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鲜与鲜红

鲜与鲜红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戚辉是爱极了许小丫的,无底线的纵容并任由臆症自由发挥。在许小丫眼里那就是一颗固执且生锈的洋钉,锤不下,硬拔又会松的空洞。
   许小丫对紫色的痴迷程度是众所周知的,于是戚辉恨不得把墙面都涂成紫色的,紫色的内裤,紫色的袜子,连吃饭的碗,戚辉都专门挑了紫色的。许小丫见状,气不打一处来,眼睛瞪的很圆,连眉毛都变了形状,然后一连串鄙夷难听的字像子弹一样突突地发射出来。戚辉有时候会解释两句,有时候也像个突然失聪的孩子一般,闷头不吭声。许小丫一个人会说上半天,然后才在他的长久沉默里怏怏地收住了声。
   许小丫爱美是从夹竹桃开始的,那时候奶奶会把夹竹桃捏碎按倒在她小小的指甲盖上,这其中是需要加上少许明矾的,然后再用夹竹桃的叶子包在指甲上,用棉线缠绕。奶奶说,这夹竹桃啊,在指甲盖上停留的时间越长,这出来的颜色啊就越鲜亮。于是许小丫拿筷子吃饭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睡觉的时候也故意把手放在被子外面,就算如此小心甚微,第二天早上依然会有三两个被包着的夹竹桃掉在被子上,染的被子紫一块红一块的,但味道却是顶好闻的那种香味,直到现在,许小丫依然能回忆起小时候夹竹桃在她记忆里留下的独特味道。
   爱美的女孩通常也有自己严格的审美标准的,可偏偏戚辉就不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的,无论是从外貌还是性格,许小丫都通通的不喜欢,如果非要说一点中意的话,那一定是他的眉毛,微不足道的眉毛,还有他对她一如既往的好。
   终于,戚辉的母亲还是下了最后通牒,有她许小丫就没有我,你自己看着办吧。确实,许小丫的跋扈早在戚母的心上烙下了不大不小的疤,看着愤怒,摸着嫌弃,碍于儿子对她的痴迷,戚母忍了又忍,还是没有忍住。
   许小丫仗着戚辉对自己的宠爱,也一再叫嚣着戚母与戚辉之间巨大的落差和反对。戚辉说,丫,我不能没有你,可是我也不能丢下母亲,你就放下身段先与我母亲陪个笑脸,说说软话吧。许小丫直接把嘴唇落在了戚辉的肩膀上,手臂上,离开后,那些个地方都不同程度的留下了深深浅浅渗着血丝的紫色印记。戚辉没有喊疼,也没有躲闪。许小丫依然不解恨的骂道,你就是个孬种。
   许小丫在咬完之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也隐隐作痛,不知道因何缘故。二十三岁的年纪,本不该知道疼的吧,许小丫在数年后的日记里回忆着写道。
   第二天的早晨,许小丫揉了揉还不想醒来的眼睛,这才发现身边是空空荡荡的,被子也尽数的被自己的身体缠压着。
   许小丫仿佛闻到了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恐惧,这不是梦,绝对不是。许小丫慌忙的喊着戚辉的名字,然,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空洞的回声。
   她伸出手摸了摸昨晚戚辉在自己脖子上乳房上留下的印记,还依然触目惊心。戚辉像饿了很久的狼,反复着迷般的索求着要她,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的占领着。她也第一次那么那么愉悦地配合着,享受着。许小丫回想起昨晚,猛地打了一个寒颤。
   许小丫疯狂地拨打着戚辉的电话,有好几次都拨错了号码,但始终是不在服务区。戚辉的母亲带了一大家的姨母大姑,二姑,还有那个平时不大说话的戚辉的父亲,来到了这个她和戚辉共同居住了两年的屋子。戚辉的母亲像个撒了泼的疯子一般不管不顾地推搡着许小丫,口口声声要活剥了许小丫的皮,让她把儿子还给自己,临了,还厉声地嘶喊道,是不是你把我儿子杀了。许小丫任由这帮人的胡闹,也没有了往日的厉害和不依不饶。
   仅仅三天,派出所便传来了消息,让她们去停尸房认人,说清早刚被人从河里发现的一具男尸,并被打捞上来,年纪又与你们报案失踪的人相仿。再后来那个啰里八嗦片警嘴里到底说了些什么,电话这头的许小丫已无从得知。
   许小丫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来到停尸房,这时门口戚辉的家人也早她一步到了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们并没有先推开门进去,旁边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催促了。许小丫不知是哪来的勇气,一个踉跄推开了阴森的停尸门。那个跟死尸一般冰冷面孔的工作人员机械地只说了一句,你们谁先来认,便径直打开了那具实在僵硬身体上的白布,这时只听得戚辉的母亲啊的一声,便昏死过去。
   小丫死死地盯着那具尸体的面孔,一秒,两秒,三秒,然后许小丫痴痴地笑开了,叔,叔,你来看,这不是我们家戚辉,绝对不是,虽然这面孔被泡的有些浮肿,但眉毛我认得,这不是他,还有这衣服,也不是我给他买的。戚辉的母亲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也一哧溜站了起来,这时的戚辉母亲显得无比的有力量,竟然还一把抱住了许小丫,真的,真的,这哪里是我的辉儿啊,我的辉儿比他要高出许多,也比他英俊不少。戚辉的母亲说完竟然还冲着许小丫笑了,笑的一点也不虚伪,甚至带着暖意,一点儿也没有敌意。
   一周以后,在所有人的心都悬在那里的时候,戚辉突然回来了,回到了他和许小丫共同生活的家里。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母亲竟然也在这里,并且正在厨房里煲着一大锅的鸡汤。丫,妈,我回来了。
   戚辉的母亲上来就给儿子一巴掌,不过是打在他结实的屁股上的。你这几天到底死哪里去了,走了也不和家里人说一声,你知不知道丫怀了你的骨肉,都三个半月了,这几天医生说有流产的迹象,让在家好好保胎,哪里也不要去。
   许小丫真想打断她这个未来婆婆的喋喋不休,可扑鼻而来的香喷喷的鸡汤,和突然出现在自己身旁的戚辉,让她顿时没有了一点脾气。老婆,对不起你了,这几天我是出差去了,也是想自己一个人清静清静,是我混蛋,是我混蛋。戚辉一边说,一边等着许小丫的张牙舞爪,可偏偏这次换来的只是一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否则,我就跟妈过了,我们都不要你了。紧接着许小丫又说了一句,妈,你今天做的鸡汤真好喝,比我妈做的都好。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如云】羊角花的思念(小说) 下一篇:【故事会·文摘版】龙洞沟的传说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