学石万红。他俩见面都非常热情,石万红真情流露,把他请进一家川菜馆。炒了几个小菜,要了一瓶金成州酒,他俩边喝边聊,互相告知了自己的处境,离开时互留了手机号码。他知道了石万红是个大老板,他开了一家石料厂,而且还在南海高速路上承包工程,儿子大学毕业在城关中学当教师。他自己省吃俭用,存了十二万块钱,在本村还算是个有钱人,和他比起真是小巫见大巫。
   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天晚上石老板来了电话,叫他帮忙借款,月息二分,工程款结了就还,最少得五万块。他碍于情面,就向亲朋好友们借了了五万元,都认得是他,他给人家立的借据。自己的钱都在信用社存的定期,亲朋都知道他有钱,而且人也忠诚,所以都相信他。这五万块钱到年底,本利还清,五个月时间净利五千块,他很后悔,他的十二万在信用社一年才三千多块。
   大年十四。石老板开车来给他拜年,他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这使他脸上有光,他拿家里最好的吃食和酒招待石老板,并且请了几个陪客。大家吃喝的非常开心,席见石老板说:“老同学,今年承包了个大工程,资金有点紧张到时候就帮我借点款,年底工程结了就还。”他爽快的答应了他。二月初他来了电话,要他帮忙借钱,越多越好。利息还是二分,年底本利还清。他把自己的存款全部取出,还从别人家借了十三万,共计二十五万。石老板取钱时还给他拿了一箱柔和金辉酒和一条吉祥兰州烟。这钱年底摘了五万的利息,从此渺无音信。
   进城后,他先去牛肉面馆吃饭,还喝了二两北京二锅头。他的心里才踏实了很多,一路上都是七上八下的。这次能不能要上钱,心里实在没谱。他快到石老板家时,看见门前搭了个大棚,有很多人在那里,棚外放满了花圈和灵帐。走近才发现石老板死了,他快步走进灵堂,双腿发软,不由自主的跪在灵堂前泪如雨下,大哭了起来:“你咋就走了呢?怎嘛连招呼都不给我打一个,嗯嗯……嗯嗯……你留下我怎么办。嗯嗯……嗯嗯……你这个挨千刀的,太没良心了!!!”他惊天动地的哭声,感染了好多人都大哭起来。特别是石老板的妻子哭的死去活来。守灵的人都不认识这是那里人,石老板的儿子更是没名奇妙。他哭完迈着蹒跚的步伐,漫无目标的向街上走去。
   到了汽车东站。他买了车票,在等车。有一帮人在议论什么,好像有人叫石万红的名字,他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有个带眼镜的年轻人在说:“石老板是自杀的,他有两千多万的债务,他的石料厂都被工行查封了,而且两处工程款都被冻结。他这个人好色,他包了个小三是开赌场的,在她的诱惑下,沉迷于赌博,听说把自己的一千多万输了,还欠了赌场八百万。他的小车都被放赌资的人开走了。”听到这里,他的双腿打颤,头晕目眩。他赶紧找个凳子坐下,心想这下完了,回家怎么向家人和朋友们交代。
   王强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沉下万丈深渊,就连路边的树都向他发起讥笑的面容。忽然石老板向他走来,手里拿着公文包叫他取钱,他伸手去拿却抓在路边的枣树上,手被划破满手是血。
   回到家里,谁问都不答应抱头就睡,一连两天不吃不喝。第三天早上,他只穿了背心和裤衩向门外走去,家里人挡回来。他说:“石老板叫他去拿钱,你们不叫我去,儿子的亲事怎么办?”晓辉听到后满脸泪花。
   小城的人们都沉浸在新年快乐中,街上出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人,逢人便问:“石万红老板你见了吗?我找他有重要的事情。”有一天石万红的儿子碰见,他心里清楚这定是他爸造的孽,这就是他爸去世时哭的那个大叔。他请这个大叔在全城最好的饭店吃了一顿,做小人的只能这样,他爸的巨额债务他根本无法赏还的。这位大叔只能随天所愿。
   二零一六年腊月十八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军警】女兵来了(小说) 下一篇:风居住的街道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