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江南】特殊礼物(小说)

【江南】特殊礼物(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属老鼠的周队长又发愁了,这个差一个月就要过人生第三个本命年的汉子遇到了大麻烦。行武出生的他在部队是一个合格的班长,复员后来到这个从天上看像蜂窝煤堆积起来的城市后,一直不顺利。而他认为最不顺利的不是保安工作薪水低,而是老婆一口气给他生了三个女娃,间隔恰恰都是两年整。这个表面长的酷似谭泳麟的湖南人,老家是永州附近的小镇,家里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南下广东打工,可万万没想到,老婆要不就不生,一生就不停,全部生在了打工的小镇,把个身强力壮的周队长可是折腾的几乎崩溃。
   酝酿的苦果正在消化,没想到老婆昨天告诉他,肚子里又有了。周队长听罢,差点晕过去,这下如何是好?没精打采的他一上班就敲响了我的办公室的门,声音不大,却很急促。
   “经理,我想请你帮个忙。”周队长镇静了一下,开口说道。
   “何事?请讲。”我头也没抬,正忙着看一叠刚送来的电话单,为了节省费用,每个电话都实行了包干制,多出的部分自己付。
   “我想送一个孩子给你。”
   “什么?送孩子?”
   “是的,经理,我是认真的,三个孩子,你亲自挑,大的六岁,小的二岁,随你。”
   桌子上的电话单不知为何,没有风吹竟然掉到了地上。我的眼睛应该瞪到了极限,张着嘴,一句也说不出,该轮到我晕了。
   这些年来,作为经理的我虽然也见过礼物,有些看不上的,假装礼让,看上的,嘴里说让,手里的动作是往里放,可今天这个礼物该如何处理?真是大闺女上轿头一回啊。周队长的脸涨的通红,眼泪流了下来,哀求的表情使人心碎。我心软了半截,只好结巴的回答“给......我点时间,我......和太太商量一下。”看着他关门走出的身影,我埋下了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周队长跟了我六年,无论如何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当过军人的他做事有板有眼,估计真是遇到了迈不过去的坎,不然,有谁愿意送自己亲生的孩子给外人,实在下不了手啊。我打了个电话给他的一个老乡,以前在我这里做花匠的老李,将情况说明后,问他可知。老李说,却有此事,周队长想赌一下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是个仔,决定送走一个女子,丢卒保车。“他娘的,够狠。”老李的结束语骂声连连。
   既然事情是真的,我也就往真的准备吧,我第二天请周队长和他一家人吃了个饭,把三个孩子的模样拍了照,准备带回家探探口风,行就行,不行拉到。回到家后,我显得小心翼翼,在一个自认为很和谐的氛围下,换了几个话题终于绕到了孩子身上。尽管我言谈拘瑾,还是让太太警觉起来。已经有了一儿一女的她,听完了我的陈述后,不露声色的回答了我,而且她第一次使用了英语。“No,Noforme,andyou?”她边说边盯着我。
   此时,我的眼前浮现出在马来西亚马六甲旅游的一幕。我和同学旅游,看到一辆车里下来五个人,一男三女,其中年龄大一点的女人抱着年龄最小的女人的一个孩子,一家人和睦相处,我的同学感慨的说,这要在我们那里,可能吗?估计孩子早该扔地上了。这种事情不是数学模型,更不是求解方程式,情况不妙,立即转换话题。夫妻夫妻,千万不要生气,我赶忙说了一句逗你玩,压下了感情高压锅的开关。从此这件事和没有了一样,再也没有在家里提过。可是,我不知如何面对周队长,虽然也设想了几个方案,但都不可行,真是头疼。突然,我想到了母亲,或许她会给我指出一条光明之路。
   父母的家离我不远,驾车三个小时就可以到达了,那个联合国某权威机构十年前评出的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珠海。望着一江之隔的澳门,我和母亲一边散步,一边闲聊,聊着聊着话题转到了收养小女孩的话题上。母亲很慎重的听完我的陈述,提出了她的疑问。
   “周队长经济上有困难,为何还要让妻子再生?”
   “就是想要一个男孩。”我回答的很自然。
   “那如果生下来还是一个女孩呢?”
   “不知道,应该没有那么巧吧,都生了三个女孩了,也该……”
   “没有什么该不该。”母亲打断了我的话,接着严肃的说了起来。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隔壁住的褚叔叔一家吗?”
   “记得”。我点点头。
   “你褚叔叔就是为了生一个女孩,结果连续生了六个男孩,搞得他每晚睡觉前在门口数鞋子,生怕漏掉了谁。早上在院子里占大树,为的就是给家里的孩子找晒尿布的地方。别人家挂出的衣服,整齐有序,有条不紊,老褚家的衣服挂出来的模样,就像八国联军的军旗,大小不一,色彩斑斓,那味道连鸡都熏得绕道走。虽然后来他如愿有了一个女孩,可是生活的艰辛让老褚和老伴憔悴不堪,身心疲劳。他们一生省吃简用,从来就没见他像常人一样直起过腰。”
   母亲说话声音不大,但语气异常严肃,还没等到我答话,她接着说“同情是一回事,做事是另一回事,帮人要帮在刀刃上,不能帮到刀背上,别人的女儿,收养要手续,长大了要认母亲。迟早的事,人生的最大悲剧是少年丧母,夺人之爱的事可是万万不能做的。”
   望着母亲的白发,听着她的话语,我明白了许多,我的心情好起来了。我决定回去找周队长谈,让他放弃送女儿的想法,不管老婆肚子里的宝宝是男是女,都要好好对待,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而犯傻。回去的路上,我豁然开朗,我觉得自己懂得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有些人的有些事,可以帮,有些人的有些事,就是可以帮,也不能帮。
   回到公司,我把焦头烂额的周队长叫到办公室,先是一顿大声喝斥的责骂,接着是一番苦口婆心的劝告,说道动情处,我比褚叔叔还激动,那感觉就像自己有过七个孩子一样。周队长哭了,尽管他使劲憋着,但能看出他已经崩溃,最后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哭的很伤心,也很长时间。我一生第一次经历了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场面,那场面确实悲壮。不知过了多久,我和他一起才熬过了悲壮,他终于抬起了头。
   “谢谢经理,我明白了…我知道…我将如何…”周队长一边感谢一边握着我的手,瞬间我感觉我的手也在颤抖。
   一年后,周队长如愿喜获贵子,办满月酒的时候,我看见三个女儿依偎在他的身边,见我过来,他既高兴又有点不好意思,指着中间的一个女儿悄悄告诉我,本来想送的就是她。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了看这个女孩,真的很天真,笑起来很美。但转眼一想,如果这个特殊的礼物送给了我,她还会像今天一样笑得如此灿烂吗?我按惯例送了一个红包给周队长,同时送了一个挂件给了这个女孩,我看着周队长把它挂在了孩子的脖子上后,才转身开心的离去。
   当我再回头时,看到女孩子微笑地跟我招手,她一边挥动着小手一边喊着叔叔,此时,她的笑格外灿烂。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轻舞】情不达标爱不分成(诗歌) 下一篇:【江南短文学】一朵凋零的幽兰(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