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山水】小歪十八岁(回首·小说)

【山水】小歪十八岁(回首·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风轻,雨柔。雨丝中还有几只躲避不及的蜻蜓。
   赏景的人专注得很,但愿他衬得起这份美!瞧瞧这人,眼睛、嘴巴跟着脸朝左面倾斜,不用抬头,半边脸上可得雨;左腿脚上垫着只小板凳,刚巧和右腿的长度相等,这会儿能够把脑袋以下的部分立直了。
   他叫“小歪”,他爹自然被称做“老歪”了。可他爹不认,谁喊老歪、小歪的跟谁急。
   “润田,捣鼓啥呢?淋了一身水!吃饭了。”老歪在院门口伸了伸脑袋,又缩回去了。
   小歪只好最后一眼狠狠盯一下高高杨树梢上的鸟巢儿,吐了一口唾沫,嘿嘿笑着,晃回院里来。
   进到堂屋,下意识往房梁上瞧一瞧。三间平顶的房子,年深日久,幸亏雨小,没漏水。
   老歪瞪他一眼,就知道玩玩玩。
   老歪是个木匠,会做小板凳。逢集就去卖了,充实爷俩家用。每天忙忙活活的,可没工夫修修房。
   老歪照例一杯酒。卖散酒的送的杯子,盛满了,三两,标准的很;也打的人家的酒,两块钱一斤,说是东北高粱酒,特香。眯着眼睛闷一大口,放下杯子;磕磕旱烟袋,塞满烟丝,点上,憋足了气儿吸几下。小屋里顿时怪味扑鼻,烟雾弥漫。
   小歪也想喝点酒,老歪“啪”地打掉他抢杯子的手:“三十岁的人了,么也不会,就知道吃吃吃、喝喝喝!保不准我哪会死了,看你咋办哩?”
   老歪瞧瞧儿子脸上瞎对付成的零部件,没心情喝酒了。扒拉几口饭,也不收拾桌子,扭身,蹲下,组装他的小板凳。
   小歪吃饱了,挨他身边,大拉拉地坐地上,愣愣地看。
   老歪随手捡一块木板,样准纹理,咔,咔,咔,一斧头一个,一头宽一头尖的木榫子一会就是一小堆,又准又稳。榫头够加固现做的几只板凳了,想了想,又找块废木块,把斧头递给小歪,让他开。
   小歪得意了,努力校正校正脑袋,瞄准了,使出吃奶的力气劈下去。木板立时成了一尾离了水的鱼,可劲儿挣命,上窜下跳!其实仅肚皮上刻下条深深的印儿而已。
   老歪气急了,摁住木板一角,絮叨着运斧要领,让他再劈。
   小歪很听话,一斧下去,大见成效!木板虽没裂,老歪手背上已开始嗞嗞地冒血,怕是伤着动脉了。
   老歪一巴掌搧过去,你个龟孙子,叫我说啥好呢?
   接下来的十多天,老歪除了一只手去做饭、吃饭,其它时间就用来耗在床上。
   乡亲们不见老歪上集了。有几位就来他家里买板凳。
   屋角堆着二十几个成品,是他伤手前做的。现在动动手指就疼,只好歇着。别看凳子不起眼,很费力气,还必须手脚协调。他不愿意做些残品糊弄人。那些板凳还跟市场优惠价,本村的来买,每只便宜五角。
   老歪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来人的问候和对板凳的指指点点或夸赞。哼!还不是贪图我的凳子材料好、质量优、价钱低?要不,能到我这里来?他总觉得人们看他爷俩的眼光都是从山顶上往下望的,怜悯,鄙夷。他很烦,渴望人们和他说说话,又很想远远地躲进自己编织的小世界里。尤其听到人们眉飞色舞:谁谁的小子真能干,种田、生意样样通;谁谁的小子娶媳妇了,新娘子那叫一个俊;谁谁的小子添了个胖小子,大眼晶晶的,有福气,他就想把自己和小歪赶紧埋地底下去。
   志宏媳妇爱和小歪耍嘴儿:“小歪呀,多大了?婶子给你说媳妇去!好搂着睡觉觉,比你爹身上暖和呢。”
   “嘿嘿!”小歪把食指填在嘴里,咂摸着,脖子可劲挺一挺:“十八(岁)!”然后,抓起门后的小条帚,屋里完了,外头,呼呼拉拉,清理卫生。最后才倚着门框,傻傻地盯着志宏媳妇。
   老歪瞪一眼小歪,又乜斜一下志宏媳妇:“他婶呐,您老觉得逗一个傻子有趣吗?”
   见老歪生气了,志宏媳妇也不好说什么。她和老歪只是乡亲,一毛关系都没有,来,也是图老歪的便宜东西吧?讪讪地,把买板凳的钱放到老歪床头桌上。顿了顿还把从家里带来的几张煎饼放下。小歪牙口好,爱啃这个。
   想起哄的几个人刚张了张嘴巴,忙闭上,感觉好没意思,一块告辞离开。
   老歪抓起煎饼,做了个特有气势的抛物运动。小东西灰溜溜地从少了一块玻璃的窗户空档中逃到院里。
   小歪飞也似地追出去。
   老歪忽然觉得胸口疼得慌,像有无数只蚂蚁啃咬。尽力去抓桌上的暖水瓶,喝口水压压兴许好一点。
   恰时仿佛听见老伴对他说:你可得挺住喽,不许死到儿子前头。他愣了愣,老婆子死去多年了,显灵了咋的?
   暖水瓶脱手滑到地上。他不甘心这么个陪了他十几年的物件儿一朝香消玉殒!扒着床沿,准备下床来。霎时间天旋地转,栽了下去。很快,没了生气。
   后来,小歪就成了吃百家饭的。东家一碗水,西家几粒米,比跟他爹时还精神,也胖了。常来志宏的院里摆上一溜凳子,和志宏的孙子玩骑马。那都是买的老歪的凳子,根本坐不了。
   志宏媳妇依然喜欢逗逗他:小歪,多大了?给你说媳妇去呀!
   小歪看看她,忙把指头含嘴里:嘿嘿,十八!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江南短文学】一朵凋零的幽兰(小说) 下一篇:【如云】羊角花的思念(小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