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荷塘】改小说(小小说)

【荷塘】改小说(小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我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平时喜欢写点小说和散文之类的文章。肚子里也没有多少墨水,写作不过是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而已。令我郁闷的是,多年来,越写越茫然。前不久参加区文联的会议,通过朋友认识了文联赵主席。赵主席五十多岁的样子,是文学前辈,在本市文坛上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出版过多部文学作品,得过好多奖。如果能得到他的教诲,那将是难得的收益和莫大的荣幸。我诚恳地请赵主席指点以下我的写作。赵主席很客气,呵呵一笑说:“严重了,不敢说指点,以后可以互相交流,共同探讨嘛。”
   有一天下午,我拿着自己刚写的短篇小说《种好自己的田》,去找赵主席。赵主席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他没有一点领导的架子,又是倒水又是递烟,弄得我有点受宠若惊。寒暄完毕,我说:“赵主席,我最近写了一篇小说,很不成熟,想请您给看看,指点一下。”赵主席说:“不敢,不敢,还是让我以一个读者的身份先看看。”赵主席仔细看了起来。
   我这篇小说是一个反腐败题材。描写的是某一个局的党委书记和局长为了私利勾心斗角的故事。局长趁书记去北京治病的时机,利用自己兼任副书记的党内权利,撤下几个干部,换上了自己的亲信和给自己行贿的人。而书记回来后,认为局长手伸得太长,竟然伸到了自己的田里来了,便和局长展开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不但把局长提拔起来的人都换掉,而且趁局长出国考察的机会,通过干预招标的手段,把本该属于局长权限的基建工程的肥差给了自己的侄子和给自己行贿的人。
   赵主席看完了小说,一边捻烟头,一边说:“文笔很不错嘛!这么年轻,就写出如此有才气的小说,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赵主席的鼓励,对于我来说,犹如沙漠里遇见了水源,黑夜里看见了灯光。我诚惶诚恐地说:“谢谢赵主席,还望你多批评指正。”
   “批评谈不上,不过”,赵主席话锋一转道,“有些地方还是有必要商榷的。比如,一个局的书记和局长都腐败了,这个局的工作怎么开展?你想过没有?党委书记腐败了,是不是有一个潜台词:我们的党腐败了?书记就是党在一个部门的代表嘛!我想,你是一个好同志,不会和国内外的敌对势力遥相呼应地攻击我们的党吧?另外,局长腐败了,也不合适嘛。局长是行政工作的总指挥,他腐败了,是不是说在他手下的我们这么多的好同志、好公务员、好干部都在不自觉地干坏事呢?这是把我们的大好形势和大好局面都抹杀了嘛!当然还有你自己的工作成绩也被抹杀了嘛。”
   听到这里,我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和自己的幼稚无知,恨不能从赵主席手中夺过稿子,落荒而逃。
   赵主席继续说:“这篇小说反映出包括你在内的我们有些年轻作者在写作上的一种浮躁态度。古人说得好,要作文,必先学会做人。不能这样写作嘛,一定要沉下来,静下来。”赵主席说着,走到屋子中间,打起了太极拳,动作十分舒缓和优雅。他一边打一边说:“你还年轻,思想很单纯。但人生的路还很长啊,会有坎坎坷坷,千万不要冲动,天塌下来都不要冲动。冲动和情绪化是文人的幼稚病,多少文人栽在这个上面,自毁前程。我建议你把小说改一改,还是写书记和局长,但要从正面去写。记住,我们不是检察院,我们不是纪委,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热情地讴歌时代的英雄和先进人物,坚决地弘扬正气和主旋律。这样写作,你的作品才有出路,你个人的前程才能一片辉煌。”
   我如同得到一纸大赦令,说:“赵主席,您的意思我明白,我一定把它改过来。”赵主席说:“这就对了嘛。回去好好改,改完了我再看看。如果可以,还可以推荐给我们市文联的刊物《三月风》发表嘛。”
   按照赵主席的意见,我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把故事来了一个大换血,塑造了两个党的好干部的光辉形象,他们以党的事业为重,坚决抵制腐败。局长在书记去北京住院治病期间,以副书记的身份,主持全盘工作,廉洁奉公,不徇私情。就连自己的亲外甥想某个科长的位子,都被他,这个被姐姐从小一手拉扯长大的舅舅断然拒绝。书记在局长出国考察期间,临时负责重大项目的招投标。有人给书记一百万的贿赂,被他严词呵斥,并告报告了市纪委,取消了这家公司的投标资格。
   我对自己的修改很满意,又去找赵主席。他正在屋里收拾文件,屋里的东西堆了一地。也许这一次因为是很熟的缘故吧,他没有像上次那么热情和客气。他走马观花地看了一下我修改的小说,就扔到桌子上,伸出手“啪”地拍了一下桌面,大声地说:“怎么改成这样了?!比初稿差远了嘛!哪里有这样廉洁的人?!太虚假了嘛。难道你没有看到他妈的全都腐败了,什么书记,什么局长,一窝腐败分子,一窝老鼠,行贿受贿,贪污堕落,全都该拉出去枪毙!”
   我完全被赵主席的激动给搞糊涂了。怎么会这样子?前一次还说让我正面歌颂呢,今天怎么变卦了,而且火气那么大,比我还冲动和情绪化。我不解地说:“赵主席,那你说该咋办呢?”
   赵主席“扑通”一下跌坐在沙发上,垂头丧气地说:“我没有办法帮你了,我现在已经不是文联主席了。这一次文联换届,论成绩,论能力,我占绝对优势,本来可以连任的,可是有人比我活动得厉害,这个职位成别人的了。我被调到市图书馆当科级调研员,明天就去那边上班了,以后有事去图书馆找我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流年】惊喜(绝句小说两篇) 下一篇:【雀巢】永远见不到的书刊(小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