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故事会·文摘版】出口成谎

【故事会·文摘版】出口成谎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大坝河镇的西北角上,有一座古老的山寨,名叫罗汉寨;寨子下面有一个大坪,名叫桂家坪。在桂家坪,方圆一平方公里的范围内,住着桂家七大房八十多户三百多口人。
   桂家自明末从山西晋城迁到这里后,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是晋城桂老翰林的后裔,把谱歌传得家喻户晓、老少皆知:“文章万古秀,诗书千载香……”
   桂家到了“书”字辈的时候,偏偏出了个令桂家大户哭笑不得的活宝贝。这个活宝贝,就是六房桂诗谦的六小子桂书铭,大家都叫他“小六子”。
   小六子家里穷,从小就给七房家里放牛羊。小六子年纪虽小,却恨透了七房家里所有的人,总想找个机会,捉弄捉弄七房家里的人。
   这年夏天,七房家的少爷约小六子到水口子去逮鱼玩,小六子只好把牛羊吆到水口子去放,为的是陪同七房的小少爷逮鱼玩。水口子是一条小溪,水是从罗汉寨的气洞流出来的。每到夏天,就有许多小鱼从水口子涌出来,什么黄豆瓣儿,小泉鱼、小游鱼,一群群从水口子游上游下,煞是逗人喜爱。
   小六子和少爷下水刚捉了一会儿,就对少爷说:“你先玩一会儿,我肚子痛,可能是拉肚子,上岸去解个手,马上就来。”少爷只好答应:“快去快回!”小六子上岸后,提上少爷的布鞋,一口气跑回了桂家坪。小六子回到七房家里,二话没说,就拆掉了一扇柴门,掂起来就往水口子跑。七房当家的连忙追上小六子问:“小六子,做啥子把我的门缷了?”小六子边跑边说:“少爷掉到水潭子里去了,我只捞住了一双布鞋,这会儿怕不行了,正等门板去下榻(停放死尸)哩!”
   小六子来到河边,把柴门一放,就往牛羊跟前跑,少爷感到奇怪:“小六子,从哪里掂扇门板来干啥子?”小六子一边赶牛一边说:“我刚才回去看到你们家失火了,很多人都在抢火,我只抢到了这扇门板,等我把牛羊吆喝回去,再帮着救火哩!
   少爷听说家里失火,惊慌失措地趿上小六子刚刚放转来的布鞋,跟头踉跄地往家里赶。家里人听说少爷滑进深潭,也哭着嚎着往水口子跑,双方半路相遇,才知道上了小六子的当。当他们准备找小六子“算账”时,小六子却赶着牛羊上了另一架山。
   这之后,小六子每每出口成谎,而且真真假假,让人防不胜防,捉弄得七房一家哭笑不得。
   小六子说慌捉弄七房的故事越传越远,很多人都知道桂家坪的小六子会扯谎,都想见识一下小六子的扯谎计。有一次,小六子奉命到大坝河去买盐,在三岔沟口被老大房的几个侄子拦住:“六叔你到哪去?都说你会扯谎,今日个让我们见识一下。”小六子连忙解释:“二回再说,二回再说,今日个七爷过世了,我得去请一班唱孝歌的把势,还要到铺子去买盐哩!二回有空时,再给你们说吧!’几个侄子只好放开他,没忘了问上一句:”啥时候上山?”小六子边跑边说:“后天,后天上山。”
   第三天,三岔河桂家的,相约着去桂家坪吊唁七爷,他们大多数拿着香纸祭礼,举着花圈、孝幛,到桂家坪去给七爷送葬。一干人浩浩荡荡,来到桂家坪前山沟里,都能望到七爷的房子了,却听不到半点儿动静。几个年轻小伙子自告奋勇去门上探消息,结果,看到七爷正坐在堂屋里的太师椅上吸水烟。三岔沟一干人只好就地销毁香纸祭礼和花圈孝幛,准备打道回府。当地风俗是不能把这些东西往活人家里送,也不能往回拿,白白花了不少钱财。先前那几个侄子,气冲冲地去找小六子算帐,小六子却理直气壮地说:“是你们拦住我,硬叫我扯的谎,能怪我吗?”几个侄子一听,还真不能怪他,只好自认倒霉。
   由于小六子出口成谎,老捉弄人,七房便恨得牙痒痒,就到大坝河区公所告了他一状,他们想借区公所的手,把小六子狠狠治一治,免得他总是扯谎害人。区公所的保长也姓桂,是三岔沟大房的桂诗昌,比小六子长一辈,因为给七爷送葬的事,也正恼着小六子,见七房的人来告状,就派两个保丁到桂家坪捉来了小六子,关进了黑屋子。
   第二天上午,桂诗昌吩咐保丁,从屋子里提出了小六子,押到大堂上受审。小六了刚进大堂,就听保长“嗵”地一声,把桌案拍的山响,小六子吓得一哆嗦,软软地跪在堂下。桂诗昌点燃一锅水烟,深吸一口,恨恨地问道:“小六子,你可知罪?”小六子低声回答:“知罪,我不该扯谎捉弄人。”桂诗昌说:“今天我不想为难你,你若能扯一个谎让我相信,我就放了你。”小六子连忙叩头:“保长饶我,今日个扯不成谎。”桂诗昌觉得奇怪:“今日个咋样扯不成?”小六子再次叩头说:“往年扯谎,是因为有个‘谎架子’所以能出口成谎,昨日被保丁抓来,‘谎架子’还落在牛圈楼上,没有‘谎架子’,我扯不出来谎。”桂诗昌一听有理:“快回去把‘谎架子’拿来,好好给大叔我扯几个谎”。小六子连忙站起:“大叔,那我就回去啰!”桂诗昌挥了挥手:“快去快回!”
   小六子出了区公所大门,就一溜烟回到桂家坪,钻进牛圈楼上,睡起了大觉。那桂诗昌左等不见小六子回来,右等不见小六子的影子,等得心头火起,就派先前那几个保丁,再到桂家坪去把小六子抓回来!保丁在牛圈楼上找到小六子时,小六子刚刚醒来:“咋的,难道保长说话不算数?”保丁说:“保长叫你拿上‘谎架子’,快去扯谎!”小六子揉了揉眼睛说:“早扯过了,还叫我扯呀!”保丁们相互一望:“我们没听到你扯谎呀!”小六子说:“我说是‘没有谎架子扯不成谎”,那不就是出口成谎吗?回去告诉保长,我扯的谎言,他已经相信了,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哟!”
   保丁回去一说,气得桂诗昌哭笑不得:“这个该死的小六子,当真是出口成谎啊!”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二十年陈酿 下一篇:【雨墨】巧妹(情感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