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需注册及审核,发布直接上首页,现在就写日记吧!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上海文学网 > 文学 > 小说 > 【军警】军嫂故事二(小说)

【军警】军嫂故事二(小说)

作者: 来源: 上海文学网 时间: 2017-07-30 阅读: 在线投稿
雪莲又回到了公社,除了开会大部分时间是包村蹲点,每天带着不方便的身子走村串户,风里来雨里去,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白天紧张的工作让雪莲暂时忘记了对高原的思念,但每当夜深人静独守空房的时候雪莲会思念远方的亲人,常常暗自流泪。难得回家一次的时候还要帮助婆婆料理一些家务,因为高原在家里排行老大,弟弟和两个妹妹也都上山下乡了,家里只剩下公公婆婆和一个还在上学的小妹妹,也需要照顾。婆婆看到一天天削瘦的雪莲,既担心又心疼。
   随着预产期的临近,雪莲是多么希望自己的爱人,在自己即将分娩的时刻,用他那也许不太雄健,但一定十分坚强的臂膀来支撑一会儿自己沉重的身体;在她最痛苦的时刻、最需要的时候,能让她紧紧握住爱人的手,为她解除恐惧和无助。然而,雪莲知道这只能是奢望,因为高原已经来信说了,他决定春节不回家,把休假的指标让给了家有困难的其他同志。他总是这样,自从当兵后已经八年没有回家过过一个春节,雪莲丝毫没有责怪高原的意思,只是暗暗的在责怪自己,谁让自已摊上了这么一个不懂“人情”的人了呢!
   那一年大年三十的早晨,他们的女儿飞飞出生的时候,高原仍坚守在祖国的边防线上,不能为雪莲分担疼痛,不能为雪莲送去温暖。军人的身上有很多很多的无奈,军嫂的心中有太多太多的委屈,雪莲独自把这苦涩的泪水吞噬,把这辛酸的苦果品味......
   那时候的产假只有56天,雪莲抱着女儿回到了公社,不知是因为换了环境,还是老百姓说的过了横道(农村迷信说小孩过横道就会拉肚子)的原因,女儿得病了,她拉肚不止,哭声不止。哭得左邻公社医院的大夫们来了,哭得右舍供销社的营业员来了,吃了各种止泻的药都不见效,孩子黑天白天地哭,哭得雪莲不知如何是好,哭得公社书记心都疼了,老书记说赶快带孩子回县里医院去看看病吧。就这样雪莲抱着飞飞回到了县城,先后去县医院、矿务局总院,不但不见好转,而且孩子哭闹的更加厉害,这可急坏了雪莲,怎么办?告诉高原?还是自己继续抱着襁褓里的飞飞去市里的大医院诊治?此时此刻,她是多么期盼高原能回到她的身边,哪怕只有一天时间,别让她自己拿着化验单在医院的长廊里跑上跑下。无助的茫然使雪莲禁不住泪流满面,尽管如此,雪莲心里明白,她深知军嫂里沾着一个军字,就意味着也要为军队做出奉献。不能说,就是再苦再累也不能让他在部队担心。第二天,雪莲一个人抱起飞飞去市医院看医生,大夫说,这孩子是酵素原发性缺乏,引起一些糖类吸收不良而导致的腹泻,并伴有营养不良和严重缺钙。
   找到了飞飞的病因,得知治疗需要时间,但农村工作和生活条件艰苦,为了让高原安心在军营、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雪莲思虑再三竟然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决定......
   雪莲从小就好学上进,小学时她是班长,中学时是班里的团支部书记,知青下乡不久就抽到公社当团委书记,回城后分到商业局做共青团工作,两年后县委选拔年青干部派到公社任职,应该说很有前途。可眼下的实际困难雪莲不得不走这一步,她毅然决然地走进了县委组织部,辞去了公社副主任的职务,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单位继续做她的团委书记工作。
   又到了探亲的时候,雪莲一般每年选在7、8月份休假,因为那个时候去部队探亲既可以避开暑天,又可以享受长白山脚下那不冷不热的好时节。这次探亲,高原已下连队当指导员了。雪莲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抱着熟睡的女儿,满以为走出车厢,迎接她的将还是那熟悉的身影和那久违的亲切呼唤,可望穿双眼,只见微弱灯光笼罩的荒凉小站,空荡荡的月台上怎么没有他的身影?望着站台后面那一片黑蒙蒙的高山,雪莲害怕了,过了一会,从远处灰暗的灯光中走过来两位当兵的人,他们问了雪莲的名字后告诉雪莲说:指导员正在工地上加班脱离不开,他让我们来接你。彼此虽然陌生,但那一口浓浓的乡音让雪莲信任地随同他们又坐上了那辆熟悉的驴吉普。
   那天晚上高原很晚才回来,第二天清晨很早又去了连队。雪莲知道丈夫带兵工作的艰辛,当时高原下去的连队是一个后进连队,要改变连队面貌,高原起早贪黑,和战士们摸爬滚打,有时雪莲把饭热了又热,也不见高原回来,一连好几个中午忙得饭都顾不上吃,女儿飞飞不时的问妈妈:“解放军叔叔怎么还不回家吃饭啊?”后来雪莲才知道,他们连队正在搞营建,他和战士们夜以继日地在工地上,打地基、挖地沟,看见高原每天晚上回来,吃完饭顾不上洗漱,倒在床上呼呼大睡那疲惫不堪的样子,雪莲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二天一早,高原还没起床,雪莲已经把他脱下来的脏衣服洗好早早凉晒在家属房的门前。
   雪莲是个非常勤快的人,每次来队探亲都要帮助战士们拆洗被褥,雪莲告诉高原尽军嫂的故事 <wbr> <wbr>(五)快把战士们需要拆洗的被褥拿回来吧,好早点给他们洗好缝好。第二天,就在快吃午饭的时候,高原跳着两条筐脏衣服回来了,并告诉雪莲说,快给战士们洗一洗衣服吧,不然的话,他们明天就没有换洗的衣服穿了。雪莲二话没说,把女儿哄睡后,赶紧抱起大盆洗起衣服来,这些衣服是外衣、内衣、劳动服一应俱全;满是泥巴、太脏太难洗了;累得雪莲腰都直不起来了。眼见这些衣服就能想象出连队干部战士们的辛苦,雪莲就这样忙活着洗了大半个月衣服。尽管她很累,但她心里感到很甜!
   军营里有句名言:一家不圆万家圆,一人辛苦万人甜。这虽然是对保家卫国将士们的赞颂,难道不也是对军嫂们默默无闻支持丈夫献身国防、自己甘愿付出和奉献的赞扬吗?!
   这次来队雪莲心里觉得很担心,似乎还有一种挂念,带着这种担心和挂念,她回到了家,可时间过去一个多月了,雪莲一连写了好几封信都不见高原回信,雪莲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呢?
  
  
  
 
上海文学网-www.twenxue.com
上一篇:【故事会·文摘版】增强魅力 下一篇:赔偿

相关阅读

发表文章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广告、非法的言论。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