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雨墨】巧妹(情感小说)

【雨墨】巧妹(情感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本故事发生在旧社会,但是年代不详。在农村有这么一位姑娘,村里人都叫她”巧妹“。人长得虽然算不上是超级大美女,但是、却也长得十分标志。身材相貌也算的上,是十里八乡的姣姣者“村花”了。鸭蛋脸型,黛眉弯弯,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清澈泉水一般,忽闪忽闪的好像会说话一样。皮肤长得细腻柔嫩,双手却磨出了老茧,那是因为长期在田野劳作的结果。脸部受阳光照射的缘故,微微发黑发亮,透着一种健康的美。在乡间那也算是,一等一的一个美人胚子。巧妹不光人长得好看,而且、心地善良、聪明绝顶、孝顺能干,里里外外都是一把持家的好手。方圆十里八乡的年轻后生们,都梦想着娶她回家,做自己的新娘子。
   可是天下的事情就是那么莫名其妙,让人大跌眼镜,无法理解和接受。聪明美貌的巧妹姑娘,却嫁了一个又憨又傻其貌不扬的一个后生。此人姓李,单名“丹”字。人长得粗眉大眼,鼻直口阔。皮粗肉厚、粗壮结实,虎背熊腰。见人就只会傻呵呵的憨笑,为人老实、诚实能干,从不会耍心眼,因此人人都戏称他“憨蛋”。
   因为巧妹家比较贫穷,憨蛋家非常富有,而父母因为长期有病在身,不能劳动。受了憨蛋家不少接济恩惠。无以为报,让巧妹嫁了憨蛋做媳妇,算是报恩。巧妹虽然内心一百个不情愿,看看父母年迈瘦弱,被疾病折磨的痛苦不堪的神情。于心不忍,还是违心的点头。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给了憨蛋,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说起憨蛋倒也让巧妹放心,老实听话,实心实意对巧妹好。从不磨奸耍滑,偷懒不干活,从不犟嘴。小日子倒也过的舒心安然。可是、那些以前喜欢巧妹姑娘,的聪明后生们。却是非常嫉妒,生气的。在外界说什么,一枝鲜花——插在牛粪上了……有一个曾经求婚未果的书生听说后,巧妹居然嫁给了一个傻瓜憨蛋,内心非常郁闷,生气、嫉妒。想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自己哪里不如那个憨蛋傻瓜,总想找机会报复一下,出出心中的恶气……
   话说这一日,是乡下人赶集的日子,巧妹安排憨蛋早起,去赶集买点生活应用之物。这一日,憨蛋骑着高头大马正走在路上,这时迎面走来了一位,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的公子。五官倒也端正,眉清目秀,齿白唇红,身高七尺左右。细高挑的个子,头戴儒巾,身穿大氅,手拿折扇,一摇三摆的走来。拦住了憨蛋的马头说:“憨蛋你下马来,我有紧急事情,借你的马匹一用。”憨蛋一愣、痴痴傻傻,憨憨厚厚地看看对方,不认得。忙说道:“我不认的你,你拦我干嘛呀。”“我借你的马匹一用,回家有急事,还请方便一二”,那人说道。“我又不认得你,我干嘛借给你马匹,给你骑啊”。憨蛋回答道。那位公子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狡黠的目光闪动着,嘿嘿的笑道说:“憨蛋啊,你不认得我,我却认的你家媳妇巧妹,我们都是很熟很好的好朋友。我给您留几句话你记住啊,可别忘了啊。你回家一说,你媳妇巧妹就知道我是谁了。我家住哪里了,明天你去牵你的马匹。”公子说道:“
   我姓西北风,名字通北京。
   家住半天空,太阳落村中。
   房前乒乓响,房后响叮咚。
   房东大镜子,房西大窟窿。”
   “你就这样和巧妹说,她就知道了,保准能够找到我家。我还你马匹,再给你礼物酬谢,记住了。”憨蛋人傻心眼实,于是就相信了,给了书生马匹,书生说罢接过马缰绳,骑上马。两腿一夹,一勒缰绳。马踢腾空,前腿扬起,一阵嘶鸣。哒哒哒……飞驰而去,路边随后扬起一阵尘土飞扬。
   再说憨蛋,市集也没有赶成。东西也没有买到,就空手徒步回家来了。媳妇巧妹一看,怎么什么也没有办成,马匹也丢了。赶紧询问原因,憨蛋就如实的,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学说了一遍两人的对话。那人说你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知道他叫什么名字。这是真的吗?巧妹不再言语,想了想说道:“你明天去西山村,【太阳落村中(西山村)】找一位姓“韩”【我姓西北风(寒-韩),】名“陆”的人。【名字通北京(路-陆)】。
   他家房子前面有一户做爆竹的作坊,【房前乒乓响(爆竹)】房子后面有一户打铁的铺子【房后响叮咚(打铁)】。房子东面有一个大水湾【房东大镜子(池塘)】,房子西面有一眼井。【房西大窟窿(井)】另外他家住在阁楼上,【家住半天空(阁楼)】你一看便知。
   第二天,天蒙蒙亮。憨蛋吃了早饭,就徒步行走按照巧妹指点的方向寻找。一路寻来,果然找到了韩陆的家门。憨蛋赶紧敲大门,咚咚咚……咚咚咚……“谁啊。”吱呀呀大门一开,从里面没走出一人,憨蛋定睛一看,正是昨日借马匹的哪位书生。大门一开,书生一愣,然后哈哈哈哈哈……大笑说道:“聪明、聪明、果然聪明绝顶。”然后,又说道:“憨蛋您等等,我给你点礼物作为酬谢,回家你给你媳妇巧妹啊,做好吃的”。回身进门把马匹牵出来,然后又给憨蛋一个大大的大南瓜,和一颗大葱,另外还有一枝鲜花。说道:“憨蛋啊,你给你媳妇巧妹捎回家去吧。”“那这花又不能吃,要它做什么”憨蛋问道。“她会明白的。”书生神秘兮兮的说道。憨蛋笑呵呵的拿着这些东西回家,进门就给了巧妹,并且说道:“这瓜是那书生给咱们做菜吃的,葱是当葱花炒菜用的作料。就是问他为什么,给这个鲜花他就是不肯说明。只是说你明白,可我就是想不明白啊,老婆您说说是啥意思啊。”紧接着又反复的问道:“你明白吗老婆。”巧妹一听,泪流满面也不肯说话,只是抽噎哽咽不语,弄得个憨蛋越发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又去追问巧妹,把个巧妹问的急了,厉声哽咽的说道:“这你还不明白吗,聪明一枝花,嫁你个大傻瓜吗”。到这时,憨蛋才默不作声了。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出口成谎 下一篇:【轻舞】情不达标爱不分成(诗歌)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