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几茎头发

【故事会·文摘版】几茎头发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周一下午第四节课,学校要做卫生大清查。充满戾气的李校长用他那精准的大眼开始定位,不知道那个倒霉蛋今天会被他瞄上。
   他身后还跟着政教处俩小跟班的,这两个人也是目光锐利得跟扫描器似的在搜查谁的头发长。他们还带着一个木制大夹子准备随时登记通报给班主任以便及时整改。
   本来闹哄哄的班里霎时静了下来,这种情况下,噤声低头是最好的选择。陶小艾在中间倒数第三排,使劲低头,下巴快挨到桌子了。脚步近了近了,陶小艾心提到嗓子眼儿了,一遍遍默念:我的娘唉,快点走吧!我的祖宗唉,快点查完吧!
   “你,叫什么名字?说你呢!长头发带卷的男生!”没有温度的话语如炸雷般在陶小艾头顶响起。陶小艾不由得一哆嗦,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陶小艾是全校仅有的一个卷头发男生,乌黑的头发打着小卷,两寸多长,配上红润的小脸,白眼球里养着黢黑的黑眼珠,也是一个漂亮的大男孩!
   “限一天时间,必须理发,标准板寸,不许留长发。”冰冷的语言没有任何温度。
   “校长,可以留下头发吗?”
   “不行!”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有特殊情况。”
   “我们学校没有谁可以特殊。”
   “真的,校长。听我解释。”
   “我不需要解释只要结果。”校长已经走出教室门口,留下眼睛急的都发红的陶小艾。
   第二天理发师傅上门服务,男生一律平头,女生一律齐耳短发。轮到陶小艾他说什么也不让动他的头发,教务处主任、班主任、任课老师、同学,任谁都做不下工作来。最后班主任实在没有办法,请来家长做工作。
   “几茎头发,值得吗?”陶小艾爸爸说。
   “不能理。我和李晓明有约定的,说话算话。”
   陶小艾爸爸不说话了,最后实在扭不过陶小艾,就把陶小艾带回家做工作。
   初春的阳光和煦耀眼,麦苗开始返青还带着去年冬天蓄积的几分油黑。开始春灌了,田间的小渠沟里的水哗哗在流淌,得水的麦苗明显可以看出多抽出几片嫩叶来。田头的梧桐树有了绿意,肩并肩整整齐齐排列着,鸟雀在树上嘁嘁喳喳地吵闹着。
   陶小艾没有心情看这些,一边走着一边踢着小石子,仿佛把自己的怨气和苦恼全都踢出去一般。
   “不就是几茎头发吗?小艾,听话。按老师要求理了吧!”
   “爸爸,我和李晓明有约定,我的头发就是他的头发。”
   “说什么呢?你的头发就是他的头发?怎么可能呢?”
   父子俩边走边聊,快接近他们村庄了,一股刺鼻的气味从柏油路边沟渠了散发出来,黑褐色的化工厂的污水肆意流淌着,一层绿绿的沫沫在一荡一漾地,靠近沟渠的麦苗全都是黄褐色的,秸秆枯瘦枯瘦的。
   全村只有陶小艾和李晓明是卷发男孩,两家是邻居。不晓得怎么回事,李晓明头发在这两年迅速脱落。还没进村就看到化工厂那高高的烟囱矗立在整齐的厂房中间,一股股白色烟雾如白色巨龙蜿蜒升腾,空气中刺鼻的气味浓烈了起来。
   李晓明顶着大光头在冲陶小艾招手,他已经辍学了,在化工厂管库,一个月三千多块的工资,比陶小艾老师的工资还高。俩人说了几句话,但是陶小艾发现俩人可谈的东西很少了。除了曾经的卷发似乎再也找不出共同语言了。连陶小艾自己也纳闷,曾经无话不谈,约定有头发共享的好朋友,今天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在家呆了一个晚上,十六岁的陶小艾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第二天,李晓明上他的班去了。陶小艾返校,也没有让任何人做工作一言不发地让师傅把自己的卷发理掉了。看着黑亮的打着小卷的头发落地,陶小艾心里想:以后自己会和李晓明走出不同的路来了……
   以后的日子,大家发现教室里多了一个勤奋的影子,那贴着头皮的卷发还在闪烁着黑亮的光泽,在灯光下泛着刺人的光芒。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害人如害己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寂寞恋人之蓝心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