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风居住的街道

风居住的街道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一
   蒹生的是儿子,她给儿子取名“钢琴”。葭对蒹说,“哪有男孩子叫钢琴的?再说这么直白也不好……”可蒹把儿子抱在胸口,很满足地说,“就叫钢琴,我喜欢。”
   后来,葭生了女儿。她给女儿取名“二胡。”蒹反过来说葭了,“二胡明明也是个小子的名儿嘛!”葭有点脸红,但努了努嘴,眼珠往上翻一翻,也不犹豫了,“谁说丫头不可以叫二胡?就叫二胡。”
   蒹对葭说,“谁知道孩子们会不会要好呢?”
   葭对蒹说,“随他们吧。反正我只知道我们姐妹这辈子,是真的要好。”
   蒹和葭都在子虚市文工团工作。蒹常演男,葭常演女,总是一起搭档恩爱戏。然后,就不分戏里戏外的真恩爱了。
   蒹搂紧怀里的葭,火热的嘴唇吻过去,声音却是颤抖的,“葭,我们可不能骗自己,你是女的,我也是女的……”葭把蒹的舌头噙着,咂着,恨不得要吞下肚去,泪却涌出来。她松了嘴,长吐一口气,对着蒹说,“我知道。我就爱你是女的。”
   蒹问葭,“葭,你真心想和我好一辈子吗?”葭说,“不真心天打雷劈!”
   蒹伸手握了葭的嘴,“不许你胡说!既然真心和我好,就都得听我的。”
   蒹让人给自己介绍男人,也逼着葭也这么干。她说,我们都得先跟男人结婚生孩子。葭撕心裂肺地叫,“为什么?!我不要碰男人!”猛烈捶头。蒹拉住葭捶头的手,“傻子,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咱们躲在世事常情里,安全地好一辈子。”
   蒹生了儿子钢琴,葭生了女儿二胡。从此,她们在世人眼里理所当然地、安全无虞地继续做一对亲密无间的好姐妹。她们早就筹划好,如果生的是一男一女,就要定娃娃亲。这些约定,都是在两朵花缠绵之际说的,既如梦似幻,又惊心动魄,还透着一种别致的天真无邪。
   二
   蒹问钢琴,“你不觉得你二胡妹妹长得很好看吗?明眸皓齿,唇红齿白的……”钢琴歪着头想了想说,“二胡嘛,好看还是挺好看的,可我怎么老觉得她有点像男的?”蒹忍俊不禁一巴掌拍在儿子背脊上,“瞎三话四!”
   钢琴犹豫了一阵子,后来还是对二胡说要看她写的诗。
   二胡研究似地看着钢琴的眼睛,她想起葭夸钢琴,“你看那一双浓眉,浓眉下一双画眉鸟似的俊眼。”眼下这双俊眼正看着她放电。二胡垂下眼,嘴角盈起笑意,好半天,等心答应了要把诗集给钢琴看,嘴里才回一个字“好”。
   二胡十九岁就出了诗集《二胡的心事》。钢琴拿到诗集,看着书封面上那光与影背景中的琴与琴弓,他觉得心里有些空蒙。无论是二胡的人还是二胡的诗集,离自己其实挺远的。远到几乎就是泡影。钢琴未免心里有些索然,却愈加要寻一些话来讲。
   “你看你姆妈和我姆妈有意思伐?给我们取的名儿都是乐器,也没问过我们究竟喜不喜欢?哎,二胡,你喜欢二胡吗?会不会拉?”钢琴说。
   二胡乜一眼钢琴,伸出一根纤葱玉指点点钢琴手里的诗集,“我喜欢写诗。”二胡的样子有一点居高临下。钢琴马上觉出自己说错了话。捧在手里的诗集似乎有了千斤重量,放又放不下。
   因为钢琴的俊眼,二胡打算放他一马。
   “钢琴,你喜欢弹钢琴吗?”二胡问。
   “钢琴么,我家里倒是有一台,小时候我姆妈为了名副其实,也逼着我学过,不过说实话,我学不进去。”
   “那你喜欢什么呢?”
   钢琴嘴里“丝”地吸了一口气。一口气吸完,钢琴就坦然告诉二胡,“我嘛,我大概是像我爸爸,我比较喜欢打麻将。”
   二胡的身子仿佛摇了摇。她看着钢琴的浓眉俊眼,回味着他刚才说“我比较喜欢打麻将”时的神情——将一张照片用力掼下来的感觉,是决定放弃又千般努力的矛盾与悲壮。
   钢琴扶住二胡,“二胡,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二胡略略哽咽,“钢琴……”她偎在他胸口。钢琴赶紧手忙脚乱扶住二胡。二胡的诗集《二胡的心事》给钢琴手忙脚乱插到裤兜里去了。
   三
   钢琴当了建筑工地的包工头,天天吃吃喝喝和打麻将,偶尔搞大了别的女人的肚子,会一愣,丢一沓钱了事。
   钢琴去看蒹,看到葭。见葭在厨房忙碌着,仿佛是自己母亲蒹的样子。钢琴心里忽明忽暗,笑容有点飘,“妈,您在我妈这……”
   “是啊,我们俩个老太太搬一块住了。你和二胡带笛子常回来吃饭啊!”蒹把一杯茶捧给钢琴。钢琴怔忡在那儿,觉得眼前是自己的母亲,又不是。他父亲和岳父先后过世,笛子都十岁了。钢琴不愿往深里探明真相,他觉得凄呛。
   “钢琴,我是二胡的亲妈,我就想给你说一句,你不待见她,就离了吧。”葭很突兀地说。
   钢琴看着他岳母,他在她脸上看见了他所熟悉的让他感到恼恨的一种神情,“您得去问问二胡,到底谁不待见谁啊,这些年……”
   这些年。从二胡肚子里有了笛子五个月起,钢琴和二胡就是有名无实的素夫妻。是钢琴不碰二胡。他恼恨她,恼恨她的人,恼恨她的诗,恼恨她的一切。二胡似乎浑然不觉。二胡管教女儿笛子,自己读书、写诗,定时探母。此外别的一切好像与她没有关系。连有一回,钢琴将一个大肚高耸的女人带到她面前,告诉她,“我要她给我生个儿子”,二胡也只是淡然“哦”了一声。二胡不知道钢琴喝醉了,捶着自己的头痛哭过。二胡无邪地不知觉着,是冷漠决绝的变相。笛子上小学时,钢琴借着酒,鼓起勇气掀开了二胡的被窝,但二胡用被子裹住自己,其颜也厉,其声也哀,“不!不!!不!!!”
   二胡没提过离婚。钢琴也不提。她就是提,他也不会答应。
   四
   “二胡,你对钢琴热一些!没有他,你以为你光脚走路,光弄些诗诗歌歌能在这世上活?做人还是要实际一点。”葭教导女儿。
   “是钢琴不配二胡。都是命,不怨二胡。”蒹在边上说,正垂眼低头给笛子冲一碗芝麻糊。
   二胡看看婆婆蒹,又看看母亲蒹,艳羡地,也是无奈地,不知对谁,轻唤了一声“妈……”
   “我爸上礼拜参加同学聚会,带了二十本我妈新出的诗集去。”笛子小鸟新声。
   二胡新出的诗集叫《风居住的街道》。
   二胡把一调羹芝麻糊塞进笛子嘴里。二胡出神了。
   那一年,钢琴带回家一包神秘的东西,藏在他自个独住的小房间里。二胡年底大扫除发现,那是自己从前手写的诗,还有十九岁那年出的诗集《二胡的心事》,书页和字都泛黄了。老房子要拆迁,钢琴把东西转过来了。二胡像遇见了鬼,不愿细看,仍旧原样放回。二胡希望钢琴永远不知道她知道。
   五
   笛子读高中的时候写过一篇作文。
   “真正的爱都是美丽动人的,比如我奶奶和我外婆,比如我爸爸对我妈妈。”
   老师要笛子把第一个“比如”去掉。笛子说“不”。
   笛子后来又写了一篇作文。
   “钢琴和二胡的搭配是哀伤的,但哀伤也是一种美。”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高利贷放出了祸端 下一篇:【流云】疗(微型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